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中午飯點。

小餐館裏吃的熱火朝天的。

導演和副導,外加女主以及陳鋒坐一桌。

桌上一盤主菜,松鼠鱖魚。

這道菜,外酥里嫩,色澤橘黃,味道酸甜適口。

吃起來口感細膩,鮮香四溢,魚肉入口即化,豆腐則是綿軟嫩滑,配合著酸甜適口的菜汁,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

所有人都吃嗨了。

哪怕曲丹對陳鋒還是敵意甚濃,可是當她吃了一口這道入選國宴特色菜式時,也差點驚掉了下巴。

好吃!

太好吃了。

哪怕在五星級飯店都沒吃過這麼有味道的魚。

曲丹時不時就瞄着陳鋒。

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傢伙到底是個演員,還是個癮君子,還是個廚子?

對於他的戲份,導演相當滿意。

感覺他就是在表現一個廚師的本來面目。

所以整個拍戲的過程中,陳鋒完完全全沒有表演的痕迹,自然流暢,包括說台詞都是一樣的。

逼真到讓你覺得他就是個廚子。

詭異!

也許,他真是個廚子吧?

後來考上了影視學院?

……

午飯後。

導演親自找到了陳鋒。

倆人站在樹蔭下。

導演一臉親切笑容:「小陳,你跟我說實話,你以前是不是干過廚師?沒事,你實話實說,不影響你在我這兒的活。」

「沒有。」

陳鋒直截了當搖搖頭:「真沒幹過。大學畢業後就跑了一年龍套。四處找機會都沒時間,哪兒有時間干廚師?」

「真沒幹過啊?」

「沒有。」

「好傢夥。」

導演一臉匪夷所思的說:「那你這手藝可太好了。而且,你這個演繹的方式……逼真到讓我分辨不出你到底是生活狀態還是演繹狀態。」

「謝謝導演誇獎。」

陳鋒淡淡一笑。

導演卻是哭笑不得:「誇獎?我這都說輕了。這一點都算不上誇獎,真的。我覺得你就去找廚師這種角色演就行了,肯定出彩。」

「借您吉言吧。」

陳鋒笑了笑,接着問了一句:「導演,我今天的工錢……」

「別急,別急。」

導演連忙溫和的笑着說:「小陳,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連夜改劇本,把你的人物角色豐滿起來。」

「你做個男五號。」

「就演女主的監護人。」

「戲份的多少看情況。」

「但是需要你一直留在劇組,大概三個月的時間。」

「如果效果好,你也別再當群演了。」

「我簽你。」

「千萬別小看我們這個小劇組。你要知道,這後面都有大的製作公司呢。」

「等這部劇殺青了,回頭我專門找人攢個廚師的劇給你養養,怎麼樣?有興趣嗎?」

導演一臉期待的看着陳鋒。

結果人家半分猶豫都沒有,直接搖搖頭:「對不起,導演,我沒興趣。您還是把今天的工錢結了吧。」

「啊?」

導演懵逼了。

這麼好的機會擺在眼前,他居然說沒興趣?

這要是換了其他群演,有個導演說下部劇就給你攢個劇本,單獨給你搞個劇養養,那估計都得感動到跪地拜謝,痛哭流涕。

結果這傢伙居然沒興趣。

就惦記着今天的工錢?

導演也是有些無語。

瞪眼看了陳鋒半天,這才緩緩說道:「小陳啊,你確定不感興趣?」

「不感興趣。」

陳鋒很堅定的搖搖頭。

開玩笑。

一個月後,就要上《演員是什麼》的直播舞台了,誰有興趣在這種小成本的爛劇組裡演男五號?

還要跟那種拉跨的女主角對戲?

省省吧。

導演的臉拉下來了。

盯着陳鋒看了兩眼後,轉身就走了。

陳鋒無語。

這素質……

也不咋地。

陳鋒也沒當回事,反正合同都簽了,今天的工錢必須得給。

不怕。

幾分鐘後。

選角副導出來了。

迅速來到陳鋒面前,壓低了聲音說:「你拒絕導演的安排了?」

「嗯。」

陳鋒點了點頭。

滿以為選角副導會苦口婆心的勸兩句,又或者像導演一樣諷刺兩句,結果這位卻大出陳鋒意料之外。

他輕輕一笑,低聲說:「行,沒答應也好。陳鋒,我看好你。這裡廟小,不適合你念經。」

「你這樣,跟我加個v信。」

「回頭我幫你找找機會。」

「這是今天的工錢。」

「1500,再多給你800,是你中午幫忙做飯的辛苦費。」

「行了,趕緊回去吧,休息休息。」

陳鋒接過錢,終於笑了:「謝了,鄭導。」

選角副導叫鄭斌。

倒是個熱心腸的人。

鄭斌拍了拍他的胳膊:「明天還有最後一天,堅持拍完啊 。不管導演什麼表現,咱們可是簽了合同的。」

「放心,這點職業操守還是有的。」

陳鋒點點頭。

「那行。」

鄭斌突然又笑道:「明天的戲份也是做菜。能不能給做個正宗的宮保雞丁?我喜歡這口。」

「成。」

陳鋒一本正經的看着他:「但是,得加錢。」

「呵呵,臭小子,掉錢眼裡了。加錢沒問題,那就說好了。」

鄭斌興奮的呵呵直笑。

陳鋒也沒矯情,跟鄭斌握手示意後,轉身大步離開了。

一天賺了2300,不錯。

明天拍完最後一天的戲份,應該可以休一天了。

……

第三天。

依然是中午的戲。

果然像鄭斌說的那樣,那個年輕的導演掉臉子了。

一上午全程黑臉。

在拍攝現場動不動就發飆。

態度很差。

這讓陳鋒搖頭慨嘆。

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

就這情商素質,跟曲丹如出一轍。

難怪那個女人能走『後門』進劇組了。

能睡在一張床上,說明倆人都是一路貨色。

陳鋒道心穩定。

完全不受干擾。

他的戲份也是一如既往的本色發揮。

大廚風範盡顯。

哪怕導演想找茬,可是本色出演的情節也是一條就過了。

完美啊!

沒啥挑的。

最後,導演也只能把邪火發到了曲丹的身上。

因為她幾乎條條NG。

時間都浪費在她身上了。

於是,上午這頓罵呀。

把曲丹罵哭了至少七八回。

中午。

陳鋒沒有再留下吃飯,而是拿了當天的工錢,1500的群演費,再加鄭斌私人贊助的1000塊宮保雞丁製作費。

拿了錢,陳鋒直接走人。

而那盤宮保雞丁也被鄭斌一個人包了。

導演不好意思吃。

曲丹也不好意思吃。

他們倆都不好意思吃, 別人自然就更不好意思湊上去吃。

最後,鄭斌吃的直吧唧嘴。

這味道,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