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多電話,想約我出來見面吃飯,我那時候恨死了鄧尚偉,不管鄧尚偉怎麼說好話都不見他,在電話里鄧尚偉一個中年男人還哭了。
當時我的世界觀非黑即白,聽到鄧尚偉哭,覺得鄧尚偉是活該。
現在想想,自己好像太殘忍了。
就算鄧尚偉和陳麗婚姻破裂,不再是我的姨父,這個男人也是疼了我十幾年的長輩。
鄧尚偉的生意很忙,就算是鄧傑和鄧皓生了病,鄧尚偉都不一定能一整夜的守着,我住院、鄧尚偉守着我輸液,一整晚都沒合眼。
或許、自己真的該給鄧尚偉一個機會。
在陳麗沒有發現端倪前,讓鄧尚偉把外面的事處理好,如果靠鄧尚偉一個人處理不好,我也能幫忙。
我一路想着這事兒,慢慢理清了頭緒。
等陳麗把車子開回蓉城,在小車門口恰好看見了那輛熟悉的舊桑塔納時,我甚至露出了笑容,高興的說道:是姨父的車!
陳麗也看見了,她把車窗降下去,正想和鄧尚偉打招呼,那輛舊桑塔納在原地掉了個頭又開出了小區。
陳麗愕然:你姨父眼睛像白長了一樣,這麼近都看不見我的車嗎?
我心中一沉,是黑燈瞎火看不清嗎?
重點是這都是晚上十一點了,姨父還開車出門,要去哪裡!
陳麗沒什麼心機,大晚上的和丈夫在小區門口擦肩而過,鄧尚偉沒瞧見她,她卻是要和鄧尚偉打招呼的。
這不我也在車上么,陳麗按了聲喇叭,鄧尚偉的車子已經跑沒了影。
陳麗嘀咕聲奇怪,下意識把車子掛了倒擋,想要追上去。
我的心砰砰跳,趕緊按住陳麗的手:有啥奇怪的嘛,這麼暗的天,你們小區門口的路燈早就該換了,姨父看不見很正常。
小姨、我困了,咱們趕緊上樓吧!
陳麗今晚是在我的要求下才連夜回蓉城,我們回來之前沒給鄧尚偉打過電話,鄧尚偉大晚上出門,我想到了一個非常不好的可能,我恨不得將鄧尚偉狠狠罵一頓,然而小姨陳麗對此事還沒心理準備,陡然揭開真相,以小姨的脾氣,大概又要重複上輩子的老路吧?
我至今也不認為上輩子陳麗選擇和鄧尚偉離婚是錯,不過和賀臻交往三年,賀臻的一些想法的確影響到了我。
賀臻覺得兩個人決定步入婚姻,那就是把雙方的資源結合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