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哎你有事儘早說。
待會兒菜來了我可就沒心情聽你說廢話。」
  雖然早已知道周妍初對她的態度會很不好,但真正面對的時候,秋玲還是感受到了濃濃的屈辱。
  她在心中告訴自己,只要事情能成功,這一時的屈辱就是值得的,到時候她要讓欺辱過她的人百倍償還。
  一下子坐端正,秋玲語氣鄭重地說,「妍初姐,這幾天我每天都在想我們兩個人的事。
思來想去,我決定離開周珍珍,我不願再受她的擺布,不想再受她的驅使去做壞事,做傷害你的事!」
  她緊緊握着手,臉上滿是自責和愧疚的神色。
  聽了她這一系列發言,周妍初臉上沒有一點波動,她只是靜靜地看着她的表演。
  「我知道,我現在貿然地說,我想棄暗投明,重新做回以前的自己,當然沒人相信。」
  說著,秋玲低着頭冷嘲一聲。
  片刻,她抬起頭,眼睛含淚,直直地看着對面的周妍初,似乎要把一腔真心掏出來。
  「但是,當初我之所以會和周珍珍攪和在一起,是有苦衷的!」
  「她帶了一幫小混混威脅我!
而你那時候和家裡人鬧翻了,心情很不好,我就……沒敢再給你添麻煩,免得因為我的事你和叔叔的關係再次惡化。」
  秋玲的話勾起了周妍初很不愉快的回M.L.Z.L.憶,她緊緊蹙着眉。
  見她眉頭皺起,陷入沉思中,秋玲帶着哭腔,繼續情真意切地說道。
  「而且,別看我現在好像很風光,其實我知道,自己在周珍珍那裡只不過是她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一條狗罷了,完全沒有人格尊嚴。」
  「我知道,只有你和林琳才是把我當做真正的朋友。」
  她自嘲道:「我說的都是真的,妍初姐,你再信我一次吧!
就當給我個機會讓我彌補我曾經犯下的過錯?」
  語氣誠懇,表情真摯,眼睛裏流露的是滿滿的真情。
  不過她說的話可信嗎?
  周妍初摸着下巴,冷不丁地問,「那你現在不怕周珍珍報復你,威脅你?」
  就憑她嘴皮子上下一嗑,就想讓老娘相信她會背叛周珍珍那個小綠茶,哪有這麼輕易的事?
  畢竟她當初跟在周珍珍尾巴後面的時候,高傲得不可一世的樣子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影響,當時可是看不出她有一絲痛苦和不情願啊!
  掏出手帕擦着眼角的淚水,聽到她這句話,秋玲立刻驚喜地看向她。
  「妍初姐,你這是在關心我的,對嗎?」
  嗤笑一聲,周妍初將手腕從她的手中抽出來,冷漠地否定她的話。
  「你想多了,我只是有些好奇罷了。」
  看着她漠然的臉,秋玲臉上閃過一絲受傷,下一刻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露出了一抹堅強的笑容。
  「我知道,妍初姐只是嘴硬,心腸是最軟的。」
  對此,周妍初在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本小姐的心軟也是看人滴!
  「妍初姐,你還記得柳琴琴嗎?」
秋玲轉頭看着遠方,面露哀傷。
  她當然記得,周妍初目無波瀾地點點頭。
  「自從上次她讓她的混混大哥去找你的麻煩的事敗露後,她就被周珍珍趕出了圈子,從此再沒有她的消息。」
  「也是從那一刻起,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糊塗下去了!
周珍珍她太狠了,要知道琴琴當初可是受她教唆的,等到琴琴失去價值後,她竟然毫不留情地將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