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4章 新生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5章 中止在線免費閱讀

沒有直達的高鐵,坐在東城開往上京的綠皮火車上,李毓微好奇的看着車窗外的一切。

孟茹阿姨兩口子和丁桂香兩口子感嘆着這幾年外邊的變化。

「自從有了孩子,我都沒出過門了,你看看這外邊的高樓大廈,真不錯啊。」丁桂香興奮的說著。

孟茹阿姨點頭說:「是啊是啊,我們掙錢為了什麼?不就為了孩子嘛。辛辛苦苦一輩子,就為了孩子能有出息。可是,他們長大了,咱們都老了。所以啊,咱們還得要趁着年輕,多出來走走。」沒等丁桂香說話,孟茹又說了,「你看微微這一代人多幸福啊,咱們努力為他們創造一切,他們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呢。」

丁桂香點頭表示同意,轉頭看向李毓微:「你聽沒聽見你孟茹阿姨說的話,你是站在我們的肩膀上的,你將來得感謝我們!」

就這樣,李毓微成了首都的大學生,弟弟李玉澤上高一。

每天,李毓微都兩點一線奔波在大學校園裡。

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懷裡抱着書,李毓微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有為的女青年知識分子。

白天,李毓微認真的聽着課,晚上,和宿舍的其他幾個女生談天說地。

大學生活真的就像電視里演的、小說里寫的那樣,無憂無慮。

同來的孟宇和自己不是同一個班,但每個周末都會喊李毓微一起去孟軍舅舅家裡吃飯,順便逛逛北京。

短短几個月里,孟宇已經帶着李毓微把上京逛了個遍。

不知不覺中,李毓微的口音里已經帶了些許的京味兒。

李毓微有了一種新生的感覺,外邊的世界真美好!

寒假李毓微帶着從上京買的特產踏上了回鄉的列車。

「不去了,我閨女不是在上京上大學嘛,今天她從上京回來了,我得給閨女做好吃的,改天再去。」

這已經是李毓微進門後,丁桂香掛掉的第三個要她去打麻將的電話了。

轉頭,丁桂香就拿起一串項鏈:「這真是在皇宮買的?」

李毓微自豪的說:「當然了。」

母女倆很少有着樣心平氣和說話的時候。

很顯然,今天丁桂香特別開心,可以用合不攏嘴來形容。

「爸爸,這也是在皇宮買的。」李毓微拿着一個玉扳指遞給李大業。

李大業笑着接過來,趕緊戴在無名指上,有點松。

「爸爸,您沒看過電視劇嗎,這玩意兒是戴在大拇指上的,古代皇帝都戴。」

李玉澤這時候也進門了,鞋都沒來得及換。

「姐,知道你今天回來,我放學都沒去和同學們踢球,快說,你給我買什麼好東西了?」

李毓微像一個年長好多的姐姐一樣,慈愛的眼神打量着弟弟:「我們玉澤又長高了呀。」

李玉澤打掉姐姐放在自己頭上的手又問:「你可別告訴我,你沒給我買禮物。」

李毓微笑着說:「買了買了,少了誰的也不能少了你的。」說著,從箱子里拿出一條牛仔褲,「給。」

「太酷了。」李玉澤兩眼放光。

在東城這個五線小城市裡,就算是最大的商場賣的衣服都特別土。

李毓微從上京帶回來的這條九分牛仔褲,有花紋,褲腳部分沒鎖邊,有做舊的磨邊。

李玉澤迫不及待的穿上後,才發現膝蓋上方居然有兩個破洞。

丁桂香臉色立馬就變了:「什麼破玩意兒,你怎麼買破爛糊弄你弟弟,你給我的項鏈也是地攤買的吧?人家都知道你從上京回來了,我戴個破爛上街,人家不得笑話死。」說著就把項鏈扔在了茶几上。

又來了,一言不合就吵架。

「怎麼可能呢?」李毓微不可置信丁桂香的態度。

說起這個來,李毓微很委屈。

上京是首都,消費很高。可是丁桂香給的生活費是按照東城的標準給的,一個學期兩千五百元,平均每個月不到五百元。

李毓微省吃儉用,同學們去飯店改善生活,李毓微從來不去,只在食堂吃飯。

就是和孟宇游上京都是坐公交車。

到了學期末的時候,李毓微買完回東城的火車票後,已經所剩無幾,吃了好久的饅頭。

好不容易熬到了回家,丁桂香卻懷疑自己買的禮物是地攤貨,這讓李毓微很難接受。

「我都有購物小票的,你和爸爸的禮物我都是在皇宮買的,你那一條項鏈就二百多,爸爸的扳指是一百八,弟弟這條褲子是二百一,那褲子上的破洞是人家故意做的舊,這叫流行,就因為有了這破洞,褲子才更貴了呢。」

還好李毓微有攢購物小票的習慣,要不然真說不清了。

「你急什麼?我說什麼了嗎?不就是買了個幾百塊錢的東西嘛。」丁桂香翻了個白眼,又從茶几上拿起項鏈戴上,「這不都是你應該做的嘛,父母辛辛苦苦把你送到上京去念大學,你不應該回報我們嗎?」

「是,我應該回報,可是你知道嗎,買這些東西用了我一個月的生活費啊。我天天吃一塊錢的饅頭才省下來這些錢給你們買東西,你卻這樣說我。」李毓微很委屈。

「你這臭脾氣,又沒說你什麼。」理虧的丁桂香摔門出去了。

李玉澤套上了那條牛仔褲,從他自己的房間里出來了:「姐,你眼光真好,我同學肯定很羨慕我。」

李毓微笑笑。

丁桂香雖然在放假第一天就和李毓微鬧了不愉快,但是那條皇宮來的項鏈卻每天都戴着,見人就說這是上京上大學的閨女給買的,要是李大業在,她還會抬起李大業的手給人家展示玉扳指。

「微微啊,等大學畢業了,趕緊找個好工作,以後啊,多幫襯幫襯家裡,你弟弟的事,你也多上點心。」丁桂香時不時的就要叮囑李毓微。

「我知道了媽,我會的。」

「你以後出息了,他們都不敢瞧不起咱了。」丁桂香指指東北方向。

李毓微明白,丁桂香口中的主要人物就是李毓微的奶奶和大媽。

丁桂香繼續說:「哼哼,自從微微去上京上大學,他們都眼紅死了。」

「是啊,咱微微有出息。」李大業點頭。

聽着父母這樣誇着自己,李毓微也虛榮了起來:「爸媽,等以後,我要是有錢了,我就在上京買個大房子,把你們都接過去住。」

「姐,那我呢?」弟弟李玉澤在一旁撅着嘴。

「你啊,你好好學習,將來也去考上京的大學啊。」

「為什麼你就能直接上大學,我就得在這裡拚命地學習啊?」李玉澤表示不服。

李毓微一噎:「這個,恩,你和我能一樣嗎?」

丁桂香也同意李毓微的說法:「你姐那是趕上好時候了,你孟茹阿姨找關係才把你姐姐安排好的。」

看似李毓微已經走上了康庄大道,可偏偏命運如此捉弄。

就在李毓微的「大一」快要結束時,生活又給了一個大比斗。

宿舍里的一個女生扔了一個炸彈:「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就是個野雞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