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1章 指婚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2章 追回在線免費閱讀

初中第一堂語文課上,班主任老師在黑板上寫下十個大字: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這飛揚跋扈的字體,讓李毓微對初中有了一絲敬畏,更多了一絲期待,心下發誓,一定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李毓微認為這應該就是自己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吧,自己會從這裡一飛衝天,去實現自己的夢想。

可是,事實往往總會出其不意的給生活一個大大的比斗。

就在李毓微憧憬着未來的時候,以前的一個鄰居張阿姨來了。

張阿姨現在已經搬走好多年了。

「桂香啊,微微今年是十四歲了吧?」張阿姨問。

「對,是十四了。」

「哦,好年紀啊。」張阿姨一臉的愁容,「真羨慕你有個閨女,不像我,一連生了兩個兒子,可愁死我了。」說著還嘆了口氣。

丁桂香笑着說:「張姐你可別笑話我了,當年就是因為這個閨女,我才活成了現在這鬼樣子,你還羨慕我?倒是我羨慕你呀,要是我也生了兩個兒子,我睡覺都能笑死。」

「你可別瞎說。」張阿姨說,「說真的,我今天來是有一件正經事求你的。」

丁桂香立刻正襟危坐了起來:「張姐,那年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是你幫了我,如今你還說什麼求不求的,這不折我的壽嘛。」

張阿姨笑了起來:「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然後低聲說道,「是這樣的,老張你是知道的,他得癌症已經好幾年了,兩個兒子一個也指望不上,都是我在貼身伺候着,他最近越發病的厲害了,大夫說他頂多能撐兩三個月了。」

「這麼嚴重啊?那我改天和大業得過去看看他。」丁桂香着急的道。

張阿姨按住丁桂香的手:「不急。我這次來呢,是有個不情之請。」

「張姐,你就直說吧。」

「老張這個病啊總拖着也不是個辦法,看他那麼痛苦,我這心裏也不是滋味,算命的說要是能沖沖喜的話,老張一開心就能早點解脫了,所以我就想着——」

「沖喜啊?那不就是結婚嘛,我懂。可是張大哥另娶,你怎麼辦?你可是伺候他好多年了呀,妹子我都替你不值。」

張阿姨搖搖頭:「不是給老張結婚,是給飛飛儘快找個媳婦。」

「你大兒子飛飛啊?他不是才十九嘛,還沒到法定年齡呢。」

「這個不重要。可以先辦婚禮,然後等到了年齡再領證,不耽誤。」

「哦,那張姐看上誰家姑娘了,我幫你去說。」丁桂香認真的說。

「你也知道,我和老張就喜歡你家微微——」

丁桂香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你要微微去沖喜?」

「桂香妹子,你別急啊,我這不是跟你商量來了嘛,你坐下,聽我慢慢說,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張阿姨也站了起來。

「張姐,我不是急,我這是高興啊,能讓微微嫁去你家,我求之不得啊。」丁桂香一臉的殷切。

「啊?」張阿姨傻眼了。

本以為這樣的事情沒有人會答應的,沒想到丁桂香竟然如此開明。

「姐,當年咱們不都說好了將來微微長大了就要嫁給你家飛飛的嘛,現在只不過是提早了幾年而已嘛。姐,你不用說了,我同意。」

「真的?」

丁桂香點點頭:「真的。」

張阿姨走後,丁桂香與李大業說了此事。

「張姐挺精的,她到底是要微微去給她家沖喜,還是找個童養媳給她打下手照顧老張啊?但是,不管怎樣,微微才十四歲,就是在農村也沒有這麼早結婚的啊,而且微微才念初中呢,太小了。」李大業說。

「不小了。這要在古代十四歲都進宮當娘娘去了。」丁桂香頓了頓又說,「你也知道老張家的情況,老張家世代都是做生意的,家裡好幾套房子,還有好幾個加油站,最近還開了一家大超市,要是微微嫁過去了,那可就是長房長媳呢,將來張家的財產都是她的,到時候咱們也沾光。」

「我還是覺得不妥。」李大業說,「孩子還是以學業為主吧。」

「本來我也覺得咱家微微那麼聰明,應該好好的上學,將來闖一番天地的,但是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擺在眼前,直接少奮鬥多少年呢,這樣的好事,別人求都求不來的。要是等微微大學畢業了,上哪再去找這樣好的婚姻啊?」

「可是——」

「可是什麼啊?」丁桂香聲音大了起來,「難道像我一樣,嫁給你這樣的窩囊廢?外人直道你們家是當官兒的,但是你們家多窮啊,我嫁給你就沒享過一天的福,起早貪黑的操勞着,這日子誰苦誰知道。」說著竟然哽咽了起來。

當李毓微聽說了這件事的時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我不嫁!」

丁桂香苦口婆心:「微微,你聽媽媽說,就算你將來要上大學,畢業出來你還得辛辛苦苦找工作吧?還不如現在就去你張伯伯家,人這一輩子,不就是圖個享樂嘛,張家那麼好的條件,你將來打着燈籠都找不到啊!」

「你怎麼不嫁?」李毓微急了。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丁桂香說道,「我要是你啊,我高興都來不及呢,我早就收拾行李嫁過去了。」

「爸爸,你說句話啊?」李毓微向李大業求助。

「我——」李大業還沒說話,丁桂香又說:「難道你將來嫁給你爸這樣的人啊?受苦受窮,你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讓人家看不起。」

李大業嘆口氣,別過頭去。

「爸——」

李大業再沒說話。

「微微,你要好自為之啊,你張阿姨可說了,彩禮先給咱們三十萬,等你嫁過去了,她還給咱們二十萬,房子車子都不用咱們操心,你去了那邊,吃喝拉撒都不用你管,他們家有保姆,你就只管享樂去吧。」丁桂香還是苦口婆心的勸着。

「我不!我還要讀書呢,我才初一啊!」

話音剛落,一個巴掌甩了過來,狠狠地打在李毓微的臉上。

丁桂香揉揉手說:「這個家還由不得你說了算,我告訴你,你必須聽我的,從今天開始,不許再去上學了。」說著,把李毓微推進房間。

「不去就不去,那我也不嫁。」

「跟你好好說話,你不聽,非要我生氣。我告訴你,你張阿姨說了,你嫁過去後,可以繼續念書,學費都由她出,等到了二十歲再領證。現在你既然不同意,你這書也不用去念了。」然後又說,「你考慮清楚了,告訴我。」

從此以後,李毓微被丁桂香鎖在了家裡十幾天。

期間丁桂香又是勸又是罵,還有好幾次居然給李毓微下跪。

很難想像這是二十一世紀能發生的事情,而且是在城市裡。

那天晚上,丁桂香和李大業都睡了,下定決心的李毓微用藏好的小刀,把門別開,然後推上單車,出門了。

可沒想到,自己那個當警察的父親李大業很快就把自己找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