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戀愛腦。
哪怕知道沈言娶我只是為了完成任務,哪怕知道他在外拈花惹草一身是非。
我還是義無反顧地嫁了。
我以為我用心伺候他,孝順他的家人,他總有一天會感動的。
可直到死後我才明白,他是個連自己親生女兒都不愛的禽獸。
沒關係,都還來得及。
不就是想要個兒子繼承家業嗎?
我是生不齣兒子,但是我能把沈家搞破產。
沒家業了就不用繼承了。
畢竟,算算時間,最多還有兩個月,沈氏集團將會面臨一個大風險。
我記得,前世那段時間,沈言四處奔走,最後幾乎將家底掏空,車房變賣,又借了不少高利貸,才勉強堵上了窟窿,沒有破產。
好在後期抓住了好時機,才東山再起,恢復了往日的地位和財力。
也是在那之後,我發現了沈言出軌的事。
但那時我已經快要臨盆。
況且,在嫁進沈家之後,我終日囿於家務,沒有工作,沒有社交。
就算當時狠心離婚了,也根本沒有養活自己和孩子的能力,因此只能隱忍。
甚至對沈言的照顧更加無微不至了。
現在想想,真是腦子進水。
我躺在床上矇著被子,美美地玩手機,絲毫不理會婆婆在外面摔摔打打,指桑罵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沒動靜了。
直到天黑,沈言才回來,推門看到我,臉色有些不好。
「你怎麼能讓媽做飯?」
「那不然你做?」
我冷笑一聲。
沈言第一次被我嗆了一下,愣住了。
「我最近睡眠不好,你這段時間睡客房吧。」
我出去吃了點水果就回卧室睡了,次日清晨,是被一個陌生的女聲喊醒的。
嚯,這麼快就雇了保姆了。
這保姆四十齣頭的樣子,姓張,看起來倒很老實。
她端來一盅燕窩,說是婆婆特意吩咐,給我做了補身體的。
看着香氣濃郁的燕窩,我心下一動,微笑着接過。
「我中午想吃魚,張姐,你去市場殺一條新鮮的。」
「好的,不過早餐我還沒準備完……」「我去弄吧。
你先去市場,晚了就沒了。」
保姆答應着離開了。
婆婆習慣每天早上都喝一盞燕窩。
趁她還在洗漱,我趕緊準備好。
「張藍呢?」
婆婆下樓看到我在廚房,吃了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