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葉修,你是搶了我的家庭,你現在還要來搶我心愛的女人?
葉瑞一臉嚴肅,冷聲質問。
我原名叫做陳修,萬福來福利院院長取得的名字,八歲那年,一對自稱是我父母的人將我接回了葉家,而我從弱小無助的孤兒變成葉家大少爺。
或許是因為愧疚,葉善看着我那有幾分與他相似的臉,連驗血都沒有驗,就將我接回了家,或許,是那塊麒麟玉起了很大的作用。
麒麟玉原本是我福利院同齡好友陳瑞的,我用一塊巧克力跟他換來的。
巧克力在福利院開始個稀罕物,陳瑞得到那塊巧克力之後每天都會用舌頭在上面輕輕舔一口,據他說,很甜,很美味。
比馬鈴薯和地瓜好吃。
馬鈴薯和地瓜是這裡的日常菜,偶爾有大人物過來開着大汽車,跟我們一起拍照,我們才會有雞腿可以吃。
至於巧克力,那可是我們這群孩子從未見過的寶貝。
看着陳瑞傻傻的舔着巧克力,我心頭一笑,那天我聽到陳院長和那個開着穿着很富貴的男人的談話,說他正在尋找一塊麒麟玉,麒麟我知道,以前看電視的時候見到過,我想着把陳瑞的玉送給這個男人,他肯定會給我很多好處。
沒想到,我將這塊玉拿到他面前,只見他先是一愣,隨後便一把將我保住,我一臉漠然,我掙扎着想要推開他,卻被他抱得越緊,還一把含着淚水對院長說道,這就是他要找的失散多年的孩子。
在我被接走的那一天,陳瑞冷冷的看着那輛遠去的汽車,狠狠的將那還剩一小點的巧克力丟掉。
我推着單車,走在校園路上,現在的我名叫葉修,是京海葉家的獨子,未來葉氏的繼承人。
時不時能聽到別人小聲在背後議論:「那就是葉家公子嗎?
要是認識的話,實習就能夠去葉氏了。」
很快,就見一個長裙女生,戴着口罩快速朝我這邊走來,然後往我的車籃里丟下一封信便走了,我知道,這是情書,我自從進入高中之後,抽屜里就沒少過這些東西,這些女生要麼是真的喜歡我,要麼是喜歡我葉家少爺這個身份。
我也不管她們是否真心還是另有目的,反正情書給我,我就收下,我也不扔掉,這比較傷別人的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