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於心。
從前因為厭惡,她看不見他對她的好,更因為他強迫她和他結婚,她對他更是排斥。
而現在,靜下心來想想,她說不感動,那必然是假的。
紀言清動作自然的給她盛湯,景姝愣愣的,問出了前世她就想問的話,「紀言清,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明明我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對你還這麼差。」
紀言清拿起勺子放入碗中,把湯碗放在她面前,抬起鳳眸,認真說:「我不需要你有什麼,我有就可以了。
更不需要你是什麼,你就是你,我愛的你。」
「景姝,」紀言清抬起了她的下巴,和她四目相對,「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說出心裏話,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他想,她接下來必定還是會和他老生常談,跟他要自由?
景姝卻拿下了抬着她下巴的手,緊緊地握住。
她同樣認真的看她,回道:「我要什麼你都答應?」
「是。」
紀言清眸底沉了沉,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只是,他的另一隻手卻不自覺的收緊,關節突出,青筋暴起。
景姝的目光有點悠遠,「如果有一天,我需要換心臟才能活下去,我要你—不準把你的心臟換給我。」
這是她唯一的請求,也是唯一的要求。
紀言清漆黑的眼中有片刻的茫然,還有一絲錯愕。
他知道他們的心臟是匹配的,但她怎麼知道?
紀言清沒說話,這個要求他答應不了。
見他沉默,景姝凝着他,再次說:「答應我。」
紀言清在她眼中看到了堅定,他皺緊了眉,「為什麼會提到這個?」
「因為我只有這個要求,你剛剛說了,我想要什麼你都能答應,原來你是騙我的嗎?」
景姝毫不退讓,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好。」
紀言清連命都可以給她,除了離開他這一點,他拒絕不了她任何的要求。
景姝笑了,心下安了幾分,這時也覺得餓了,抬起面前的湯碗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
景姝吃飯的時候很安靜,她屬於絕艷張揚的類型,卻又極為耐看。
此時她的眉眼柔順下來,與平日里的冷艷不同,這樣的她,乖巧的想讓人抱在懷裡寵愛一輩子。
紀言清深深的凝着她,怎麼看都看不夠,他給她夾菜,直到她放下筷子才停手。
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