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5章 中止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6章 強迫在線免費閱讀

「不可能,咱們錄取通知書上都寫了是上京外國語學院了。」另一個女生很顯然不信。

別說她不信了,李毓微也表示懷疑。

「你們還別不信,手機你們都有吧?去搜索一下,上京有外國語學院嗎?人家那叫上京外國語大學好不?」

宿舍里的女生都拿出手機開始搜索,結果就是果然。

野雞大學打了擦邊球!

這種事情,李毓微之前聽說過,可沒想到居然現在就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丁桂香以為給自己找了一個特別好的大學呢,周圍鄰居親戚都羨慕自己上了名牌大學。

現在才知道,無知是多麼的可怕。

「可我們已經念了一年了呀,這可怎麼辦啊?」有人立刻開始焦慮了。

「什麼怎麼辦?反正我爸下午給我打電話了,他明天來接我回去,他說重新給我找個學校讀。」那個扔炸彈的女生輕描淡寫。

「那我們怎麼辦啊?這裡一年學費一萬多,我爸媽好不容易才攢夠了學費讓我來念的,現在我告訴他們這是野雞大學,他們不可能接受的呀。」

「對啊對啊,我也是,再說了,就算是回去了,也不能復讀了呀,我們這一輩子就廢了。」

「一年的錢就白花了?」李毓微問。

也不知道問自己還是問別人。

「對啊,白花了。你們發現沒有,咱們這個學校只有大一大二兩個年級,所以我們其實應該早發現的呀。」有人接過話來說。

李毓微想想,確實是,她來這個學校的時候,就發現這個學校只有三棟樓,一棟教學樓,一二層是食堂,三四層是教室,總共也就八個教室。左邊是男生宿舍,右邊是女生宿舍,中間有個小花園,連個操場都沒有。

也就是說,這些騙子們連個樣子都不想裝,可還是騙過了大家。

「別說這些了,你們還是想想辦法何去何從吧,抱怨有什麼用?」

對啊,抱怨沒有用,維權也沒用。

說出去真讓人笑話,這屬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看不清現實啊。

到了此時此刻,李毓微算是悟了。

天下哪有掉餡餅的時候?

一個初中生就能來念大學的好事,現在仔細想想也覺得不可能。

可是,誰讓自己當初沒有好好學習呢?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世上沒有後悔葯!

李毓微去找了孟宇。

「恩,我知道啊。」孟宇面上很輕鬆。

「你知道?」

「我媽讓我來,主要是等我滿16歲了,她就放心讓我出國了。」孟宇說。

「你要出國?那我呢?」

「你?你要是願意的話,也可以跟我一起出國啊。」

「去哪?」

「加拿大,澳大利亞,都可以,只要你有錢,去哪都行。」

明白了,孟茹阿姨和孟軍舅舅肯定早就知道這是所野雞大學了。他們用一年的時間給孟宇鋪好了通往國外的求學路,而自己,又是來陪襯的。

晚上,李毓微給丁桂香打了電話。

「孟宇說他要出國。」

「出國?你孟茹阿姨沒跟我說啊。」沉默兩秒,丁桂香又問,「你不是也想出國吧?我可告訴你啊,打消這個念頭,咱家可沒有那麼多錢送你出去。現在,你就安心地念大學,這個費用我們還是可以承擔得起的。將來你畢業了,就留在上京,我們還等着你買了房子,一起過去呢。」

「可是——」

「可是什麼?你不會又不想念了吧?別人都知道你在上京上大學,你要是一下子又坐在家裡了,你讓我和你爸的老臉往哪裡擱?」

「媽,我是說——」

「好了,你別說了,你就一心好好學習,不是每個人都能去上京上大學的,趁着我和你爸還年輕,還能擔負你的學費,要不然啊,白費。」

最終,李毓微都沒能把野雞大學的事情告訴丁桂香。

丁桂香已經認定李毓微就是正經大學生,現在要是告訴她事實,以她那個性格,肯定接受不了。

也很顯然,丁桂香根本就不知道孟茹阿姨的計劃。

李毓微只能默默祈禱,學校一定要堅持到自己畢業啊!

在各種擔心中,李毓微讀完了「大一」,等待着奇蹟的發生。

可是暑假過完,李毓微拖着行李箱再次來到這所帶給自己榮譽的大學時,已經人去樓空了。

曾經的校門前,學生們三個一群五個一幫,議論着討論着,慢慢的,散開,最後只剩下了李毓微一個人。

李毓微慌了。

給丁桂香打電話,剛響了一聲,連忙掛斷。

不能把這個消息告訴丁桂香,她會瘋的。

親戚鄰居們要是知道了自己沒得學上了,不得笑話死?

自己就成了反面教材了,有人肯定會指着自己說:「看,就她,說去上京上大學,其實就是混日子去了。」

不能,絕對不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李毓微聯繫了當時那個第一個做出反應的同學,這才找了個棲身之處。

那位同學幫着李毓微找了一個夜校,說是把全部科目都考過了,會給一個自考大專的證書,這個只需要初中文憑就夠了。

謝天謝地,總算能有個拿文憑的學校了,要不然三年以後,怎麼給家裡人交代啊?

這回不是假的了吧?

但,聽說自學考試挺難的。李毓微計划了一下,最快能在兩年半拿到畢業證書。

好在丁桂香給的兩千五百元的生活費也還在自己的卡里,要不然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為了省錢,李毓微早上出去買一份兩元的豆腐腦,跟店家套近乎,多要了點鹵,中午用這鹵煮挂面,晚上不吃飯。省出來的錢要交房租,還要交學費。

既然離開了學校,李毓微就不好意思找家裡要錢了,一個月房租六百元,在北京陰暗的地下室里。

中間的寒暑假,李毓微還假裝自己放假了,拿着自己省吃儉用的錢照常買了禮物送給家人。

而孟宇已經出國了,去了新西蘭,據說一年學費要四十多萬。

再沒有人帶着自己逛上京城了,李毓微就在地下室里自己溫習功課。

命不該絕,就在李毓微要走投無路的時候,善良的房東阿姨給自己介紹了一個家教的工作,教學對象就是房東那上四年級的小孫子,一個小時給五十元錢。

後來,房東又介紹了五個小孩。

就這樣李毓微才堅持着把學業完成了,如期拿到了畢業證。

「怎麼不是上京外國語學院的畢業證?」丁桂香問。

丁桂香現在還分不清北京外國語大學和北京外國語學院,更不知道上京根本就沒有外國語學院,孟茹阿姨從那以後也沒有再來過家裡,就算是平時打電話也只是說孟宇在新西蘭的事,她根本也就沒臉說自己騙了丁桂香的事。

不過,也好,起碼暫時沒有人拆穿自己。

對於畢業證的事,李毓微早就想好了詞:「因為我學的這個專業是合作專業,所以拿的畢業證就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