◈ 

第一章

記得自己和堂哥的關係從小就不錯,一直到聞凱去外地上大學,我進入了苦逼的高中生活自顧無暇,兄妹倆的聯繫才變少了。
如果按照上輩子的人生軌跡,那也是未來才會發生的事,眼下我和聞凱還沒生疏呢。
聞凱是真的關心我,故意撇開大人進了我的房間,要和我說點鼓勵的話。
每次一見我的房間擺設,聞凱都要腦殼痛。
這根本不像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一點少女氣息都沒有,牆上沒有貼着花花綠綠的明星貼紙,沒有電影海報,床單是素凈的,衣櫃是素凈的,老式書桌上擺的全是教材和教輔參考書,什麼少女雜誌都沒有,唯一會出現在我書架上的小說只有四大名著,外加一本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二叔和二嬸管我太嚴格了。
聞凱知道我非常喜歡看小說,情願把生活費省下來都要去買書和租書看,但從來不敢把小說帶回家裡,帶回家要被我媽撕掉,我就把買的書寄存在同學那裡,和我同一所學校的聞凱,也是我寄存書的移動圖書館。
聞凱覺得這房間不像少女的閨房,我何嘗不這樣想。
我一進入自己少女時期的卧室,那種快窒息的感覺就撲面而來。
小到房間的擺設,大到我的興趣愛好,我媽陳茹都要管,甚至包括我每天穿什麼衣服,衣服搭配哪雙鞋子,陳茹都有要求。
自己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十幾年沒被逼瘋,真是心理素質好呀!
再深想下去,我怕自己會掉頭跑出家門,只有和聞凱說話轉移注意力了:凱哥、你是不是有話要和我說,你隨便坐嘛。
聞凱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你有沒有想過還是留在我們現在的學校念高中呢?
我知道你這次中考沒考好,也知道二叔他們想托關係把你送去蓉城的好高中,聞櫻、好的高中教的好,但不一定是適合我們的,你去了又要適應新的環境,我多擔心你的!
好的、不一定就適合自己。
是做雞頭還是當鳳尾,一直都存在爭議。
聞凱的確挺了解我,上輩子我去了蓉城念高中,跟不上教學進度,一直學的很辛苦。
老天爺給了我重活一次的機會,我這幾天一直在想小姨陳麗和姨父鄧尚偉的事,還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
聞凱的話戳中了我一直在逃避的心事。
我該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