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9章 貪慾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10章 收拾小人在線免費閱讀

「程師弟,把情況告知莫執事,只怕宗門會大量捕捉黃龍,那價格豈不是會受到衝擊。」韓宗元一語點出了上報宗門後會造成的後果。

「所以我們要在宗門做出反應之前,將手中的黃龍獸身全部出售。根據如今的情形,幾天時間足矣。」

「程哥,等一段時間再出售,不是賺的更多嗎?為何這麼著急。」聽程道堅的意思,是要現在就開始拋出手中的貨,齊淵對此很是不解。

目前價格已經漲到了兩千三百塊源石,再等等說不定價格更高,那個時候出售,豈不是賺的更多。

「齊師兄,現在最高成交價是多少?成交了多少?總共多少具獸身在流通?商鋪的委託價格已經幾天沒有增長了?」

「這……」面對一連串問題的衝擊,齊淵怔住了,竟有些不知所措,他從未見過程道堅如此咄咄逼人。

胡德修、韓宗元也察覺到了情緒的變化,一時之間,原本融洽的氛圍,變得有些異樣。

程道堅心裏嘆了口氣,他之所以是這個態度,就是因為發現幾人隨着黃龍獸身價格的上漲,一個個都有些飄了。以前是害怕虧損,現在是擔心少賺,恐懼和貪婪是人的本性,無可厚非。

他現在最擔心的,反而是賺到源石之後如何分配的問題。之所以費了這麼大勁,難道只是為了留在明覺宗?若是這樣,那完全沒有必要把齊淵拉進來。

倘若分配不好,反而會弄巧成拙,四人好不容易結成的團體,立馬分崩離析。這對於打算要大展一番拳腳的程道堅來說,是最不希望發生這種情況。

在這方世界,即使修為最高的第九境的聖人,也無法憑藉一人之力,鎮壓天下。

孤身一人修鍊,那是何其艱難,首先就是修鍊所需的源石問題。除非加入天外島,跟着他們跑船販賣奇珍,才有可能掙得修鍊所需的資源。

但這其中的辛苦有誰知道?

往往幾年、十幾年航行在漫無邊際的海域中,還要忍受商行的壓榨,提防心懷不軌的散修……

這也是為何,程道堅費盡心力拉攏幾人的原因。

現在的他可謂是要實力沒實力,要背景沒背景。若不是胡德修墊付源石,韓宗元在奇珍閣內配合,縱使他有萬般想法、千種手段又如何?

眼見氣氛愈發尷尬,程道堅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齊師兄,並非我不想多賺源石,而是隨着價格的攀升,西海城的修士對此已經望而卻步,很少有人願意出更高的價格。」

「其次,這件事在門內已經引起眾多弟子的議論,很快就會被宗門長老發覺,那時再出售,只怕為時已晚。」

說著,程道堅扭頭看向了韓宗元,「韓師兄身為奇珍閣掌柜,若是不把此事上報,一旦宗門追究下來,難免會落個辦事不力的罪名。我又怎能為一己私利,置韓師兄於不顧。」

旁邊的韓宗元面色猛的一變,聽完後面的話語,方才有所緩和,心裏不免懊悔,只顧着賺源石了,卻沒有考慮到風險。

程道堅說的口渴,順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飲而盡。

「程師弟……」韓宗元張口欲言,卻被搶先打斷。

「韓師兄不必多說,這是我應當做的。」程道堅拍了拍胸脯,心裏暗爽,看來又要收穫一個小迷弟。

咦,怎麼嗓子有點燙,腦袋飄飄然的,這點小事還上頭了?

「程師弟,你的臉。」韓宗元面色扭曲,極力忍着笑意。

臉?

程道堅一頭霧水,伸手在空中施展出回光術,對着光鏡一看。原本清秀的面容,好似蒸熟的龍蝦,滿臉通紅,冒着熱氣。他吃驚的張大了嘴巴,轟,一團烈焰從口中噴出。

哈哈,哈哈,屋內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胡德修笑的臉上麵皮都有些鬆動,彎着腰還不忘遞過來一枚青色丹丸—冰魄丹。

程道堅慌忙抓過,直接塞入口中,隨着丹丸入腹,一股清涼之意溢滿全身,原先的灼燒感才逐漸退卻。

呼呼,他試着吹了兩口氣,嘴裏總算恢復了正常。程道堅抬眼瞪着幸災樂禍的齊淵、韓宗元二人,心想這兩貨絕對是故意的。

他們二人修鍊的是明覺宗六術中的九轉真陽。日常修鍊,需得吸收烈焰來溫養腹海中的火種。

因此,方才所喝的茶中,加入了火蓮結出的種子,入口即焚。

程道堅隨手拿起的正是韓宗元的茶杯,結果自然悲劇了。

他們二人早已習慣了火蓮的溫度,但對程道堅這等體內沒有火種的修士來說,強烈的灼燒感還真不是好受的。

雖說體驗不好,但此物對修士本身來說,百利無一害,服用過後可以淬鍊體魄,焚燒污穢,煅造經脈。

這一個小小的插曲,也使得幾人之間的氣氛重新變得融洽起來。

明覺宗的山間小道上,青石階梯,險峻蜿蜒,一直通到山頂,好似一條長蛇,期間不時有弟子拾階而上,擦肩而過。

一路走來,程道堅也聽到宗門內不少弟子都在談論黃龍獸身之事,甚至不乏躍躍欲試者。顯然在誘惑面前,很少有人能抵擋的住。

「劉師兄,聽外面傳言宗門內的黃龍快要絕跡了,這是真的嗎?」

「胡說,我前幾日才從那裡回來,一切都是好好的。」

「可外面都在傳聞,天器盟的人在收購這東西。現在奇珍閣內出售價格還是兩千塊源石,若是買到轉手賣出,賺個二三百塊源石,不成問題。」

「要不是手頭源石不夠,我早就去找韓師兄購買黃龍獸身了,可惜這天大的好事怎麼就輪不到我頭上呢……」

「劉師兄你說對不對?」這弟子還在喋喋不休說個不停。

「不行,我得將此事稟報給莫執事。」劉師兄口中自言自語道,隨後轉身匆匆離去,直奔青竹峰莫執事住處。

劉明達剛剛從黃龍大澤歸來,對於那裡的情況,再清楚不過。外面的謠言傳的如此逼真迅速,造成這麼大影響,他隱約感到這件事絕不是表面那樣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