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3章 黃龍獸身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4章 胡執事,想賺源石否在線免費閱讀

「韓師兄,這黃龍獸身所售價格幾何?一月可賣出多少?」程道堅直接問到了關鍵所在。

事關奇珍閣的機密,韓宗元有些遲疑,不過礙於齊淵的情面,他還是把情況如實說了出來。

「獸丹完好的黃龍獸身,一隻可賣兩千塊源石,至於每月能賣多少,沒有定數,不過總歸是在十幾隻左右。」

程道堅腦海飛速轉動,心裏合計着,僅靠這一項,奇珍閣一月大概有三萬塊源石收入,這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似他這等本源境修為的外院弟子,每年才發放一百二十塊源石,第二境修為的內院弟子,一年二百塊源石,而第三境修為的宗門執事,也不過就五百塊源石。

了解清楚後,程道堅便告辭離開,接着趕往天外島散修所在的東城,打算實地考察一番。

東城,洛河坊。

程道堅在這個坊市內最大的一間商鋪—四方堂內,找到了以黃龍獸丹為陣眼的九山盾法器。一看價格,嚇了他一跳,竟然要六千塊源石。不過法器雖貴,但也有它貴的道理。

九山盾法器對使用者的修為沒有要求,只要有足夠的源石提供源力,即可激活法器,形成一道光幕,將使用者籠罩。

並且旁邊還註明了,三百塊源石可激發九山盾最大防禦力,持續兩個時辰,並且此法器的防禦力唯有四境修為之上的修士,才可強行破開。

程道堅看着光罩內的青銅色法器,恨不得把目光粘上去。真是個逆天的寶貝,有了它幾乎可以在明覺宗橫着走,除非是幾個峰主、掌門親自出手。

「嘖。」他不由得咂吧了一下嘴,現在腦海里只有一個聲音,修為誠可貴,源石價更高。

既然九山盾可以抵擋四境修為之下的攻擊,那這個世界上自然有可以抵禦四境修為之上的法器。

想到這,程道堅傻呵呵的樂了起來。只要自己有足夠源石,以後誰都不用鳥,明覺宗算什麼,還敢把我趕出去,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莫欺……

旁邊的四方堂掌柜,看見自家法器前站着一名年輕修士,長的一臉眉清目秀,就是腦子好像有點不太靈光,目光獃滯,口水順着嘴角都快流了下來。

「唉,這世道,又被逼瘋了一個。」掌柜的忍不住走上前去,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塊源石,拍了拍程道堅的肩膀。

「小哥,這是在下的一點小小心意,看到對面的那家店鋪沒,他那裡有更好的法器,您去瞅一瞅。」

被打擾的程道堅,看着眼前一臉關懷弱智模樣的掌柜,瞬間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頓時心頭大怒,你拿一塊源石侮辱誰呢?

至少也得兩塊!

程道堅伸手抓過源石,揣進兜里,轉身便走。一邊走,一邊想着,要不要去對面那家店鋪試試,說不定給的更多。

啪,他抽了自己一個嘴巴子,心裏暗自腹誹,老天讓你穿越過來,是讓你乞討的嗎?真是丟穿越者的臉。

走出店鋪,程道堅搖了搖頭,不過這一天總算是有些收穫。既然九山盾售價六千塊源石,那自己操作操作,黃龍獸丹賣個二千三四百塊源石不過分吧。

落日西隱,晚霞漫天,夕陽的餘暉灑在明覺宗的山林間,好似塗上了一抹金黃。

程道堅哼着小曲,回到了斷流峰的青石小屋內。他雙腿盤坐在蒲團上,開始修鍊起大洞經、純陽劍氣。

大洞經乃是明覺宗第一代掌門所創,後經歷代弟子發展完善,正式成為了明覺宗的必修經文,開始流傳下來。除此之外,還從大洞經中演化出了六道術法神通,純陽劍氣便是這六術中的一種。

雖然嘴上說著有了源石就可以橫行天下,但程道堅還沒真的無知到這種地步。他始終相信,實力才是最重要的保障,是在這個世界立足的最大底氣。

源力運轉一周天,明顯有些滯澀之感。程道堅心裏嘆息道,怪不得要將這副身體的原主人趕出外院。以他現在的實力,對宗門來說,可謂是百無一用,看來日後需要多下些功夫修鍊。

默默運轉大洞經,腹海內的源力受到牽引,匯聚於掌心。隨着源力積累,這股能量如同一座要噴發的火山,愈發的不受控,幾息過後,程道堅再也壓制不住,順勢將之釋放出去,繼而空氣中爆發一陣轟鳴,顯現出道道波紋。

呼,呼,他喘了口氣,穩定住體內躁動的源力。

接着,再次運轉經文······

不知不覺,天邊露出一抹魚肚白。

程道堅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斂息收功,這一夜雖然辛苦,卻也收穫良多。

為何同等修為的修士,實力參差不齊。根源便在於對本源之力掌握程度的深淺。

根基牢固者,運轉源力的速度,要快於同境界的修士。相同時間內,積聚的能量,自然更高,施展出的威力更大。

再加上修士之間修鍊的經文神通,優劣程度不同,這差距就更大了,也因此,造就了不少可以越境而戰的天驕奇才。

心念一動,程道堅從儲物袋內攝出一塊源石,拇指般大小。

經過一夜修鍊,此刻他腹海內的源力已經消耗了十之三四。若要是從天地中汲取,至少得花費四五日時間。

而現在,通過吸收源石中的能量,只需一炷香功夫,便可將源力補充圓滿。

明覺宗,落陽峰。

胡德修看着手中的儲物袋,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

「唉,源石至少還差abc塊,三階破境丹、定神丹、真源丹、洗髓丹又是一大筆開銷。」

在明覺宗賣了五六十年命,還是沒有攢夠突破要用的資源,他扯了扯自己的長須,心裏泛起一陣苦澀。

再這樣拖下去,就算到時候能湊齊了,只怕也進入不了第四境。

「胡執事可在?」

這時,院外的一道聲音打亂了他的思緒,這讓本就心情不佳的胡德修,更是煩躁。

走出房門,看到來訪之人是個臉生的外院弟子,他語氣瞬間重了幾分:「我便是胡德修,有何事?快說。」

「回稟胡執事,弟子有一策,可讓奇珍閣大賺一筆源石。」門外,程道堅興緻勃勃的說道,那神態就差把『快問我』三個字刻在了腦門上。

砰,木門猛地一合,帶起的氣流盡數甩在了他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