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想通之後,我立刻拿着戶口本去轉戶口,連同三個孩子一起轉走。
去一個大一點的城市,聽說那裡的教育很好。
就在我們要準備走的時候,媽媽找上門,說自己想離婚。
我這才知道,原來她是被拐進來的,那時候年輕,信了別人的話,一醒來便在我家。
這二十年被爸爸打得只知道順從,只要一想離開,渾身的皮肉都扯得疼。
她說她家在陝城,她想回家。
於是我們又在村裏面多停了一個月。
我幫她辦完離婚證,給了她五千塊錢,讓她去找自己的父母。
我也帶着三個娃娃去大一點的城市。
大城市果然不一樣,工作的機會很多,教育資源也不少。
一切從零開始,我們卻甘之如飴。
一天,二娃哭着鬧着不願意去上小學。
我不懂,那麼珍貴的機會為啥不去。
我小時候想去根本沒有這個條件。
我問她,她就梗着脖子不說話。
問大娃和三娃,她們也搖搖頭。
三個孩子年齡不一般大,找到這所學校之後就不在一個年級上課了。
第二天,我還是照舊把她們都送到學校里去。
搬來這裡後,我很少親自去廣城,只是通過一些服裝商進貨,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擺攤。
我正招呼着客人,方老師的消息發到了我的手機上:
王願小姨,王願在第二人民醫院接受搶救。
這樣一條消息打得我措手不及。
我丟下支起來的攤子,拿起手機拔腿就跑。
在路口打了一輛車,二十分鐘後才到達醫院。
腦海中二寶抱着我叫小姨的畫面不停浮現。
那麼好的娃娃,今天早上才見到的,怎麼就住院了呢?
「王願小姨,快點。」方老師站在門口焦急地沖我揮手。
我跑到病房門口,衣服頭髮亂得不成樣子,臉色白得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