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9章 羞辱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10章 接待在線免費閱讀

從醫院離開已經是十點多了,李毓微還要再去人才市場看看。

這麼久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李毓微已經是筋疲力盡。

每次給家裡打電話,丁桂香都要提起誰家的小誰掙了多少錢,誰家的小誰又給爸媽買了什麼什麼,誰家的小誰又領爸媽去哪裡旅遊了等等等等。

李毓微都不敢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丁桂香。

連工作都找不到,更別提奔小康了,李毓微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

一無所獲後,拖着疲憊的身體坐在公交車上準備回出租屋,李毓微昏昏欲睡。

突然感到有人在推自己,李毓微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張碩大無比的臉懟在自己眼前,嘴裏一股臭氣,眼神中充滿着怒氣。

李毓微一個激靈:「有,有事嗎?」

大媽一隻手放在李毓微座位的靠背上,另一隻手拽着公交車桿上的把手,看起來搖搖欲墜。

「現在這年輕人啊,一點道德都沒有,看見老人上了車,就假裝睡覺,也不給讓個座。」

李毓微皺眉:「大媽,我很累,上車就睡著了,我沒看見您上車了,要是我沒睡着的話,我是會讓座的。」說著,就要站起來。

「喲,你還有理了?那你現在看見我站在這裡,你怎麼沒起來讓我坐啊?」大媽氣勢洶洶。

李毓微聽見這話,深呼吸一口氣,又坐了下去:「大媽,要是您跟我好說好商量,或者乾脆您什麼也不說,我是肯定會把座位讓給你的,可是您現在這樣,我真的是不情願。」

大媽扭頭轉向車廂喊道:「看見了吧,她還是不想讓座。」

車廂內的人都各自忙各自的,有的看手機,有的看窗外,沒有人搭這茬。

大媽見沒有人應和,有些惱羞成怒了,上來就抓李毓微的脖領子:「你給我起來,讓我坐着。」

「大媽,您這就不對了吧?怎麼還上手了呢?」李毓微舉起兩隻手。

這是自己那個當警察的爸爸李大業教的,因為李毓微要是也動手了,大媽就勢往地上一躺,那麼就成了鬥毆了,一旦被認定為鬥毆,李毓微百分之百不佔理。

大媽可不管那一套:「起來,起來!」一隻手不夠,兩隻手上來拽李毓微。

「我說大媽,這車上還有空座位,你去坐就好了,怎麼偏偏就非要我給你讓座?」李毓微不解。

「那都是後邊的座位,我暈車,只能坐前面。」

「大媽,您這就不對了,有座位您不坐,非要坐我這裡,您不講理啊!」

大媽撇撇嘴,翻了一個白眼,說:「跟你一個臭外地人講什麼理?就是你們這些犄角旮旯來的臭外地人一窩蜂的往我們這裡涌,才導致我們這些本地人連上公交車都沒座的。」

「大媽,您這話說的,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分本地外地的,再說了,這上京城內的高樓大廈哪個不是外地人建的,要沒有外地人,你們不會發展這麼快的。」

「我呸,要是沒有你們這些臭外地人,我們活的好着呢,起碼公交車時時刻刻都有座。」

都這麼說了,李毓微更不能讓座了,否則那樣就太慫了。

「大媽,要往上數三代,您也不是本地人吧,保不齊您的祖上也是從哪個犄角旮旯逃難進的上京城吧?」李毓微斜着大媽。

「嘿,你這個嘴硬的臭外地人,我告訴你,想當年我祖上可是皇族,你們這些屁民拿什麼跟我比?」

「喲,您是皇族啊?那您得坐轎子啊,怎麼坐上公交車了?」李毓微譏諷道。

「小丫頭片子,臭外地人,不知天高地厚,這要擱幾十年前,你忤逆皇族,你犯死罪了,得殺頭了。」

「大媽,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可不是您那箇舊社會了。」李毓微看向窗外,「我今天就不讓座了!」

也不知道公交車經過了幾站,上來了多少人,下去了多少人,但沒有一個人理會這裡正在吵架。

李毓微也不急,反正自己也沒工作,明天人才市場休息,自己也不用早起,耗着吧。

大媽好像也下定了決心耗着。

越到終點站,公交車上的人越少了,可這大媽就站在李毓微面前,根本不去別的座位坐,罵罵咧咧了一路,李毓微根本沒勁跟她對罵。

終於到了終點站,李毓微剛想要下車,去馬路對面再找一輛公交車,好回住的地方,可這大媽不依不饒就站在李毓微面前一動不動。

李毓微不敢伸手推她,萬一她往地上一躺,自己身上這幾百元可不夠賠的。

「大媽,您不着急回家嗎?終點站了。」

「你得跟我道歉,要不我就跟你耗着。」

「大媽,您沒毛病吧?我道歉?憑什麼?」

「就憑你沒給我讓座。」

「大媽,車上明明有座位,您非得要坐我這裡,我還沒讓您道歉呢,您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我跟你一個臭外地人講什麼理,今兒你不道歉,我就不走了。」

「好,你不走,你耗着吧,我是不會道歉的。」

李毓微覺得自己沒錯,外地人怎麼了?外地人不是人?

這時司機把車熄了火過來了。

「你倆下車。」

大媽脖子一梗梗:「她不道歉,我就不下車!」

司機看了一眼座位上的李毓微,說:「你說你年紀輕輕的,跟老人較什麼勁?你讓個座也不會損失什麼。」

「可是,明明是這位大媽故意的,怎麼就成了我的不對了。」

「哎呦喂,小姑娘,她是個老人,你就讓一步唄。」司機勸道。

這明顯的是和稀泥啊。

大媽聽了司機的話,更來勁了:「就是,你沒上過學嗎?不懂得尊敬老人嗎?」

李毓微無奈:「大媽,道理我都懂,可是您不覺得您太過分了嗎?一上車就一口一個臭外地人,說的那麼難聽,誰能受得了?」

「閉嘴,你趕緊道歉,我好回家。」大媽喊道。

又是一頓爭吵,司機不耐煩了:「我說,小姑娘,你就發揚一下風格,趕緊道個歉,你們不下車,我沒法下班啊。」

「我沒錯,我為什麼要道歉啊?」

「小姑娘,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年輕人怎麼這麼軸呢?你道個歉能怎麼了?」司機苦口婆心。

見李毓微不為所動,司機只好軟了語氣對大媽說:「大媽,我這裡代她給您道個歉吧,咱們下車好嗎?」

「不行,就得她道歉!」

司機見軟的不吃那就來硬的吧:「你倆不下車的話,我可報警了啊。」

司機說這話本意應該是震懾李玉偉的,沒想到話音剛落,那大媽趕緊下了車,罵罵咧咧的走了。

李毓微這才起身也下了車。

司機在身後嘀咕着:「這年頭,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年紀輕輕的在這裡耗時間,肯定是沒工作。外地人啊,總是也上不了檯面。」臨了又加了一句鄙夷,「哼,窮啊。」

司機和那大媽是一夥的,他們骨子裡看不起自己這些外地人,而且,還是自己這種沒有文憑的外地人。

司機嘟嘟囔囔的在自己背後把車門關好,開車離去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

昨天好心救了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來找自己算賬,今天又遇到這麼不講理的大媽。

讓李毓微崩潰的是那個司機說的話,讓自己無地自容,感到了一陣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