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太帥了第2章 方元在線免費閱讀

我真的太帥了第3章 深入練習在線免費閱讀

「我來喂你吧。」

「啊?」

方元老臉一紅,雖然唐珊是自己姐姐,但他上輩子是孤兒,可從來沒享受過這種待遇。

「這。。。這不好吧?」

「我們是姐弟,再說你為我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喂你喝粥怎麼了?」

「乖,聽話,張嘴,啊~」

「啊~」

方元強忍着心中的羞恥,開口將姐姐喂來的食物吃進去,忽然一股眩暈感湧上心頭。

卧槽,這粥有毒!?

「小元,你怎麼了?不要嚇我!」

昏死之前,他隱約聽見了唐珊擔憂的聲音,其中似乎夾雜着哭聲,隨後意識便徹底陷入黑暗。

……

「唔。」

方元有些頭疼,他記得自己之前好像是因為喝了那碗粥然後才暈過去的,難道那碗粥有問題?怪不得那碗粥看起來黑黑的,有着奇怪的味道。

唐珊此時就坐在床邊,趴在方元身側,俏臉上柳眉緊蹙,睡顏看起來有些痛苦。

方元這時才感覺到手臂有些麻痹,定睛一看,原來是被唐珊壓了一晚,正當他小心翼翼的準備抽回來時,不料碰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

「嗯…」

唐珊被動靜驚醒了,一雙睡眼惺忪的眼睛先是一緊,然後看到方元醒轉後又變得喜上眉梢。

「太好了,小元,你醒了。」

「嗯,姐姐難道就這樣陪了我一晚嗎?」

「當然了,我可當心你了。」

方元心中一道暖洋流過,嘴角不自覺的出現一抹笑意。

「謝謝!」

「咦,小元怎麼變這麼客氣了?」忽然唐珊一拍腦袋:「噢噢,我忘記了,你腦子摔壞了,沒有以前的記憶了。」

方元一臉黑線,把我的感動還給我啊喂。

接着唐珊露出一副可伶巴巴的表情,雙手合十低頭道:「對不起,小元,昨天我不小心把毒狼肉和黑牛肉搞混了,讓你不小心中毒了,我真是笨蛋,嗚嗚嗚。」

方元一臉溫柔,抓住唐珊的玉手,認真說道:「沒事,只要是姐姐的話,就算笨笨的也很可愛。」

「啊?」

方元不多說,只是含笑看着唐珊。

唐珊只感覺此刻房間的氣氛怪怪的,臉上也開始慢慢發燙,她慌忙道:

「我去準備吃的。」

說完立馬轉身離去,留下了淡淡類似薰衣草的幽香,路上好像還被什麼絆了一下,差點摔倒了,惹得方元一陣好笑。

看來好感光環確實有一定效果,不過既然原身是姐弟那為什麼姓氏不一樣?

「魚湯來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隨着一陣香風襲來,唐珊曼妙的身影出現在了方元的面前。

「這次魚湯絕對沒問題了,小元快來嘗嘗,啊~」

「嗯。」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投餵了,但方元還是感覺有些怪怪。

一口鮮嫩的魚肉搭配些許溫熱的湯汁入肚,方元只感覺身上一股暖流在流淌,原本酸痛無力的身軀似乎都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

「姐姐,你給我吃的什麼,怎麼效果這麼好?」

唐珊摸摸方元茂密的頭髮,嘿嘿笑道:「是多寶魚,昨天去商行專門為你買的哦。」

「可是我們哪來的錢?」

從居住的屋子中方元可以看出姐弟倆估計都沒啥大錢,像這種效果好的食材,怎麼樣也不會便宜到哪裡去吧?

「你忘記啦?之前不是有人打傷了你,錢財當然是從他們身上取的。」

「可是…」

「哎呀,別問那麼多了,快喝吧,真是的,這麼好喝的魚湯都堵不住你的嘴。」

「唔…」

經過唐珊一勺又一勺的投喂後,碗中的魚湯也肉眼可見的變少了,就在這時,唐珊忽然手指方元眉心,沉聲道:

「這是功法運轉路線,小元記好了,不要傳給別人哦。」

方元的泥丸宮忽然傳來膨脹的感覺,意識一轉,一個名叫玄天功的功法內容及其運轉路線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

方元按照其上路線慢慢將自身靈氣運轉周天,經過幾次循環後,啵的一聲,方元感到體內忽然迸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恭喜你,小元,你現在是一階高級了。」

「哈哈,一切都是姐姐的功勞。」

突破後,方元感到神清氣爽,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

唐珊莞爾一笑:「你失憶後,性格也變得開朗了好多,感覺之前的你會顯得沉默一些。」

「哦,是嗎?」

方元不動聲色,開玩笑似的笑着問道:「那姐姐喜歡現在的我還是過去的我?」

「現在的小元和過去的小元我都挺喜歡的呀。」唐珊摸摸方元毛茸茸的頭髮:「反正不都是小元嗎?」

「如果一定要選一個呢?」

「現在的。」

唐珊毫不猶豫的開口:「現在的小元比較討我喜歡。」

方元心裏不知為何,默默鬆了口氣。

「對了,姐姐。」

方元忽然開口詢問:「為什麼我們的姓氏不一樣?我們不是親姐弟嗎?」

唐珊一愣:「小元連這個也忘記了嗎?」

「嗯。」

「好吧,我記得那是五年前的一個夜晚。」

……

天空下起了大雪,夜色降臨,新年已至,安靜祥和的小鎮如今挨家挨戶燈火通明,各種美食在桌上靜靜的躺着,人們和親友一起享受着這屬於人間的煙火,

一個有些單薄矮小的身影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走着,可能是過於寒冷的原因,以至於他的身體在不停的發抖。

這時,兩個喝的有些酩酊大醉的大漢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許是醉的厲害,沒有看到這個小東西,徑直撞了上去。

方元自然不可能是對手,被狠狠的撞倒在地上。

「誰他娘的沒長眼睛啊,敢撞老子?」

壯漢脾氣暴躁的吼了起來,見其是個小矮子,笑得更加猖狂:「你小子膽挺肥啊,社會你虎哥也敢惹?」

不由分說,單手抓着方元的衣領,另外一隻手中的酒瓶作勢就要砸下去時。

「住手!」

話音剛落,一道藍銀色的藤蔓就順着壯漢的身體往上,將其牢牢束縛了起來,而一旁他的同伴此時酒也醒了,撒腿就跑,邊跑還邊說:「仙師,我不認識他,你抓了他就別抓我了啊!」

這時,虎哥也急了,大吼:「小狼你不仗義啊!」

「別喊了,他已經走了。」

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循聲望去,原來是幼年版的唐珊,即便是小小隻,同樣很精緻。

「仙師,繞了我吧,我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還有下次?」

「沒有了,再也沒有下次了。」

「哼!」

唐珊手掌一握,兩根長長的東西應聲而落,與此同時,大漢傳來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這次就先這樣,以後再作惡,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感受到身上藤蔓的鬆開,虎哥不敢多言,逃也似的飛奔離開了。

這時,唐珊走了過來,月光下她的影子被拉的很長,臉上彷彿也蒙上了一道神秘的面紗。

「還疼嗎?」

方元躺在地下,靜靜看着她,沒有言語。

「需要幫忙嗎?」

唐珊半蹲在地下,向他伸出了援手,繼續問道:「過年了怎麼不回家?」

「我沒有家。」

唐珊一怔,眼底難得出現一抹溫柔:「原來你也沒有家,你也被拋棄了啊?」

「嗯。」

「既然如此,你想和我走嗎?」

月光下,伊人神柔色絕,絕世無雙,那雙玉手不大,卻承載了一個少年全部的世界。

終於,少年還是決定握上那雙手,將自己的全世界交於其上。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