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任倩母親到來

第十一章再次跟蹤楊百億

  第九章任倩母親到來
    回家了,在汽車上,離家一點點近了,我的心竟砰砰直跳,我這次差一點就不能回來了,我的可愛的家鄉,我的至親至愛!快到站點了,忽然,我看到一大群鄉親們正在等着迎接我,我一眼看見任倩,擠在裏面,她的一身城裡裝扮和鄉下人的差別是非常顯眼,我下了車,「高遠回來了,高遠回來了!」鄉親們十分興奮地喊起來,他們握着我的手,拍着我的肩,拉着我的衣袖,我被擁簇着回到不遠的村裡。我看了一眼任倩,她的眼神是那樣明亮,裏面是滿滿的自豪和幸福。「爹,娘!」我踏進屋裡,順勢坐在床上,拉住我娘的手,我要落淚,我真的想在娘懷裡大哭一場。在之前我墜崖時,我立馬想到的是我娘,沒有我會怎麼樣,她會活不下去的。娘緊緊抓住我的手,老淚縱橫,在我離開的這幾天,我娘一定每天在床上如坐針氈,思念我的淚水已經成河。「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娘那如釋重負的微笑,燦若花開。
    鄉親們離開,我才有時間和任倩單獨在一起,「這次還順利吧?你們。」任倩柔和地問道。
    「還好,你還好嗎?」
    「我就是挺擔心你的。」
    「我要是回不來了,你會想我嗎?」我低沉地說道。
    「你不會的,你是特種兵呀,我的保鏢,你還要保護我一輩子的,你不會離開我的。」她明顯地激動起來,臉色通紅。
    「回頭,多多和劉盈說說話,談談心,她這次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你們之間好交流。」我的眼前浮現出她被匪徒摸她私處時,那十分痛苦的神情。
    「她怎麼了?不是說平安回來了嗎?」
    「倒也沒啥,她就是太累了。」我又怎能說出口呢。
    「你對她這麼好,也能這樣對我嗎?」我發現她有些吃醋。
    「她是我的妹妹,而你是我的老闆,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對你們,都可以肝膽相照,拿出我的性命,保護你們。」我拍着胸脯,我的健碩的肌肉,充滿力量的手勢,任倩似乎很着迷,「高遠,真帥呀。」
    「你有點像我父親年輕時的樣子。」她忽然提起她的父親,氣氛立刻凝重起來。我知道,她一直忘不了她的父親,這段時間,為了這個項目,她可能在人前喜笑顏開,晚上淚流兩行。也許還有血海深仇,她的心怎麼能放得下呢?
    「我會幫你的,盡我所能。屬於你的東西,我一定要幫你奪回來。」
    「這會很不容易的,你的生活也會充滿風險,為我,值嗎?」任倩非常慎重地問道。
    「我自小就生活在貧困當中,之後當兵,沒有平靜過。現在,有了景區這個項目,我的家人,我的鄉親都會沾上你的光。怎麼報答你,都不為過。」
    「那好,等我們把這個項目做的差不多時,我們就離開。」
    當任倩又一次要求她母親增加投資時,幾天後,她母親來到了我們這個小山村,一身珠光寶氣,身邊還跟了一個洋人,身上的香水味很是熏人,手錶亮得刺眼。他們開着路虎,停在路邊就像是一個奇觀。好多小孩爭相觀看。
    「媽媽。」任倩和她的母親相見緊緊相擁。
    之後,那個洋人也要擁抱任倩,任倩猶豫了一下,彼此還是擁抱了。我知道,這是洋人的禮節。但那個洋人竟還不放手,還要當眾親吻任倩,一副迫不及待的神情,滿嘴英文,說個不停。我知道,這應該就是她過去的戀人。其實,這也是一個很帥的外國小夥子。任倩看着旁邊的我,開始掙脫,她母親卻是一臉不解:「倩倩,你怎麼了?這是你要結婚的男朋友,你不可以這樣冷落他。」
    「高遠,幫我。」任倩已被吻得喘不過氣來。
    我見狀,一把把洋人拉開。「你!」洋人生氣揮起拳頭,要打我。任倩連忙阻止我動手。我便被重重地吃了一拳。這時,任倩母親趕快也阻止了洋人。她拉着任倩去了路邊一處僻靜的地方交談。開始她們彼此都很激動。後來,漸漸冷靜下來。再後來,母女倆又再次爭吵。到最後,任倩母親走到我面前,「你就是高遠,我的女兒暫時就交給你了,我希望你做好她的保鏢,日後我會重謝。不過,你可不要對我女兒有其他想法,你要知道身份,懂嗎?身份!」她口氣的嚴厲,以及對人的致命殺傷力,已讓我的自尊完全坍塌,我似像一個孤魂野鬼一樣,在這個世界,見不得光的地方四處遊盪。她要帶着洋人離開,任倩滿臉淚水,洋人連連大叫,不想走。他似乎也受了好大刺激。任倩母親又和洋人單獨說了幾句話,才把洋人帶到車上,洋人對着任倩反覆說著話,意思是我會等你之類的。汽車疾馳而去。任倩不由大哭起來。
    我知道,她已經要和這個洋人分手了。
    「高遠,對不起,我媽媽剛才對你說的話,傷害了你,我向你道歉。」任倩淚光閃爍。
    「沒事,她說得對,我就是一個保鏢,一個機器。我會注意分寸的。」
    「高遠,不要這樣,人生從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我相信,你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你要勇敢追求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東西,包括愛情。」她的眼睛亮亮的,我似乎又看到了生活美好的亮光,我從那個陰暗自卑的陰影里又走了出來。
    「謝謝你,任倩,我會加倍努力的。不會讓你失望。」
    我不知道,任倩到底能看好我幾分,但她的意思,她我也是可以追求的,只是時機不成熟,我一定要奮發向上,只這一點,就足以讓我熱血沸騰了。
    「我媽媽因為我拒絕回美國,同約翰結婚,就是剛才那個,她已經決定停止向我們這個項目投資。我們現在只有靠自己,白手起家了。」
    「沒事,只要我們能看到景區以後的美好的前景,我們就沒有什麼不能克服的。」我向她舉舉拳頭。
    她笑了。在陽光下,很燦爛。
    任倩的母親在美國開有公司,和約翰家族是多年的生意和朋友關係。任倩堅決和約翰分手,使他們都很尷尬,任倩母親,才如此生氣,甚至不惜以斷絕母女關係,要任倩回心轉意。這本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在美國,任倩可以無憂無慮的過着上等人的幸福生活。但是,隨着她的父親的去世,一切都改變了。
    雖然缺資金,我還是動員鄉親們照常開工,他們沒有一絲怨言。反而比過去更來勁了。這是我們大家的,一家人還能提錢嗎?看着他們一張張憨厚的笑臉,我和任倩真是百感交集。人生最美好的東西不就在這裡嗎?
    劉書記知道情況後,指示我們當地信用社,給我們貸了一筆款。購買材料等等開支。
    但這不是長久之計,我們必須去城裡賺錢,資金缺口依然很大。好在鄉親們都很支持,有的甚至自發的拿出錢來,三嬸最早把她的多年積攢的一萬元錢,拿來給我,「高遠,嬸也沒有太多錢,這點你收下,以後好了還,要不好了就不用還了。」
    我一看那有零有整的鈔票,鼻子一酸,「三嬸,謝謝你,我們一定會幹成的。」後面鄉親們陸續前來,「高遠,這是我的。」六叔來了,「高遠,這是我的。」七哥來了。多多少少,鄉親們基本上把家裡所有的錢都拿來了。
    任倩感動得就要哭了。
    「大家聽我說,家裡邊也還要用錢過日子,我就借暫時不用的,到年底按銀行利息給你們,好吧。」
    「高遠,說啥呢,還要利息,你這不是損我們兄弟嗎?你是實心給大夥辦事,以後,能還就還,還不了就算了。」
    「是啊,是啊。」一片附和贊同之聲。
    我含着淚水,把錢接過來,任倩把錢數好,寫好借條。最後,風兒也來了,大肚子快要生了。
    「這是我那份。高遠,給我也記下吧。」
    我的心情很複雜,這錢也許是她唯一的生活費,還有馬上就要出生的孩子,她多麼不容易,還惦記着我這事。
    「風兒,你的就算了吧,孩子馬上就要生了,都需要錢。」
    「不,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你就收下吧,將來,我們都還要靠着這個景區生活呢。」
    她一再堅持,我只好收下,「風兒,以後有困難,就找我,好嗎,我們大家也都能幫助你的。」從她溫熱的手裡接過錢,我似乎接過了一段過去美好的回憶,她對我的好,浮現在眼前。我的淚真的要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