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2章 追回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3章 選擇在線免費閱讀

「你告訴我,你準備要去哪?」

李大業搓搓手,身體又往火邊靠了靠。

這大冬天的,而且還是在北方,溫度足有零下二十多度。

太陽才剛剛升起,一縷光線照射在了廚房的一角。

李毓微搖搖頭。

「你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裡啊?」李大業看向女兒。

李毓微也大膽的看向父親,此刻他的背好像佝僂了一些。

他跟自己說話從來都是溫聲溫氣的。

李大業才剛剛四十歲。可是,此時此刻,在李毓微看來,父親鬢邊好像突然有了一絲白髮。

這讓李毓微心裏瞬間揪緊了一些,如果,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她寧願不做這樣的傻事,不該讓父親擔心自己。

雖然這個父親平日里唯唯諾諾的,但畢竟是養了自己十四年的父親啊!

正在李毓微自責時,廚房門突然猛地被人推開,丁桂香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二話不說,伸手就揪住了李毓微的耳朵,另一隻手就朝着李毓微臉上連扇兩個耳光。

「啪啪——」

好響。

但,李毓微絲毫沒有感覺到疼。

一陣國罵後,丁桂香才開始正文:「膽子倒是挺大的,居然想要跑,你要離家出走啊?你才十四歲,你要去哪裡啊?家裡是缺你吃了還是缺你穿了?你就這樣一跑了之,你對得起你爸嗎?你對得起我嗎?我們辛辛苦苦養活你這麼大,還等着你為這個家做點什麼呢,你倒好,還沒沾你一天光,你就要跑,你可真是個白眼狼啊!」緊接着又是一陣國罵。

李毓微站在原地,任由丁桂香推搡着,只有上半身搖晃,腳下卻像生根了一樣,倔強的一步也沒有挪。

李大業看着灶里的火,沒吱聲。

李毓微覺得自己不是丁桂香親生的。

因為,在丁桂香的身上,李毓微很少能看到母愛的光輝。

曾經,有多少次,李毓微都對自己的身世產生了懷疑,自己是不是被親爹媽拋棄了,然後丁桂香和李大業將自己撿了回來。

有這樣的懷疑,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從小到大,李毓微無論做什麼,丁桂香好像都不滿意,反而還要言語譏諷。

丁桂香漸漸的沒勁了,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李毓微又可以好好的站着了,只是低着頭,看着地面。

丁桂香緩了一下,問:「你有錢嗎,你就要跑?」

李毓微老實的回答:「有,我有二十塊錢。」

「二十塊錢?你覺得夠嗎?就你這二十塊錢,十天也活不上啊!」丁桂香大叫。

「我知道,我可以去打工。」倔強的語氣。

「打工?去哪打工?」

「去飯店,當服務員。」李毓微毫無底氣。

其實關於逃跑計劃,李毓微在很久前就已經策劃好了。

先去爺爺家住幾天,等風頭過了,再找個小飯店,給人家端盤子倒水、打掃衛生,一個月掙幾百元錢,足夠自己花了。

呵,小孩子是多麼的幼稚啊。

情緒剛剛穩定的丁桂香,又激動起來:「你居然想去飯店當服務員?你的理想也太不值錢了吧?我辛辛苦苦給你鋪路,你卻要去當服務員?!」

是啊,要不是沒辦法,自己也不願意去當服務員啊。

爺爺是退伍軍官,爸爸是警察。

在這個年代,這樣的家庭,絕對不允許自己去當服務員的。

但,自己現在才剛上初一,還屬於文盲階段,沒文憑,除了當服務員,自己還能做什麼呢?

或者說,哪個用人單位願意用一個未成年人呢?

李毓微終於不再沉默,哭喊道:「是,我沒有理想,可是我為什麼沒有理想?你不問問自己嗎?」

「那你告訴我,你喜歡做什麼?」

「我喜歡上學,我喜歡念書,我想要靠自己闖出一番天地,我——」

「這就是你的理想啊?我問你,你能保證以後能掙大錢嗎? 」

「別總拿錢來衡量我的理想!」

「你還敢頂嘴!我們辛辛苦苦養活你這麼大,就是為了讓你氣我們的?」丁桂香嗓門也更大了。

李毓微也變得歇斯底里的大叫起來:「我想做的事情你不讓我去做,非要強迫我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掙大錢,那都是你的理想,為什麼非要強加在我的身上?我今天離家出走,你沒有責任嗎?」

李毓微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耳光又打在了臉上。

「都是為了你好,你死犟,非不聽。你才多大啊,讓你聽父母的准沒錯,你有什麼想法?」丁桂香的聲音蓋住了李毓微的。

「我有,我已經十四歲了,我有自己的想法了。」

見聲浪一聲高過一聲,李大業制止了丁桂香的激動:「好了好了!」

「我告訴你,你今天必須去張伯伯家。」

「我不去,我不去!」李毓微哭喊道。

「你再說一遍?」丁桂香掙脫李大業,又奔着李毓微而來。

李毓微大聲喊道:「不去,我就是不去!」

「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你打死我吧,反正我是不去!」

「這個家還由不得你來做主,你今天必須去。」

「我就不去,就不去,你打死我吧!」

「我們辛辛苦苦給你創造這麼好的條件,你一點兒都不知道感恩不說,今天你還想氣死我們啊!」

丁桂香說著就去拿廚房門後鏟煤的鐵鍬。

之後就是李毓微十幾年來司空見慣的了:李毓微倔強的站在那裡一聲不吭,任由鐵鍬狠狠的拍在自己身上,丁桂香一邊打一邊罵,李大業搖搖頭出去了。

丁桂香打累了,把李毓微又鎖進她自己的房間。

就這樣一直又僵持還沒到五天,張阿姨來告訴丁桂香老張已經駕鶴西去的消息,說等孩子們長大了,順其自然吧,到此為止這場鬧劇才算停住了。

可丁桂香氣得破口大罵,怪李毓微沒有好好把握,讓到嘴的財富飛走了。

不過好在也沒鬧騰多久,丁桂香也認命了,不再提此事。

一直到了六月底的時候,比李毓微小兩歲的弟弟李玉澤要上初中了。

丁桂香打聽到有一所私立初中教學特別好,就想讓李玉澤去。

可是那個初中是個私立的,想去就得通過人家的考試。

李大業和丁桂香興緻沖沖的就帶着李玉澤去了。

可惜的是,李玉澤因為最後一道大題沒做對,被刷了下來。

氣急敗壞的三人回了家。

李毓微看到了卷子,拿筆畫了個線段圖,就把這道題解出來了。

丁桂香一看,便兩眼放光的讓李毓微教教弟弟。

之後,丁桂香託人找關係,姐弟倆一起又去考了一次。

這次,二人都考上了。

「微微,讓你弟弟一個人去吧,將來咱們家都得指望着他呢。」丁桂香說。

李毓微笑了。

其實丁桂香要直接說供不起兩個孩子念私立,李毓微也理解。

可是,偏偏丁桂香要以這種方式說出來,這讓李毓微心裏特別不舒服,總有一種被人輕視的感覺。

算了,自己本來也沒想着要去上學。

李毓微沒說話,轉頭進了自己的房間。

李毓微明白,自己就是個陪襯的,丁桂香讓自己去就是為了給李玉澤壯膽用的。現在李玉澤考上了,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不一會兒,也不知道是出於愧疚還是什麼原因,丁桂香還在院里說著:「我和你爸商量了,九月份還得送你去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