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到的時候會緊張,一旦有了遲到搭子/做不出作業搭子/回答不出問題搭子,膽子就會大起來了。
現在的我,足足有四個搭子,所以我的臉皮頓時厚了不少。
從前的我明知學海無涯,還要在裏面撲騰。
現在的我直接開擺。
我的搭子們於是每天在我身體里團建。
具體表現為,她們四個要求我抱着手機打遊戲看電視。
公主和大學生組團追劇,女巫也加入他們研究我國神話修仙體系。
五個人共用一個身體,體驗感絕了,不聯網就能來一盤狼人殺,隨時都像是在開轟趴。
但是,命運早已經暗中標明價格。
這不,兩個星期的放縱,直接導致我的一模歷史喜提大鴨蛋。
創造了人生最低分的紀錄。
我慌了。
平行世界的四個我還在紛紛甩鍋。
沒等爭論出個所以然,班主任就叫我去談談。
2我慢吞吞往辦公室走。
期間差點被剛拖完的地板滑倒兩次,差點被飛過來的籃球爆頭三次,差點被打鬧的校霸撞下樓梯一次。
校霸為了感謝我歷史零分吸引老師火力,主動說幫我排除路上的險情,護送我到教師辦公室。
沒有了「非酋的一路上處處都是危險」的借口,我慢慢走直到世界盡頭的計劃只得告終。
公主說:「有我們四個陪着你,你怕什麼。」
大學生說:「眼睛一閉一睜,一輩子很快就過去了。
人生嘛,不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女巫惋惜,「我念個靜音咒,保證你聽不見班主任的嘮叨。」
我並沒有被安慰到。
畢竟我們五個共用我的身體,但丟的都是我的人際關係我的臉。
人工智障開口,「經過我的檢索,你被批評的概率佷低。
很多文化作品中,家長會鼓勵孩子考零分。」
「少看雞湯文。」
我斥責人工智障。
別的人能考零分是因為,別人認識所有正確答案。
而我考零分,是因為我的實力既不認識正確答案,也沒時間排除所有錯誤答案。
但可能班主任也愛看教育學雞湯,他先關心了我的心理健康,又反覆確認我是不是全都懂了故意考零分。
得到否認的答案後,他對我發出靈魂提問。
「不想學習,你將來想做什麼?」
我想了想,「拿賠償金?」
身為一個非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