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精神病,不監瘋人院卻監在侯門第9章 保護好自己在線免費閱讀

我精神病,不監瘋人院卻監在侯門第10章 妾身也懷孕了在線免費閱讀

院外,千諫幾次幾次的尖叫,她跌坐在地上,如蛹般將自己蜷縮起來,雕塑般絕望看着前方。

江寧要是揭開她的秘密,她的下場會比被強姦拋屍的婦女還慘。

秘密不能被揭開的,不能…

可還是有生路,她想着還有封僂,如果封僂信任她,她的秘密就是被發現,她也不會無法生存。

而且,萬一還有一線生機可以接近封凌夜,讓封凌夜信任她呢。

所以先繼續殺掉妾室,還是她最該做的事。

再者,她的秘密沒那麼容易被發現,她隱藏了幾十年。

……

這邊,眾妾室被那士兵和侍衛抓入江寧院內。

江寧也已經從正院回到自己院中。

江院。

江院內,妾室們縮在角落,各人手中都拿有棍棒指着江寧。

"別過來!再過來…後…後果自負!"眾妾室直指正對面的江寧道。

妾室們相當恐懼江寧,她們爭相緊張咽下口水。

江寧逼近她們。

"別在違逆我。我,就是封府的王。"江寧雙眼盯着每個妾室。

"你們別想着爭寵,要想着保命啊,千諫要殺你們呢,你們要的寵由我來命封凌夜分配給你們。"

"別再讓我看到,你們誰的屍體在沸水中飄浮,聽懂了嗎,各位。"江寧語調高低不定又道。

妾室拚命點頭,她們能做的只有聽江寧的話,否則,江寧可能又干出瘋事來。

江寧自若走動,她之前做這麼多,就是為現在控制妾室,讓妾室們聽她的去一致保命。

千諫要讓所有妾室死亡的目的,江寧不會讓這目的成功。

至於控制封凌夜,是為了控制封府,使自己行動更便利。

阻止完千諫的目的,她就該探探千諫的秘密。

等探出究竟,千諫就會親眼看見自己隱藏幾十年的秘密公之於眾。

到時,千諫變得無法生存下去的場景,想想就讓江寧興奮。

"瘋子,她簡直就是瘋子啊!"見江寧離開,呂氏驚魂抱怨。

眾妾室也面面相覷,雖然不甘,可她們哪敢違背江寧的命令,她們可不想惹瘋子不高興。

千諫在江寧院前偷聽到一切,她瘋狂咬着自己的手,無力感充斥全身。

她內心不斷求着江寧,求江寧發發慈悲放過她。

她的秘密就像不定時炸彈,她不知何時會爆,所以她總是恐慌。

她想使妾室消失的慾望更甚,因為江寧的行動過快,她也要加快築建防禦。

思緒無休,她緊張離開這地,往偏院而去。

…『嗒嗒』腳步聲漸漸來至偏院,千諫抬腳剛要進院,可她感到數雙眼睛在暗處窺視着,只盯着她。

她在院門處停住腳步,縮眉咬唇視量院內。

突然,黑暗中,千諫視野中出現逼來的一妾氏,妾室手中的劍,也一齊逼向千諫,千諫驚魂尖叫。

尖叫前,刀就已扎進千諫心臟,她反抗,她不想死,她與這女人裹挾在一處。

"雖然江寧不讓我們殺你,不管江寧要留下你折磨,還是別的什麼,我都會違背江寧之意殺你,因為你竟然想殺了我們。"這妾室對千諫耳語。

"快些動手,把這要殺我們的禍患給除掉,萬一到時真的被她殺了…"呂氏小聲對妾室言。

聽得這對話落畢,千諫突然感到妾室從後鎖住她的身子,她被死死束縛。

"好害怕,救救我,媽媽救我。"千諫癲癇道。

妾室還鎖着千諫,感受着這束縛,千諫當真痛苦,想母親了。

駭懼間,千諫伸入桌上花瓶內,拿到放置在內的刀片。

她將刀片胡亂捅在妾室鎖住她的手上。

隨着她捅的越快,她身後妾室的嚎叫就越大,雙手不甘放開千諫。

千諫感受到身體的自由,她可以逃走了,可她遲疑,同時視線抖動視向地上的劍。

她撿起地上的劍,她想殺死這妾室,殺了這些妾室,信任才會屬於她…

她要逃避江寧要揭開她秘密的復仇,要保全秘密,才能生存。

得到信任,就會保全秘密…

驟然,千諫將劍直刺破自己心臟。

劍橫穿千諫的身體,刺入妾室的心臟。

妾室和千諫如串葫蘆般,被串在一把劍上。

中劍後,這妾室漸漸沒了呼吸。

千諫忍着淚感受着心臟被損害,她逐漸也失去呼吸。

封僂路過偏院,他聽見院中的動靜,餘光見是偏院,他走勢一轉,往偏院而去。

偏院內千諫突然見封僂破門直入,她緊張盯住封僂。

他見千諫被劍刺穿在地,便將她小心摟起。

他又眼神示意下人處理好這妾室屍體。

千諫虛弱地被封僂帶回僂院。

剛走近僂院,封僂從窗外看到江寧在院內,他腳步放緩眼神示意江寧先避一番。

江寧閃出邪笑,接着她躲入屏風後。

封僂這才將千諫帶入院中。

院中,千諫坐在坐椅,封僂拉開她的裡衣,心臟處深陷糜爛。

她看着封僂拿過藥粉,他的手沾葯拭開在她胸部的傷口處。

千諫彎縮着身子,感受着他手指的摸拭,她一直都在縮抖,不可以這樣的……

"若有不適便說出來。"封僂道。

千諫很混亂,他看到她殺人,她想應當解釋一番。

"不必解釋。"封僂聲色在千諫耳邊響起。

許是感受到他人帶給她的溫暖,她的精神疾病些許緩解,她的手腕處皮肉凹陷下去直至消失,膩乎的無皮人肉裸露在外大面積蔓延,接着,殘缺的手臂崩爆開來,上有異物突起。

這時,她突然感到封僂握住她的手腕,故意握的力氣很大,她的手腕生疼。

感受到強勢的壓迫,她的精神病又恢復,千諫手臂便迅速恢復正常。

"奴家告退,不可再打擾您了…"千諫縮回被他觸碰的身子,走出院門。

千諫剛離開,江寧便走出屏風。

"她是精神病,如果恢復病情應該身體會逐漸潰爛。"封僂根據剛才觀察道。

"如此急為我探出我想要的,是想擺脫我?那你要更努力探出究竟,要完全掌握她的秘密,乖,好好做~"江寧語氣高揚。

這邊,千諫走出僂院,一側室一掌朝她扇來。

接着,側室把她逼至僂院前一棵樹後,而她的身前是一湖。

"如果不是江寧不讓我殺你,你早就死了,礙眼的東西,別再讓我知道你的子宮有動靜,否則就不是幾耳光那麼簡單。"

"對你這種貨色下手,真的難為丞相。"

千諫低頭,忍受着側室的攻擊,身體顫抖着…可她想到她要殺妾室…

想着,千諫眼神遊離,在害怕中她不自覺用力推上側室。

側室瞪大雙目驚恐地向後傾倒。

千諫渴望地看着,她想看到側室被淹死。

一隻手突然抓住側室,千諫猛然轉頭,她看見抓住側室的是江寧。

只見江寧把側室拉站直後,理着側室的衣物。

側室笑着看江寧,因為江寧可是大勢。

"雖說江寧強勢,但她確實讓我臣服。"側室心想。

"沒有死…沒有。"千諫看着側妾富有生機離開她的眼前,她好壓抑。

江寧身後跟着幾乎所有妾室,她們剛遠離千諫沒多久,江寧便開口。

"看來你們不會保護自己啊,來玩個遊戲吧,即日起,你們活下來的天數就是你們能去服侍封凌夜的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