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死的那天,他在陪白月光看煙花,這天不僅是我們結婚四周年紀念日,也是我檢查出懷孕的日子。
我生前最後一眼,看見的是林晏發來的短訊和圖片。
卿酒,沈寂永遠是我隨叫隨到的狗,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短訊里還附上了張照片,照片的沈寂溫柔的抱着林晏,看林晏的眼裡是滿滿的愛,他們身後是正在炸裂的煙花。
我有些恍惚,記憶力里的沈寂,會這樣笑嗎?
哪怕是他和我情到深處時我都未曾這樣看他這樣開心的笑過。
冷,我的體溫越來越低,手機屏幕也慢慢熄滅。
帶着帽子的男人一步步的朝我走來,就像是地獄裏的惡魔。
我絕望的閉上了眼,沈寂,我就這樣死了也好,林晏總算可以名正言順的跟在你身邊了。
再次睜開眼,我發現我懸浮着在沈寂身邊,他還在和林晏看煙花,他們一起看煙花朵朵炸開最後又消失。
接着沈寂深情的看着林晏,慢慢低下頭吻上了林晏的唇。
我控制不住的顫抖着,和沈寂結婚兩年,他從來沒有對我主動過。
我才知道原來他也是會主動的,原來他也是會這麼溫柔的笑的。
我捂住心臟,真奇怪,這裡為什麼死後還會痛啊。
是我錯了沈寂,是我太過天真,以為愛可以細水長流,以為只要慢慢來,你總會忘記林晏來愛我的。
我不該對你執迷不悟的,沈寂。
我剋制不住的跟着他們進了西餐廳我想再看看沈寂真正愛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就像剛才看他吻林晏時情難自控的模樣他從來不對我這樣,在我面前,他永遠謙虛有禮,冷漠自持。
甚至每次我主動吻上他時,也不會見他有半點波瀾。
從前我以為他生性如此,對這種事情沒有貪念。
原來並不是啊,他有的,只是對象不是我罷了。
餐廳里林晏把自己喝了一口的飲料遞給他我看見他很自然的接過喝下。
我突然想起來家裡永遠都分的清清楚楚的餐具,他說他不喜歡和別人用一樣的碗吃飯,那感覺就像在吃別人的口水。
他嫌噁心。
但現在他可以毫不顧忌的和林晏用同一個杯子喝水。
他現在的樣子,讓我噁心的想吐。
可死人是吐不出來的。
吃完飯後,他們去了酒店,剛關上門兩人就開始糾纏在一塊。
我聽着沈寂一聲一聲動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