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1章 修真界也裁員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2章 奇珍閣在線免費閱讀

「程師弟,你可曾聽到了傳聞?宗門要把外院弟子趕出去,讓大家自生自滅……」

斷流峰上,焦急的齊淵,如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走動。

看着嘴裏一直說個不停的齊師兄,程道堅面容平靜,心裏沒有泛起絲毫波瀾。當然,這並非是因為他臨危不懼,從容不迫,而是早上剛穿越過來,此刻還沒有倒過來時差吶。

原本是個苦逼打工人的郭走召,早上眼一睜,便來到了這個世界。起初看着周圍陌生的環境,他還不以為意,心裏嘀咕,哪個吃飽了撐的在搞惡作劇。

可當他走出院落,看到外面御空飛行的修士,長着三個頭顱的妖獸,籠罩在山峰之上的神秘符文,還有他那英俊堅毅的臉龐……

郭走召終於接受了這個現實,隨後腦海嗡的一下,無數記憶湧入,好似要炸開一般。

直到現在,才緩過神來。

他確實穿越到了這個被稱為五洲四海的世界,現在的身份是明覺宗外院的一名普通弟子。

根據腦海中的記憶,這方世界人人都能修行,並可以掌握威力巨大的神通術法。他們把用來修行的力量,稱之為天地本源之力,從外界攝取本源之力儲存於體內,打鬥時再轉化為其他形式的能量釋放出去。

不過,雖然人人都可修鍊,但由於天地間的本源之力太過稀薄,只單純吸收這股力量,修行速度實在是太過緩慢。因此,他們通常都是從源石里獲取本源之力,來進行修鍊。

了解到這裡,郭走召滿心歡喜,心想老天待他不薄啊,把他送到了這個可以修鍊的世界,不用再當一個苦逼的牛馬。

誰知道高興不過片刻,他的心就徹底涼了下來。

原來這具身體的主人,聽說因他修鍊時懶散懈怠,被列入了趕出宗門的名單里。得知此事後,他愁的夜不能寐,竟然一命嗚呼,接着便被另一個加班猝死的倒霉蛋乘虛而入了。

看來熬夜還是有風險的,誰也不例外,郭走召對此心有餘悸。

至於為何會將一部分外院弟子趕出去,據說是因為宗門勢力範圍內的源礦,經過幾代人的開採,逐漸枯竭。明覺宗已經養不起門下這麼多弟子,只好讓他們自謀生路。

知道這件事時,郭走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娘的,修個仙也有裁員的風險,果然在哪裡都別想躺平。

按照腦海中的記憶,這個世界的散修可不是好當的。首先是這麼大個宗門都為源石發愁,你一個小小的修士,憑什麼能找到足夠的資源用以修鍊。但凡有點源礦的地方,早就被宗門大族所佔據。

去偷、去搶、去坑,為什麼那麼多修士沒有這樣干,是他們沒有想到嗎?

不,因為這樣做的修士大多已經不需要源石了。

畢竟,挖礦出苦力有手就行。

「齊師兄,莫慌,就算把外院弟子都趕出去,也是最後一個才輪到你。」郭走召,不,現在是程道堅了,實在是受不了齊淵聒噪個不停,忍不住開口揶揄他。

聽到這話,原本滔滔不絕的齊淵,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程道堅雖然修鍊時常常偷懶懈怠,但他為人卻是不錯,在外院幾千名弟子中也算的上頗有人緣。其中與他關係最好的,便是身邊的這位齊淵師兄。

「胡說什麼,趕緊想個辦法,不然到時候就後悔莫及了。」

看着又開始唾沫星子亂飛的齊師兄,程道堅儘力放空大腦,不受干擾,接着陷入了沉思。

關於宗門開採的源礦即將枯竭,這件事情在幾年前就可見端倪。剛入門時,宗門每年發放源石二百塊,供外院弟子修鍊。可過了兩年就變成了一百五十塊源石,上一年更是只發了一百二十塊。

九個月前,明覺宗在西海城內新開設了一家奇珍閣,非但沒有盈利,反倒是又虧了一大筆源石。這樣一來,對本就不富裕的宗門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選擇趕走外院弟子也是出於無奈,畢竟長老們每日的靈釀丹藥可不能少,這可都需要白花花的源石來購買。

為今之計,要想破局,首先是展示出自己的價值。

源礦枯竭,非人力所能改變,修鍊天賦,托這具身體原來主人的福,短時間是無法改變門內長老的看法。

唯一能供操作周旋的地方,便只剩下明覺宗新開設的店鋪—奇珍閣,看來只能從此處着手了。

一番思慮過後,程道堅總算捋清了頭緒。

明覺宗百里之外有一城池,名曰西海城,地處於雲中郡最東部,毗鄰天河水道。此城周圍分佈有大大小小十一個宗門,乃是雲中郡最為繁華之地。

西海城從中間被一分為二,雲中郡土著勢力佔據了靠近內陸的西城,而東城大多是來自無盡海域中的天外島散修。他們常常組成龐大的船隊,沿着天河水道,往返於五洲四海、北域荒原,賺取了巨量的源石。

奇珍閣所處的位置,就是西城的十一坊市內。之所以取這個名字,是因為坊市內所有擺攤的修士,皆是來自雲中郡本土的十一個宗門。外郡修士、境外散修,都不允許在此擺攤做生意。

來到西海城的程道堅,看着坊市內熙攘的人群,不由得點了點頭。這綠油油的韭菜,啊不,這群可愛的修士,看見他們,就好像看到了無數的源石在朝自己招手。

寬闊的街道兩旁,身着各式道袍的宗門弟子,毫無形象的在站攤位前吆喝叫賣。

前方,擺放着一排小型飛劍的攤位上,身着劍侍山服飾的中年弟子,拉着抬腳欲走的青衫修士,開始表演起這些飛劍的用途。

只見他嘴裏嘟囔了一串口訣,手指晃動,原本拇指大小的飛劍,忽的動了起來,擴大十幾倍有餘,劍身上篆刻的各種符文,發出耀眼的光亮。

劍侍山的那名弟子手指抬起,飛劍嗖的一下躥向天空,化作一抹流光。

原本要走的青衫修士,被這有趣的一幕所吸引,張大的嘴巴還沒來得及合攏,只見天空上方倏地顯現出一層光幕,像是一個倒扣的玉碗將整座坊市籠罩。

砰,躥上天的流光碰到這層光罩,瞬間反彈下來。

只聽啪嗒一聲,墜落在了青衫修士的腳下,又變回了先前那般大小。他好奇的打量着這柄飛劍,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想彎腰看個清楚,背後卻突然出現一隻大手將他擒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