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7章 炒作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修真世界賺源石第8章 五洲四海在線免費閱讀

還未待韓宗元開口,方才出去的年輕修士又跑了進來,並用目光示意留在此處的凌霄宮修士。

得到暗示,那人面色大喜,慌忙從儲物袋內掏出全部的源石,一把塞到韓宗元手中,並招呼給他報信的同門,「秦師弟,快把你的儲物袋拿來。」

這一連串的動作,實在太過迅速,電光火石之間便已完成。

等到金雷殿的那名修士反應過來時,凌霄宮的兩人,已經把兩千塊源石湊齊,並催促韓宗元將黃龍獸身交於他們。

眼見木已成舟,金雷殿的修士只好悻悻離去。

「掌柜的,聽說你們收這個東西。」離開奇珍閣,凌霄宮的兩人直奔霍家商行,將剛剛買的黃龍獸身掏了出來。

「不錯,確實有顧客在我這下了委託,出兩千二百塊源石來收購。」掌柜看到來人拿出這個東西,已經沒了第一次的驚訝。

最開始,收到委託時他就感到奇怪,之前也沒見黃龍獸身這麼搶手,況且還開出這麼高的差價。到後來,不斷的有修士前來詢問,這更讓他摸不到頭腦。

不過,客人既然下了委託,只要辦成,就能收到二十塊源石的傭金,對於他來說是樁穩賺不賠的買賣。

得到肯定回答,兩人激動的抓住掌柜的衣袍,「快,掌柜的,我要賣。」

掌柜輕蔑的看了他們一眼,順勢後撤,撫平被抓皺的袖袍。心裏不免嘲笑道,一點小小的源石就激動成這樣,難成大器,比上次那個年輕人差遠了。

斷流峰上,在院內打坐修行的程道堅突然打了個噴嚏,自言自語道:「誰在誇我?」

「師兄,這次我們發財了。」出了霍家商行,兩人再也抑制不住興奮的心情。

「這次多虧了師弟的源石,不然師兄也不能買下黃龍獸身。喏,這六百塊源石還給你,另外這二十塊,是師兄的一點心意,收下吧,不要推辭。」

處於興奮中的秦師弟一時沒有聽懂,隨後才明白過來師兄話里的意思。他看着前方走遠的背影,死死的捏着手裡的源石,目光充滿了怨毒。

此事發生後,先是在凌霄宮的弟子中迅速傳播開來,不少機智的修士急忙趕去奇珍閣,也想撿便宜。

還有一些謹慎的修士,則是跑到霍家商行,打聽這件事的真實性,並詢問是否繼續收購。

又過了兩日,奇珍閣內再次放出兩具黃龍獸身,這次是通過齊淵的手,以兩千一百塊源石的價格交易出去的。

之所以如此,目的自然是為了讓眾人逐漸習慣修士之間互相交易。不然後面若是一次拋出太多,就只能依靠商鋪出售。

首先,傭金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其次委託太多黃龍獸身,也容易引起商行的注意。

尤其是那些東城的掌柜,哪個不是人精,萬一真被他們順藤摸瓜抓住了把柄,不知道會惹出什麼麻煩。

從齊淵手中買到黃龍獸身的修士,轉身出售給了霍家商行,又是凈賺一二百塊源石。

如此幾番,徹底點燃了西海城底層修士的情緒,他們四處尋找,都想成為下一個幸運者。

落陽峰,胡德修的小院內。

四人圍坐在茶桌前,商討着下一步的計劃。

目前已經虧損了上千塊源石,胡德修平日里最愛惜的鬍鬚,都沒了心情打理。畢竟這源石全是他墊付的,雖然程道堅說的信誓旦旦,但肉是割在他的身上。

「現在黃龍獸身的價格逐漸炒上來了,我們接下來要做的,還是慢慢放出,讓它流通起來,另外再多向幾家店鋪發出收購委託。」

程道堅抬眼看向了齊淵說道:「齊師兄,你要摸清楚,總共有多少家商鋪收到了委託,哪些委託是別人發出的,委託價格是多少。」

「老胡,發出委託時,逐步提高收購價格,每隔三四天提高一次,不過不要一下子變化太多,每次增加十到二十塊源石即可。」

「程哥,為什麼還要提高收購價格。」齊淵不知道程道堅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也懶得想這些彎彎繞繞,直接開口問了出來。

胡德修、韓宗元則是眉頭微皺,一臉思考的模樣。

齊淵對生意不太敏感,不過他性格豪爽、真誠且不迂腐,善於和人打交道。

胡德修老辣、深沉、堅毅、穩重。

韓宗元是三人里唯一跟的上程道堅思路的,畢竟他在奇珍閣里幹了快一年,能被派到這個地方,自然有過人之處。

「抬高價格,是讓賣家覺得此物搶手,給他們營造一種錯覺,黃龍獸身的價格會一直上漲。手上持有獸身的修士便會接着觀望,而不是直接出手賣掉,這樣我們的壓力便會小很多。」

「不過最終的目的,還是吸引那些忍不住誘惑的修士,跟風委託更高的價格來搶購,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趁機將手中的黃龍獸身全部脫手。」

說完,程道堅看着目瞪口呆的齊淵,「怎麼了?我說的不夠清楚嗎?」

「清楚,太清楚了程哥。」齊淵張大着嘴巴,朝着他豎起了大拇指。

「程師弟,我覺得奇珍閣應該交給你來打理。」韓宗元的震撼程度要比齊淵深的多,他更能體會到這些招數的厲害之處。

別說他們了,就算在程道堅原來的那個時代,這些手段仍然是很多商家的底層邏輯,用起來屢試不爽。

無他,人性中存在的弱點是不變的,貪婪、嫉妒、跟風。

確定好了接下來的計劃,四人便各自散去。

明覺宗,斷流峰。

從山上流淌下來的溪水,千迴百轉,匯聚於此形成河流,並呈垂直狀,沿着懸崖,傾瀉而下。遠遠望去,好似溪水驟然斷流,戛然而止了一般,這山峰也是因此而得名。

程道堅坐在一塊濕潤清涼的鵝卵石上,靜靜的看着溪水流動,魚蝦嬉戲。

一晃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已經兩三個月了。

剛開始他還有種錯覺,恍惚中覺得自己身處的世界是虛擬的,是不真實的。

而現在卻反了過來,他時常覺得之前的一切,才是夢境,前世的記憶也越來越模糊。他真害怕有一天,會忘記了自己是來自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