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說干就干,找到一處無人地方,張明搓了搓八卦圖回到了現代,開着車開到新華書店。直接找到歷史文學那一區域,找到了關於隋唐的一些史書,直接拿了七八本自己感興趣的書就上了車找到個咖啡店看了起來。這個世界就剩了他一個人,當然是整個世界怎麼來!

「貞觀,李唐,李二,貞觀八年,大唐攻打吐谷渾。吐蕃與大唐衝突,文成公主這個我倒是知曉!也不知道現在是年底還是年初,倒是忘記問了。算了,這些暫時與我無關!嗯…唐朝確實是跪坐,這吃的全特么煮的,炒菜還是宋朝發明的…幸好我有這強大的能力,不然我這吃都是個大問題啊,嗯,我還以為這大唐會有鹽鐵管制,原來這唐初還是不錯的嘛,這基本沒有啥管制嘛,鹽的稅收要到唐玄宗時期稅收不足才開始的。不過老百姓大多只用的起鹽布,情況好點的能吃上粗鹽,細鹽是大戶人家才用得起的奢侈品,看來我可以在這方面想想財路……」

足足看了一下午,脖子都酸了,讀書時反正沒這麼刻苦過…又拿了本唐詩宋詞放挎包里,想着有備無患,萬一跟小說里一樣來個裝逼情節,自己也不至於怯場。其實張明骨子裡虛榮心還是挺重的,能裝為何不裝!又跑到金器店拿了兩根不大的金條和一些金首飾,雖然唐朝不流行用金子當流通貨幣,但是金子的價值還是在那的!收起思緒,把沒看完的書扔進車裡就回到了大唐。

在現代待了大半天,大唐卻還是那個時間節點,正午的陽光曬的身上挺舒服,不得不說這個時代的空氣質量沒得說。

「我還是盡量不要把太現代的元素帶到這大唐了,不然亂了套到時候只能造反推平了重來,雖然可以做到,但是沒有必要,李二還是個不錯的明君的。」

”哎?你在這裡做甚,為何還沒離開。 ”說話的正是黑娃,還有兩個和他年紀相仿的青年。

”我沒離開怎麼了?吃你家飯了? ”張明可沒那麼好脾氣,直接回懟道。

”是不是村正跟你說什麼了,我告訴你,別想打歪主意,不然我跟你沒完! ”

”神經病! ”張明扭頭就走了。

”什麼病?你才有病呢!… ”黑娃一時沒理解張明神經病意思,直到張明走遠才感覺那應該不是什麼好話,只能自己嚷嚷了幾句

來到村正家門口,喊了兩聲柳老頭,隨即進了門也不客氣的盤坐在長案前。他知道柳老頭不會在意這些。

”柳老頭,給!謝謝你昨日的收留!這玩意你拿着,素茹姑娘我覺得還是不錯的,值得了解下! ”直接扔了條小金鏈子放桌上,一臉懵逼的柳老頭看到那鏈子兩隻眼睛都直了,立馬把門關好來到張明對面坐下。

”這是?金的?給我的? ”

”是啊,大方吧,比你要給我的那幾畝地要強吧! ”張明嘚瑟的看着柳老頭性格,他便覺得這人有意思。拿出這點金子來也是為了試探下柳老頭人品。

”哎呀張小子,你趕緊收起來,這麼貴重的東西,財不露白你不知道嗎? ”一邊說著一邊往自己袖子里送。張明被這操作搞得得一愣一愣的。差點破防了…

”知道呀,這不柳老頭你不黑不溜秋的嗎?哪裡白了,正好我想問你點事,這素茹到底什麼情況啊,我怎麼感覺她有什麼瞞着我,我又不好問,所以來想來找你應該沒問題! ”

”唉…這苦命的孩子,就與你說說吧,你聽着就好,千萬別干傻事! ”

村正也學着張明盤起腿,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杯水看上去像要潤潤嘴說一段往事,結果被張明搶着喝了…

”這柳家村啊,是歸屬大興善寺管的,全村不管男女老幼,所有人的戶籍都是寺戶,而且戶籍全放在寺院里,老頭子我也多虧了這性子圓滑才做到村正的位置,寺院見老朽還算管理得當賞了老朽三畝良田,這才有能力時不時接濟下素茹她們娘倆。這大興善寺田地很多,老朽猜應該至少幾百上千畝還是有的! ”

”這麼多,全都是寺戶耕種? ”

”怎麼可能!大多數還是租出去,只是這佃租比那些老爺家都要高,沒辦法啊,為了活命,還是有人租的,而且種寺廟的田,來生也許能投個好胎不是,修個福報,種福田! ”

”修個屁福報,這輩子都沒活明白,還想着來生,這些禿驢當真狡猾,打着佛主的幌子花着佛陀賺來了錢天天只會敲木魚。 ”張明是看了有關寺廟的書籍的,知道古代皇帝為何有好幾個都主張滅佛,他知道佛教只是統治者的一種愚民手段,就是讓你學佛放下屠刀不要造反,佛學是佛學,佛教是佛教,兩者不是一個意思,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理解對不對。

”好一個打着佛陀的幌子花着佛陀賺來的錢,張小子你是個明白人啊!那我們說說正事吧,這大興善寺的法律主持是專門管着我們柳村的僧官,他出家前有個兒子叫曹秋望,此人非常好色,仗着父親是法律主持在我們這幾個村子裏是胡作非為,光納的小妾就有十多個,大部分都是威逼利誘的良家人,唉…這不一直惦記着素茹是個寡婦好欺負嗎,要不是老頭子我在廟裡有點薄面,素茹估計早就遭了他的毒手。他還私底下跟素茹說就等着老頭子我咽氣…到時候要把貝貝給賣掉,讓素茹成為他的痙攣玩物!唉,造孽呀! ”

”這該死的,就沒人能管得了他? ”

”怎麼管?寺廟不會理會這些小事,說這是俗事,他們是出家人不管的,官府也沒辦法,畢竟大興善寺算是皇家寺廟。 ”

”我明白了,所以柳老頭你才這麼急着把素茹推向我,素茹不想跟着別人做小也是怕貝貝吃苦受欺負! ”

”聰慧!老朽果然沒有看錯人! ”

”行,這事我應了,哼!但是柳老頭,你算計我,當你欠我個人情。 ”

”嘿…你小子,給你送媳婦還讓老頭子我欠你人情,不過這人情老頭子願意欠你的。我看啊,這個月二十五日子不錯,你倆就在這天把事給辦了吧!老朽來給你們證婚! ”

”柳老頭,忘了問了,現在是幾月? ”

”正月啊,這不剛過完年么,正月二十,你小子,老朽有時懷疑你是個野人! ”

”敢罵我,把金子還我! ”

”什麼金子? ” ”還我! ” ”不還! ”

就這麼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一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