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她走上前,揪住她的頭髮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你知道你除了利用男人還做了什麼嗎?
你勾引你的養父,把養父的女兒害死了。
你不是在往上爬,你就是單純地喜歡傷害別人。」
其中一個男人顫着嗓子:「我還認識那個死掉的女孩,她是我當初的同學。
當初她被咱們縣上的報紙報道,說是私生活混亂得病死的,原來是被韓安妍你害的!」
韓安妍的頭髮被無數人撕扯,她尖叫:「放過我,放過我啊啊啊!」
費語蕊轉身離開,她給韓安妍安排的折磨還沒結束,等待着韓安妍的還會是漫長的地獄。
在她知道韓安妍養父的女兒也是被人謠傳私生活混亂才死了之後,她就知道那一定是韓安妍的手筆了。
門口處,鄭靳言看着她:「語蕊,你不會……也被韓安妍陷害過吧。」
第22章費語蕊站着離鄭靳言遠了一些:「我怎麼跟你說?
我只能跟你說韓安妍是個賤人,她罪該致死,但我不會讓她死,因為我會好好折磨她。」
房間里,韓安妍依舊在哭天喊地。
男人們拽着她罵:「我看你還往哪跑,騙了老子感情還騙老子錢,以後看我怎麼折磨你!」
鄭靳言勾起唇角:「也不是不行。
既然語蕊你會吃醋,那麼我以後都找男秘書。」
費語蕊轉過身,冷冷地看着鄭靳言:「我再說一遍,不是吃醋。」
她只是為了上輩子慘死的自己報仇,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面前的鄭靳言。
鄭靳言卻不斷靠近她:「語蕊,你的計劃之所以能成,我也在裏面出力了,你應該明白,我是向著你的。」
突然,黎清舟的身影急速奔來。
黎清舟將費語蕊攬在懷裡,憤怒地看着鄭靳言:「鄭總,麻煩你離語蕊遠點!」
費語蕊驚訝:「清舟,你怎麼來了?」
黎清舟的眼眶紅紅的:「語蕊,不是說好了,不會跟鄭靳言扯上關係的嗎?」
費語蕊摸着他的面頰:「確實跟他沒關係,只是跟他的秘書有關係而已。」
黎清舟握緊拳頭:「你是不是討厭那個韓安妍?
我去替你解決她。」
鄭靳言神色冰冷地刺過來:「已經解決了,恐怕不勞黎影帝費心。」
黎清舟沒去管鄭靳言,只是抱着費語蕊:「韓安妍以前怎麼惹你的?
你回家趕緊跟我說說。」
費語蕊點頭,她笑了:「我說了你肯定不信,因為那一切像一場噩夢。」
鄭靳言走上前:「告訴我,我知道你不會沒由來地恨誰。」
黎清舟惡狠狠擋住鄭靳言:「鄭總,我再警告一次……」「行了,我就在這說吧,免得你們繼續煩我這件事。」
費語蕊的面色很平靜,她娓娓道來:「我做了一個漫長的夢,夢見韓安妍提議找人綁架我,只為讓我吃點苦頭。
鄭靳言同意了,之後贖金沒及時交,那些綁架犯在韓安妍的提議下對我各種**。
這就是我為什麼恨韓安妍,明白了嗎?」
鄭靳言眸子震顫:「我沒做這種事!」
黎清舟則是咬牙:「語蕊,我們走!」
費語蕊在臨走前,最後面色平靜地看向鄭靳言:「是啊,這輩子的你沒做。」
「但是那疼痛太真實,一定有個平行世界裏的我受到了傷害。」
回去的路上,是費語蕊在開車。
黎清舟憂心忡忡:「語蕊,咱們去旅遊吧,我覺得你最近太累了。」
費語蕊看着路的前方:「你覺得是我太累,才會做噩夢?」
黎清舟連忙否認:「不是不是,我覺得你那個夢挺真的。
但是我之前去公司找你,感覺你情緒不太好。」
費語蕊笑了:「清舟,我是總裁啊,掌管着那麼大的公司,哪有不忙出情緒病的。」
黎清舟眸子柔和:「那就當陪我任性一把。」
他將導航的目的地調整為「古嵐豪華溫泉聖地」。
費語蕊疑惑:「這麼晚了還不回家睡覺,你明早的通告能趕嗎?」
黎清舟的嗓音低沉了一些,像是香醇的美酒:「我想和語蕊你一起泡溫泉,不可以嗎?
這個溫泉是男女混浴的,我想幫語蕊你放鬆一下。」
第23章古嵐豪華溫泉聖地。
費語蕊一下車,就覺得已經得到了放鬆。
周圍有淡淡的花香,配合著溫泉氣,以及舒緩的柔和燈光,費語蕊和黎清舟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進去。
溫泉池子里,果真只有費語蕊和黎清舟兩個人,畢竟很少有誰大半夜會跑出來泡溫泉。
黎清舟湊到費語蕊旁邊,細心地幫她捏着肩頸:「舒服嗎?
我跟我的保姆阿姨學的。」
費語蕊很放鬆:「舒服。」
黎清舟漲紅了臉:「你要是想讓我按摩別的地方……也可以。」
費語蕊霎時間清醒了:「公共場合,你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