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先天之道

第十章傳藝

  絕頂之境已是目前武林人士所知道的最高武學成就,江湖每隔百年才出幾個,從射鵰之時至今,已有百餘年,第一次華山論劍時,只有中神通王重陽一人達到絕頂之列,其餘四絕不過是超一流之境罷了。
  到後來四絕加一個老頑童得九陰真經之助,提純體內真氣,這才踏足絕頂之境,而到了在神鵰完結之時數遍江湖只有郭靖,楊過,金輪法王達到此境,算上覺遠大師這半個絕頂才四人而已。
  其後數十年間,武林就只有張三丰和百損道人是絕頂之境的人物,江湖再也沒有聽說其他人了踏入此境了,目前江湖在未來能踏足絕頂者,呼聲最高者恐怕只有少林空見與明教陽頂天二人。
  而今日聽聞張三丰言語,似乎在這絕頂之境之上還有另外一層境界,便是這先天之境,宋俞二人都是滿臉震驚,目光不離張三丰片刻,等待張三丰為自己解惑。
  雖然張三丰在平常教授弟子時會講解一些武學境界,但由於宋俞二人年紀尚青,修為不足,並未向弟子詳細講解,尤其是絕頂之境到底是怎麼回事,張三丰更是一字未提,今日之所以講解,一是因為張三丰自己修為大進,二是也有對弟子警示之意,不要小看天下英雄。
  邁入絕頂高手後,已是達到了凡俗武者的頂點,武者若想更進一步,除了日積月累的提升功力之外,另一個途徑便是感悟天地大勢,提升功力倒是好辦,只要肯刻苦修鍊,意志堅定,功力自然能夠精進。
  但是感悟天地大勢,這就看個人的資質和機緣了,縱是有先人遺留典籍,也是只供參考,讓後來者少走彎路而已,古往今來,有許多縱天縱奇才,都未能感應到天地大勢,最後遺憾終生。
  邁入絕頂之境的武者一旦悟出天地大勢,那自己的武力值便飛速飆升,遠不是那些未能悟出天地大勢的絕頂高手能夠匹敵的,簡單的說,悟出天地大勢的武者,已是初步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能夠簡單的運用天地之力。
  宋俞二人只聽張三丰緩緩道來:「前些日子我和百損道人比武,江湖大多數高手都已來到,你們也都見過,今後你們行走江湖遇上了,一定要以禮相待,不可怠慢。」
  「是,師傅。」
  張三丰點頭道:「之前在教授你二人習武時,我也有所提及江湖境界之說,但後面幾層境界並未細說,是因為你們武學修為未到,說多了對你們無益。」
  二人聽聞張三丰所言,點頭相應,心中仍然詫異,今日為何對我等細講,但想到師傅總是為自己好,便不作他想。
  「現如今你們修為已有小成,即將邁入二流之境,也是該對你們詳細講解一下後面幾層境界了,讓你們在武學上少走彎路。」張三丰解釋道。
  「尤其是蓮舟,你在十四歲就練到如此境界真是天縱之姿呀,比之你大師兄現在也不弱,為師在你這個年齡哪有你這份功力,今日你們待聽我道來···」
  隨後張三丰詳細講解了各個武學境界的劃分,而且將如何突破境界也一一道來,宋俞二人只覺眼界大開,心胸為之寬廣,體內真氣運轉比之先前更加流暢。
  張三丰一講就是兩個時辰,其中更是夾雜着自己對武學的領悟,二人聽得如痴如醉,以往在武學上的難題在這次講解中也得到解決。
  待張三丰話語結束,宋俞二人這才回神,只覺神清氣爽,功力精進不少,抵得上二人數月苦修,均感覺到自己再閉關數月,就能打通最後幾個穴位,正式邁入二流之境。
  宋俞二人面露喜悅,互相望視一眼,均感到對方收穫很大,二人看向張三丰,等待張三丰講解先天之境。
  張三丰這時注視着二人,知道修為大進,不久就會邁入二流之境,心情歡喜,要知道張三丰雖然創派武當已有數十年,但自己收徒甚嚴,直到十幾年前才收了一個資質上佳的弟子,幾年後又收了俞蓮舟,其資質更在遠橋之上,自己的武學也算有了傳承。
  其後數年,又收了兩個徒弟,武當山這才有了點人氣,但武當終歸人丁不旺,幾個徒弟年紀尚小,武當派之所以名顯江湖,全是由於自己一個人扛着,真心壓力山大呀。
  現如今,宋俞二人修為有成,即將邁入二流之境,武當總算有拿的出手的弟子了,張三丰心中的喜悅之情恐怕比兩個弟子還要高。
  「目前江湖無論是三流,二流,甚至是絕頂之境,其實都可以統稱為後天境界。」
  張三丰此言一出宋俞二人大感吃驚,張三丰不管二人如何,又言道:「之所以把他們統稱為後天之境,歸根到底是由於其武者體內真氣還未發生質變,而武者體內真氣質變之後就會邁入先天之境,根據先人典籍記載,邁入先天真氣會變成真元,真元威力極大,遠不是後天武者能夠匹敵的。」
  「唉,我邁入絕頂也有數十年光陰,遍閱天下典籍,這才查閱到先輩高人提到的先天之境,言語間對這先天之境甚是推崇,其能為已不是世俗凡人能想像的。」
  「但具體如何突破先天,我翻閱無數藏書,再加上自己的推測,也只是總結出一點,就是真氣化液,這十數年來為師雖然功力日深,但是體內真氣絲毫不見液化,不想前些日子通過與百損道人一戰,我發現自己體內真氣竟有凝結之像,丹田霧狀真氣隱隱有粘稠之感,對如何突破先天有了思路。」
  宋俞二人大喜,先天之境如此厲害,師傅要是能突破,武當派定然能夠名垂千古。
  俞蓮舟忙道:「師傅,那你什麼時候能突破?」
  「先天之境哪有那麼簡單,我只不過才看見先天的大門,離打開它恐怕還早呢,此生之年還不知道能不能達到。」
  張三丰說完,也是滿臉惆悵,但馬上又調整好心態,言道:「武學之路永無止境,難且亦艱,要有一顆堅定之心才能走得更遠,前輩先人能夠修到先天,我們後輩豈能落後。」
  宋俞二人臉色一正,道:「師傅所言甚是,我等將更加努力,不弱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