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太帥了第5章 黑衣人在線免費閱讀

我真的太帥了第6章 收穫頗豐在線免費閱讀

「哼!你也不看看是誰給你傳授的功法,小元記住不要將功法外泄了,這是屬於我們兩人間的秘密。」唐珊一邊搜刮屍體,一邊告誡說道。

「知道了。」

「嗯,接下去,再找幾隻魔獸練練手吧,你的技巧已經掌握的很到位了,只不過還差了一些火候,多加練習就好了。」

在經過一個下午的戰鬥後,方元的實力進步的飛快,由於玄天宮自帶的靈力雄厚的特點,他現在已經可以面對二階初級不落下風了,並且劍術也有一定程度的長進。

在解決了一隻黑魔豹後,方元熟練的甩去劍身上的黑色血液,搜刮豹屍,詢問道:「姐姐,怎麼感覺你有一些着急的樣子,」

無論是療傷還是修鍊,亦或者是現在的戰鬥,方元總覺得唐珊有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就好像身後有什麼東西逼迫着她不停的往前走,容不得喘息。

「哈哈,這不是玲瓏學院的招生時間快要到了嗎?我怕小元到時候通不了考核,這樣就只能做我的侍從進去了。」唐珊嘿嘿笑道,寵溺的看着方元。

「只是這樣嗎?」

方元總感覺似乎不單單是這件事,唐珊還有別的事情瞞着自己,不過她也沒有深究,反正姐姐不會害自己,不想說可能是有自己的顧慮吧,他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姐姐,我會好好修鍊,不拖你後腿的。」

「你不要有心理壓力,考核可以通過就一起進去,實在不行我們換一個宗門也好。」唐珊擔心方元心高氣傲,不撞南牆不回頭。

「我明白的。」

「嗯嗯,你明白就好,今天就到這裡吧,走。回去吃飯。」

就在兩人轉身準備回去時,山脈深處忽然傳來了凄厲的慘叫聲,接着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倒下了,連同地面都震顫了起來。

「什麼情況?」

唐珊目光幽深,衡量了一會,下定決心。

「小元,你先回去吧,我忽然有點事情要去處理。」

「姐姐,你想去看看情況?」方元直接拆穿,不留情面的盯着她。

「沒有,我就是忽然有點事情。。。」

唐珊目光躲閃,有些不敢直視方元。

「我也要去。」方元目光灼灼。

唐珊眼見實在無法瞞過方元,無奈道:「你才一階,有什麼好湊熱鬧的,要知道深處可能有五階魔獸呢!」

「不行,我就是要去。」

唐珊忽然板起了臉色,嗔道:「聽話,不然以後不帶你修鍊了。」

方元目光幽幽,盯着那張絕美的容顏,似乎是知道自己無法說服眼前的麗人,沉默了半晌。

「好!」

「小元這才乖,回家安靜等我就好了,明天日出前我一定回去。」

方元點點頭,往着小鎮的方向頭也不回的走了。

唐珊佇立在原地,直到方元消失在視野中,才踏着鬼影迷蹤的步伐向著山脈深處飛奔而去。

如果唐珊再稍微停留久一點的話就會發現,有一個和她用着類似步伐的人重新出現在了她剛才佇立的地方,遠遠的看着那個傳來巨大響聲的方向,黑影目光如炬,幽幽開口:「姐姐,想甩開我,可沒那麼容易。」

……

唐珊腳踏神秘步伐進入山脈深處,一路上驚奇的發現魔獸身影稀少,就算偶爾發現幾隻也是低階,高階魔獸似乎都消失了。

唐珊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似乎有些不簡單,不知過了多久,她感受到前方傳來一股巨大的威壓,連忙收斂身上氣息,靜靜蟄伏在周圍的草叢中。

目光向前望去,一道渺小的黑色瘦削身影站在一顆參天大樹之下,他的四周遍布魔獸,鮮血流淌匯聚成一條紅色的河流,濃重的鐵鏽和屍臭味鋪面而來。

在那群屍體附近,一隻金色的狻猊靜靜的躺在那裡,龐大的屍首散發金光,周圍的花草全部枯萎,模樣不凡,格外引人注意。

看來剛剛那巨大的動靜就是這頭狻猊了,這座山脈果然有着五階魔獸,只是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居然這麼強?

黑衣人手持巨尺不斷斬向四周的魔獸,可是魔獸悍不畏死,源源不斷的衝鋒,惹得他身上也增添了不少傷口,在魔獸群的後方,一隻三眼蟾蜍正冷眼看着這一切的發生。

「人類,看來你馬上就要堅持不住了。」

令人震驚的是,那隻全身碧綠的三眼蟾蜍居然開口說話了,可它的修為僅僅是二階巔峰啊。

要知道魔獸三階開啟靈智,六階之後才能口吐人言,只有少之又少的天賦異稟的魔獸才能提前開口說話,想來這隻蟾蜍就是其中的代表。

黑衣人冷哼一聲,沒有回答,只是可以從他手中的動作看出,其揮出的速度越來越慢了。

由於實力相差太大,唐珊也看不出黑衣人的真實實力,只不過從他斬殺了五階狻猊和如此多的屍體可以猜出應該不超過七階。

這麼多的魔獸我也幫不上忙,不過魔獸一般都是雜亂無章的,忽然成群結隊有秩序的發起進攻應該是那隻蟾蜍的問題,有機會的話看看能不能把蟾蜍給殺了。

至於現在的話,還是安心收集一些魔核把,唐珊悄眯眯的來到屍山後面,利用儲物戒慢慢的收集魔獸屍體身上有價值的地方。

而方元此刻就在不遠處觀察着自己姐姐的所作所為,他感到有些無語,沒想到自己姐姐就過來撿個屍體,虧自己還那麼擔心。

不過這樣也好,要是唐珊做出了什麼危險的舉動,方元反而會有些在意她的情況,現在的話,靜觀其變就好,至於那個黑衣人,方元沒有什麼想法。

他不喜歡多管閑事,他的關心只留給自己的身邊人,世界很大,人有很多,他的本事很小,只能守護自己喜歡的人。

而且好人做事不一定有好報,相反還可能遭到本不該有的報應,前世的種種遭遇已經讓方元認識到了這個世界的真面目。

倘若世界以痛吻我,我為何要報之以歌?

以德報怨,以何報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