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孫氏嘆息着:「那孩子才十歲,每天分給她的食物,她只吃一點,剩下的都偷偷拿給她弟弟吃,這才把自己餓暈了。」

水靈搖搖頭:「我感覺不是這麼回事。一家人吃飯,難道不是在同一張飯桌上?

劉娟子把吃的給弟弟,她爹娘能看不見?

這種荒年,家裡食物少,最大的可能是,她爹娘把劉娟子的那份食物給了她弟弟,才把她給餓暈了。」

夏立弦接過話茬兒:「不能吧?他們真要那樣做了,孩子因為啥暈倒的,他們就應該心裏有數了,怎麼還會來找娘去給劉娟子看病?」

「行了,咱們不說人家的事兒了。」

孫氏目光落在水靈放在牆根的背簍上:「你真挖到了馬鈴薯?」

「嗯,我在峰頂找了好半天,找到了幾株馬鈴薯秧,我就把秧拔掉,把馬鈴薯全挖出來了。」

水靈提前給家裡人打預防針:「只有幾株秧,下面就這麼多馬鈴薯。」

水靈拿起一個:「娘,我在峰頂仔細看過馬鈴薯秧,那幾株都蔫了,在慢慢枯萎,但上面沒有種子。

既然不結種子,它是怎麼長出來的?我又仔細看了馬鈴薯,發現它們身上有芽孢。」

水靈說完,把手裡的馬鈴薯遞給孫氏:「你看看。」

孫氏仔細一看,還真是。

她驚訝地看着水靈:「丫頭,你的意思是,把馬鈴薯埋到土裡,就能發芽,長苗,就能結很多馬鈴薯?」

「我認為是這樣。」

水靈假裝思考了一會,又開口:「娘,你看啊,一個馬鈴薯身上這麼多芽孢。

要是把馬鈴薯切成好幾塊,一塊上留一兩個芽孢,栽種到土裡會怎麼樣?」

孫氏眼睛一亮,拿着馬鈴薯又看了半天:「水靈,你說的對,這樣栽種的話,一定能長出苗來。」

黃小琴想吃馬鈴薯,看着水靈說:「妹子,今年種不趕趟了。這馬鈴薯呀,是留不到春天的,吃了得了。

明年春天,說不定峰頂還有。到時候你去找找,找到了咱們就栽種。」

水靈心想:馬鈴薯留到明年春天,一點問題都沒有,嘴上卻不能這麼說。

「二嫂,我沒打算留到明年春天,我準備過幾天就種上。」

孫氏看着水靈,帶着幾分疑惑不解:「娘算看明白了,你是鐵了心要種馬鈴薯。

不過,都這個點兒,先進屋吃飯,邊吃邊說。」

黃小琴試探着說:「娘,我想煮幾個馬鈴薯給全家吃。」

「不行。」

水靈急忙拒絕,如果這次把馬鈴薯吃幾個,就得少栽種挺大一塊地兒。

她不能總偷偷從空間往外拿,那樣的話,一定會引起家裡人的懷疑。

孫氏看了一眼黃小琴:「這馬鈴薯水靈挖回來的,她說不吃就別吃了。」

婆婆發話了,黃小琴哪敢忤逆?心裏不停地埋怨水靈,也只能跟着進屋。

晚飯還是一人一個菜糰子,一碗粟米粥,稀得可以忽略米粒,稱為米湯或許更合適。

水靈喝了幾口米湯:「娘,我想過了,我想在咱家放柴禾的棚子里種馬鈴薯。

雖然不知道馬鈴薯的生長期是多少,但現在是八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