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的前半生第8章 救人在線免費閱讀

微微的前半生第9章 羞辱在線免費閱讀

收拾行囊,再次出發。

過年的時候,爺爺李援朝為了給孩子們鼓勁打氣,每個人發了兩千的紅包,再加上過自己以前剩的還有幾百元錢。李毓微就拿着這些錢又坐上了通往上京的綠皮火車。

卧鋪從來就不敢想,東城和上京來來回回這幾年,李毓微都坐一晚上硬座的。

這些錢根本不夠的,但李毓微這次是抱着破釜沉舟的、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的。

李毓微自考學的是對外貿易英語,這個專業在北京一抓一大把,就算是就業的話,人家要的專業性又很強。

正規大學生在大四的時候會去實習單位實踐一段時間,而自己只是紙上談兵,對於專業的東西是一概不懂。

李毓微想好了,如果還是找不到對口的工作,就只能去飯店當服務員或者給一些小公司在街上發小廣告了,然後再尋找機會。

這樣的話,雖然掙得不多,但起碼能掙到錢,比房東介紹的家教要掙得多的多了。

但,在沒找到工作之前,家教這份工作還不能丟。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李毓微的世界都是昏天暗地。

早上起來先去人才市場,一呆就是一上午,有用人單位打來了電話,李毓微就要立刻坐上公交車去面試,然後失敗。晚上,去做家教。周末人才市場休息,李毓微繼續奔波在家教的路上。

就算不吃不喝,化妝品也必須要買,光鮮亮麗的衣服包包也需要買,沒有一個用人單位希望員工穿的破破爛爛,他們不是收容站。

李毓微真真感受到了「夢想很豐富,現實很骨感」。

這天,李毓微照常坐公交去一個學生家裡上課。

這時天已經暗了下來,而且這個時間已經過了晚高峰,路上行人也不多。

剛下公交車,李毓微就聞到一陣刺鼻的味道,她好奇的偏頭看向味道的來源處。

一輛奔馳撞在了道沿上,車後兩道黑黑的印記,再看車輪在陰暗的光線下還冒着煙,味道應該就是車輪摩擦地面發出來的。

李毓微跑了過去,這才發現駕駛座上還有個人,此刻他已經不省人事,額頭靠在方向盤上,雙手抽搐着。

「大叔,大叔。」李毓微拍打着車窗。

裏面那個人就像聽不見似的。

雖已經是春天了,但氣溫還是很低,所以司機們開車都還是車窗緊閉的,這輛車也不例外。

李毓微上小學的時候,前排有個女生在上課是突然就暈倒了,還口吐白沫,當時老師說她是犯了癲癇,老師把女生拖起來,用拇指使勁掐她的人中,慢慢的,那女生才緩過來。

車裡的人跟當初那個女同學是一樣的情況,李毓微斷定他也是癲癇了。

望着密閉的車子,李毓微先打了120急救電話,然後又去路邊找了尖銳的小石頭,學着電視里公益節目教的那樣砸開了車窗。

急救車來的時候,司機已經有意識了,他緊緊的抓着李毓微的手。

醫生以為李毓微和那司機是認識的,於是把李毓微也帶到了醫院。

人生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李毓微一開始迷迷糊糊的,只想着救人要緊。

可到了醫院,李毓微便後怕起來。

護士找李毓微簽字時,李毓微猶豫了:「那個,我,我不認識他呀,我,我是在路邊看見他的,我,那個——」

語無倫次,護士也聽懂了,瞪大眼睛問;「天哪,你膽子太大了,不認識的人你也敢救?」

旁邊有經過的患者也好事兒的說;「姑娘,你快跑吧,別等他醒了訛上你。」

「啊?不能吧,我,我——」

「這樣吧,你先簽了字,畢竟人是你救回來的,之後出了什麼事,我幫你證明。」護士點點頭,給了一個放心的眼神,之後遞上筆,「沒有家屬簽字的話,我們沒法搶救他的。」

「那,我,我簽?」

「簽了吧,你放心,這是北京,到處都有監控,都能查到的。」護士鼓勵着。

「哦,那我先簽了吧。」

李毓微簽完了字,把筆還給護士,護士接過筆說:「主要是他正在搶救,打了麻藥,暫時聯繫不上他的家人,所以,只能由你代勞了。」

「哦,是這樣,我——」

李毓微還是害怕。

萬一,萬一那個人說是自己害他出車禍的,自己能說得清嗎?

另一個自己又說,放心,有監控,不會冤枉好人的。

坐立不安中,那司機被推了出來,直接進了病房。

李毓微已經給家教的孩子家長請了假,所以這一晚,李毓微充當了那司機的護工,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那人才醒了。

李毓微從衛生間洗漱回來時,那司機剛打完電話。

「你醒了?!」李毓微小小的驚呼道。

「是你救了我。」那人虛弱的說。

這是個陳述句,不是問句。

「謝天謝地,你還記得是我救了你。」李毓微終於鬆了一口氣。

那人笑了笑,問:「怎麼?怕我醒了訛你?」

李毓微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李毓微打來熱水給那人簡單的擦洗了一番後,那人的家屬就到了。

這位家屬看起來不到三十歲,外貌精幹的很,李毓微根據年齡猜測,他應該是躺在床上那個人的兒子或者侄子什麼的。

「既然您的家人都來了,那我就走了,我還有事。」李毓微還得趕緊找工作呢。

「那好,小孫,你代我去送送。」那人躺在床上指揮着。

李毓微忙擺手:「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好了,您快歇着吧。」

李毓微剛上電梯,那個叫小孫的就追了上來。

「這位小姐,請等一下。」

該來的總會來的。

李毓微趕緊按下電梯的開門鍵,兩人一起到了醫院樓下。

「是這樣的,我們陸董讓我跟你要一個聯繫方式。」小孫拿出手機,準備好記錄。

看,還是不放心吧,以後要是有什麼問題,還得找我。

「那個,其實,我並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就是下公交車的時候看見他的車撞在了馬路邊,他在車裡已經暈過去了,然後我就打了120急救,然後我又把車窗砸開,把他拽出來了。」李毓微極力的為自己開脫,「你們要是覺得是因為我他才出狀況的,我不承認,你們可以去查監控。但是,如果你們非要讓我陪車玻璃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我認了。但是我不後悔,畢竟救了人一命。」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們陸董就說讓我跟您要一個聯繫方式。」小孫堅持着。

李毓微扁扁嘴,照實把自己手機號告訴了小孫。

要是以後真有什麼,那麼自己還得請律師了。

不過也不怕,畢竟法治社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