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6章 強迫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7章 決心在線免費閱讀

李毓微不敢留在東城,怕露餡,不是每個人都是丁桂香,肯定有知道這種自考畢業證和正規大學畢業證是不一樣的,便早早收拾了東西要趕回東城。

「我前幾天買了一雙高跟鞋,有點大,給你穿了吧。」丁桂香遞給李毓微一個鞋盒。

李毓微打開:「這鞋挺好看的啊,謝謝媽。」說完,就把鞋穿在腳上,去照鏡子,「就是這鞋跟有點高,要是長時間走路的話,肯定累腳。」

丁桂香卻笑眯眯的說:「你看你天天都穿着運動鞋,哪裡有個大城市回來的樣子,不知道的以為你是從哪個村裡出來的呢。」

「媽,人家大城市還真沒多少穿高跟鞋的,都穿旅遊鞋,主要是方便。」

「我不信。電視上那些大城市的人都打扮的可時髦了。」

李毓微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聽着丁桂香嘮叨着。

突然,一陣沉默。

李毓微歪頭問:「媽,你咋不說話了。」

丁桂香貌似有些為難的說:「我是這樣想的,你明天回上京的話,就把你弟弟帶着吧。」

「我帶他幹什麼?」李毓微疑惑。

「你也知道他復讀了一年,這次高考成績還是不理想,這不,他消沉的天天就知道玩手機打遊戲。本來你爸說讓他隨便報個大學去念吧,可他還不願意。我說讓他去我們廠里當個零時工,然後慢慢找工作,可他高不成低不就的,什麼也看不上。所以,我就想着,讓他跟着你去上京,有了你的照顧,我和你爸也能放心點。」

開什麼玩笑?

李毓微想說,我自己都顧不住了,我還能顧住他?

「不行,我那裡都是女生,沒法住。」李毓微編了個借口。

就自己那個陰暗的地下室,姐弟倆一起住?

「那你給他暫時租個房子嘛,你肯定能行的。」

「媽,上京的房子多貴你知道嗎?一個地下室還好幾百元呢,沒有窗戶,裏面就能放一張床一張桌子,轉身都困難,上廁所還得走老遠了。」

「那可不行,你弟弟可吃不了那個苦。」

「所以啊,我沒法帶他去啊。」

「不,我是說,你不能給他租地下室,你得給他租個好點的房子啊。要不,你租個兩室一廳,你倆一起住,有了事,你弟弟還能保護你呢。」丁桂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就住在這樣的房子里,她怕不是認為自己這個外地人在上京是個富豪吧?

「不是,媽,你怎麼能這麼想呢——」

李大業在旁也說:「別為難孩子了,她也剛剛二十歲。」

「剛剛二十歲?我十七歲的時候就來到了東城,那個時候條件多艱苦啊,我沒跟家裡要過一分錢,天天吃了上頓沒下頓,我不也堅持下來了?她現在都二十歲了,已經是個大人了,可以承擔養家的重任了。」丁桂香一臉的篤定,轉頭又說,「微微,你看你這幾年上大學,家裡也花了不少錢吧,現在你畢業了,你就得幫着父母養活家裡了呀,對吧?」

李毓微直接無語了,去上京這幾年,滿打滿算花了家裡三萬元錢,後來的生活費,都是李毓微自己做家教掙出來的。

李毓微都記着呢,第一年學費一萬三,兩個學期生活費五千。第二年的時候,李毓微拿着兩千五的生活費去學校時,學校已經關門大吉了。

從那個時候開始,李毓微就沒跟家裡要過一分錢,丁桂香和李大業也沒有主動給過一分錢。

在丁桂香看來,李毓微已經能自己養活自己了,已經在上京站穩腳跟了。

可,誰苦誰知道。

李毓微咬緊牙關挺過了那幾年,好不容易才拿到了畢業證,現在家裡又要給自己出難題,讓把李玉澤帶到上京去,還要租一個兩室一廳?!

太可悲了,太可笑了。

「不行,我不帶他。如果將來我有出息了,我自然不會忘記你們,但現在不行。」

丁桂香拍案而起,現在她已經打不動李毓微了,只能拍拍桌子解氣。

「白眼狼!養一隻狗都知道給我叫兩聲,養你還不如養狗。從小到大,你就不聽話,讓你做什麼你都不聽話,小小年紀你就敢離家出走,現在把你養大了,你就敢拋棄父母拋棄弟弟,天底下就沒有你這一號人!」丁桂香大罵。

「我什麼時候說要拋棄你們了,我只是說暫時不能把弟弟帶去而已,我現在根本就沒有能力養活兩個人啊!」李毓微也喊。

「狗屁,你就是不想承擔你該承擔的責任。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把你養大,現在是用你的時候了,你撂挑子了?你真是白眼狼,白眼狼!」

丁桂香歇斯底里的罵著,李大業勸也勸不住,索性就開門出去了。

從小到大,只要丁桂香和李毓微吵架,李大業十有八九是不勸的,總要找點什麼事出門去。

見李大業出去了,丁桂香這才緩了口氣,重新坐在了沙發上。

「我說微微啊,我就發現你特別倔,你就帶着弟弟去唄,也讓他見識見識外邊的世界。你不能光顧着你自己光鮮亮麗啊,他可是你親弟弟啊。你把弟弟帶出去了,你爸爸是不是也高興?從小你奶奶就不喜歡你姐倆,現在讓她看看,你們不比別人差。」丁桂香的語氣稍微軟了一點。

「我的媽呀,他是我親弟弟,你也是我親媽,可是我現在自顧不暇呢,你不為我考慮考慮嗎?」

沒等李毓微話音落下,丁桂香立刻接上:「什麼自顧不暇,你分明就是自己貪圖享受吧?你怕你弟弟去了,分走你的財富吧?」

「我哪有什麼財富啊?我連工作都沒有,就靠着幾個家教生活,你知道嗎,在上京,別人做家教一個小時都二百元,最少的也一百多,可是我這個因為是房東給我介紹的,一個小時五十元,而且,這幾個小孩的家都離得很遠,我得坐很久的公交車才能到,也就是說我為了掙五十塊錢,我來回會浪費掉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平均下來一個小時我才掙十幾塊錢啊!我就靠着這點錢支持到現在,我住在陰暗的地下室里,你關心過我嗎?我現在一身的濕疹,你有問過嗎?」李毓微聲音漸漸大了起來,說到最後幾近哽咽。

丁桂香沉默了幾秒鐘後,又喊了起來;「別跟我說那些沒用的,我也是從年輕時候過來的,誰不是先苦後甜?本來想着你在上京,你弟弟要是跟着你去了,親戚鄰居們要是問起來,我和你爸臉上也有光,將來——」

「先別說將來,我就問你一句,媽,你覺得日子是過給別人看的嗎?」

「別扯那些沒用的,你就說你帶不帶你弟弟去上京?」

「不帶。」

話音剛落,丁桂香「嗷」的一聲,從沙發上騰的起身,把李毓微剛剛收拾好的行李拽了出來,直接扔到了門外:「滾——,我家沒有你這個白眼狼,滾——」

李毓微趕緊上前去攔着,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可丁桂香就喜歡把最丑的一面給別人看。

「媽,你這是做什麼?」李毓微低聲說。

「滾——」

李玉澤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了,看到這一幕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姐,你怎麼又惹媽媽生氣了?你就帶我去上京嘛,我去了也好幫着你。」

「你不懂。」

「我什麼不懂啊,我都懂!反倒是你不懂,你沒事就惹媽媽生氣!」李玉澤也幫着責怪姐姐。

「別在門口吵了,進家裡再說。」李毓微拖着行李箱就要進門。

丁桂香靠在門框上,雙手叉腰:「休想,我們家不歡迎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