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前世虐我千百遍的前夫哥宋瀾登門求娶我,我立於台階之上冷冷開口:「承蒙厚愛,下次見面請喊我嫂子。」
宋瀾驚訝萬分,誰都知道他哥哥宋宴傷重導致半身不遂,是廢人一個。
廢人?
執劍搶走我骨灰的宋宴可不是廢人!
不過,你將會成為廢人。
1我死在了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
久咳未愈,拖成肺癆。
屋外急促而穩重的腳步聲傳來,我藉著雷電看清了來人。
湘竹院那位不是怕打雷嗎?
宋瀾怎麼來了?
他站在門口,止住了步子。
風雨夾雜灌入,吹得我咳到氣竭。
我在宋瀾和殷素素的情愛里橫隔了三年,終於到了落幕的時刻。
殷素素是教坊司的琵琶女,兩人一曲定情。
宋瀾納她為貴妾,極盡寵愛。
我喘息着開口:「宋瀾,若有來生,願能與君再無瓜葛。」
宋瀾急忙上前一步,將我一把攬在懷裡。
他雙手微微顫抖,沙啞出聲:「阿茵。」
明明是他負了我,卻裝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
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伸手推開了他。
「宋瀾,你真噁心。」
2屋外蟬鳴鳥叫,艷陽高升。
眼一睜、一閉,我竟回到了未嫁之時。
「姑娘,宋家派人上門提親了。」
我看着眼前氣喘吁吁的綠蕪,從回憶里回過神來。
不對!
宋家的提親比前世早了兩年。
我披衣起身,簡單挽了個發朝前院走去。
綠蕪出言提醒我這身打扮怕是不妥,畢竟前來提親的是鎮國侯世子宋瀾。
宋瀾?
我繞回房間,在綠蕪不解的眼神里,換了一身紅色縷金雲鍛裙。
紅色似血,是宋瀾最討厭的顏色。
母親被宋瀾哄得合不攏嘴,見我前來不住地誇讚宋瀾明事理、懂分寸。
宋家是簪纓世家,父親一早便有了與宋家結親的想法。
宋瀾此番登門求娶,放低姿態、態度誠懇。
母親當場便要應允,我出聲打斷,「我不同意。」
宋瀾的笑意凝固在了臉上,「為什麼?」
318歲的宋瀾依舊在等着我的回答。
那眼裡流轉的情意讓我心下詫異,宋瀾從來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我。
那眼神是殷素素的專屬,我不想要。
「我心有所屬。」
母親聞言驚了一下,連忙解釋我風寒未愈,怕是在說胡話。
我直視宋瀾的雙眼,一字一頓堅定道:「我傾慕宋宴已久,此生若不能與他共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