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完」我是虐文里的一個女配。
卻把男主迷的神魂顛倒,非我不娶虐文男主非我不娶,他娘國公夫人抬着一箱黃金讓我離開她兒子,我笑得合不攏嘴的接下。
然後麻溜兒的給自己贖身跑路。
因為這文虐的不是女主,是男主啊。
我這個女配是被剁了喂狗的下場。
哪知轉頭就被她兒子逮回去了。
1我是虐文里的一個女配。
把男主齊景修迷的神魂顛倒,非我不娶。
可我是青樓的頭牌啊。
國公府自然不肯,幾次三番的警告我讓我離男主遠點。
他們不說我也要趕緊擺脫他的。
不然最後會被女主剁吧剁吧屍體拿去喂狗。
但是富貴險中求。
男主現在對我還愛的要死要活的,不趁機撈一筆都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於是齊景修的母親派人警告我時,我隱晦的表示要錢。
不知出於什麼心態,齊景修的母親國公府夫人竟然親自來見我這個妓子。
本來不屑一顧的眼神,看到我盛裝出席的樣子,有那麼一會的不自然。
但是依然強撐着她的趾高氣揚,甩給我一袋銀子,鄙夷道:「離我兒遠一些。」
我上前掂了掂銀子,不可置信,「您兒子就值一百兩?
他自己知道嗎?」
「他給我送的禮物都不止一百兩了,您打發叫花子呢?」
國公夫人沒想到我會如此明目張胆的嫌少,氣的鼻子都歪了。
走的時候袖子甩的那叫一個狠,完全沒想起來銀子還在我手裡。
第二次依舊是她親自過來。
我梳了個明媚艷麗的妝發,國公夫人看的直了眼,我輕咳一聲,她才微微回了神。
旋即神情高傲的掏出一張銀票扔我懷裡,惡狠狠道:「夠不夠?」
「尊貴的夫人。」
我聲音柔軟,笑的嬌媚,晃着手裡的一千兩銀票,「這個數,我要黃金。」
柔荑香凝,紅酥青蔥,能讓無數男子為之瘋狂的雙手,此時卻讓國公夫人眼睛幾欲噴火。
竟不顧身份體面撲過來搶走銀票,留下一句兇巴巴的「等着�顏夏重生歸來�。
終於是沒忘了拿着銀票再走。
只是沒想到國公夫人還是個顏控,怪可愛的。
她兒子見我第一眼,驚為天人,就此死纏硬磨不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