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7章 決心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8章 救人在線免費閱讀

那一天,李毓微和腳上那雙高跟鞋一路步行到了火車站。

呵,高跟鞋!

送高跟鞋是為了讓自己帶着弟弟去上京吧,要不然也不會送。

在火車站待了一晚上,有工作人員過來時,李毓微就拖着行李箱來回走假裝自己是剛來到的,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現在無家可歸。

腳疼的不行,可箱子里只有換洗衣服,並沒有別的鞋。

身上只有幾百元錢,要是去住酒店的話,就會花掉大半。

這幾年做家教賺得那點錢,李毓微都會攢着,每次像上學的學生一樣放寒暑假的時候,給父母給弟弟帶禮物。

以前是一二百元的紀念品,這次回家李毓微給丁桂香買了一套兩千多的國外化妝品,給李大業和李玉澤各買了一雙一千多的運動鞋。

而自己,為了省下錢買這些,李毓微會挨餓好幾天,然後猛吃一頓,再頂好幾天。

時間長了,胃口不好了不說,關鍵是李毓微從九十多斤增到了一百二十多斤。

這也就是為什麼丁桂香認為李毓微是在上京享福了。

誰能相信一個人能把自己餓胖?

回到上京後,李毓微仍然住在那個地下室里,一面繼續做着那幾份家教,一面積極的尋找工作。

「不好意思,我們只要統招本科,不要自考生。」

「對不起,李小姐,我們不要自考大專。」

「你條件不符合,我們只要本科生。」

幾乎都是這樣的回復。

幾經周折下來,李毓微已經疲憊不堪了,是心裏的疲憊。

靠着微薄的家教工資,又捱到了寒假。

已經「大學畢業」了,本來想着過年就要像普通打工人一樣放七天假的時候再回家,可是,李毓微實在熬不住了。

上京可不是每個人的上京,這裡只屬於成功人士。

在跟初中同學通過電話後,李毓微有了打算。

那位同學在東城開了一家母嬰店,掙錢的很,但是現在忙不過來了,想要找個人幫忙。

李毓微想想在上京沒有文憑寸步難行,便跟同學自薦了。

懷揣着僅剩的五百元,李毓微踏上了回鄉的路,夢想着在同學的母嬰店一展宏圖了。

「姐,你這次回來怎麼什麼都沒買啊?你變得摳門了。」李玉澤表達不滿。

丁桂香則在廚房摔摔打打。

李毓微心裏堵得慌。

「玉澤,姐姐這半年沒找到合適的工作,錢剩的也不多了,所以——」

丁桂香隔着廚房門說道:「別人都知道你以前在上京上大學,現在畢業了也留在了上京,你現在告訴我你沒找到工作?這要讓別人知道了,你讓我和你爸的老臉往哪裡放?」

「媽,找工作那麼容易嗎?那可是上京啊!」李毓微有力無氣的解釋。

「那還是你沒本事,你手裡拿着大學畢業證,我就不信找不到工作,你是挑剔的厲害吧?就照你這個樣子,什麼時候能指望你在上京買房子啊?咱們前面樓那個李玲,你還記得吧,和你一起大學畢業的,人家在上海都找到工作了,在報社當記者,坐着飛機到處去採訪,這不,冬天了,李玲在海南租了一個房子,人家一家去海南度假去了。」

好吧,上學的時候自己有個「敵人」是張棟,現在畢業了,新的敵人「李玲」出現了。

李毓微都想笑了,人家那可是正規軍,自己這算是什麼?

「媽,我——」李毓微想把上大學的事說一說。

這時丁桂香把廚房門拉開了,手裡端着的盤子「啪」的一聲扔在了餐桌上:「狗日的,吃飯吧。吃飽了好繼續氣我。」

李玉澤悶聲坐在餐桌旁,自顧自的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李毓微很想大吼一聲,好好發泄一下。

「吃吧。」丁桂香又從廚房端出來一個菜。

「媽,我——」

「別煩我,趕緊吃。」丁桂香有點不耐煩,「我一天天的上了班,還要回家伺候你們,我真是受夠了。好不容易供你上大學,你現在就這副半死不拉活的樣子,我看見你心裏就堵得慌。」

原本,李毓微想着無論如何都要把事情說清楚的,可是現在,看着丁桂香為了家裡操持日漸臃腫的身材,李毓微說不出來了。

不能說。

難道要丁桂香自責自己當初聽信了孟茹阿姨的話,給自己的孩子選擇了一條無法後悔的不歸路嗎?

算了,這一切還是自己默默承受吧。

李毓微計劃好了,等過完年,正月初七,不初五,就走,就回上京,不去同學的母嬰店了。

正月初一,按習俗,李大業都要帶着全家去李毓微的爺爺李援朝家裡。

所有李家的人都要回去,中午一起聚個餐。

「微微已經大學畢業了吧?」李毓微的大媽袁平明知故問。

這位大媽仗着自己是李家的長房長媳,平時傲的很,特別是跟李毓微一家人說話,鼻子都要朝到天上去了。

她問的這句話的時候,態度明顯就是鄙夷。

「是,這說起來就是去年,去年畢業了。」丁桂香也回以傲氣。

「哦,微微有出息了。」袁平用她向來高傲的語氣說,「將來啊,我家玉成去上京玩,微微可得好好招待啊。」

這話說的,好像上京是我家似的。李毓微心裏想。

雖心裏不喜,面上也得裝的很開心,李毓微使勁扯着嘴角假笑着。

丁桂香問:「大嫂,玉成現在上大三了吧?」

「是啊,當初不好好學習,只考了個東城理工大學,唉,可愁死我了。」袁平很無奈的樣子。

東城理工大學,也是重點大學呢,堂哥李玉成當年用了六百多分才考上的,現在袁平用「只」這個字,明顯是在自嘲和嘲諷別人,這個別人就是李毓微和李玉澤。

李玉澤去年二次高考都沒考上心儀的大學,但還是去了南方一個普通的大學。

丁桂香說:「恩,我家微微初中畢業就去念大學了,現在她的同學們才上大學呢,我們這是走了捷徑了,到時候微微比他們早步入社會,早掙錢呢。」說著,還和藹的摸摸李毓微的頭。

拜託,哪壺不開提哪壺,李毓微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呵呵,是啊,但我可沒你們的關係硬,我們啊還是踏踏實實的走一步算一步吧。」袁平嘆了口氣,眼角洋溢着嘲笑。

這一切李毓微都看在眼裡,只盼着自己媽可不要再提這個話題了。

李毓微的奶奶邱玉芬一直也沒說話,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李毓微。

這讓丁桂香更受用了,這個婆婆終於正眼看女兒了。

李援朝是不懂這些的,上大學跟他根本沒什麼關係,他那個年代只要能打仗就好了,有了軍功,兩個兒子的工作都是上邊幫着安排的。

只見他笑着拿出幾個紅包,分給幾個孩子,叮囑道:「你們幾個小的,以後都要好好學習,你們大姐已經能掙錢了,大哥也快大學畢業了,你們要多努力了呀。」

幾個孩子一起謝謝爺爺,各玩各的去了。

不時有來拜年的親戚,丁桂香逢人便介紹自己家那個出息了的閨女,親戚們也都會投來羨慕的目光。

李毓微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回上京!

這次一定要闖出一番天地來,不然真要被人看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