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主意的?
短暫的驚訝後,我自己都想笑。
我還是太天真了,忘了聞東榮同志很多時候是個兩面派,嘴上說的未必就是心裏想的,眼下有一大堆親戚在場,聞東榮想表現出自己在子女教育上的開明很正常,聞東榮的謊話是張口就來,我居然差點當真了!
唉、我都不曉得上了多少回當,還差點被騙。
我覺得自己重生不過才幾天,心智居然有了向十幾歲少女靠攏的趨勢,意識到這點,我自己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吃過晚飯,親戚們幫忙收拾了衛生才散去,客廳里只剩下我一家三口和陳麗,四人坐在一起說的是我暑假補英語的事。
陳茹和聞東榮認定了我中考失利,也不想等中考成績公布,現在就要把我送去蓉城補英語。
在陳茹和聞東榮心裏,中考失利的我是沒資格輕鬆的。
別人耍暑假是考得好,考不好還有臉耍暑假嗎?
陳麗皺眉到:別個英語補習班一般都是七月才開班,現在才六月份,太早了嘛。
何況成績還沒出來,你們就認定小櫻考得不好。
比起聞東榮和陳茹自以為是的判斷,陳麗還是更相信我自己的說法。
她覺得我從來不說大話。
陳麗想替我辯解兩句,我急道:小姨、我覺得不管考的如何,早點補課肯定沒的錯,考的好我也要提前預習高中知識,免得以後跟不上蓉城重點高中的教學進度,畢竟優秀的學生太多了,我又是小地方去的!
我不在乎什麼補課,我心裏惦記的是姨父鄧尚偉那邊,不快點去蓉城,我找不到機會跟在鄧尚偉身邊。
在與父母長期的對抗中,我對父母都足夠了解,我說出的這番話就是為陳茹和聞東榮量身打造的,夫妻倆都露出了讚賞又欣慰的表情。
這還是中考後幾天以來,夫妻倆第一次看我覺得順眼。
陳麗一噎,扭頭看我,就收到了我的求救信號。
陳麗一下回過神來,想到反正她也要把我接去蓉城過暑假的事,早點去才更好,她當即也改了口風:英語補習班還沒開始,先在蓉城找個老師單獨給聞櫻上課,我一會兒就給老鄧打電話,他認識的朋友多,找個教高中英語的老師不難。
一對一的補習效果肯定比大班教學好。
聞東榮和陳茹都很滿意,陳茹從房間里拿出一個信封塞給陳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