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慕若瑜接過他手中的畫像,上面赫然便畫著顧夕竹的模樣,姓名也對得上。
他不動聲色地壓下眸中訝異,先讓人將管家安排至一處屋中歇息。
顧家他聽說過,是碎雲城有名的富商。
可青瑤山離碎雲城並不近,嬌生慣養的小姑娘,是怎麼獨自跑到這青瑤山上,然後還跌落懸崖的呢。
其中必有蹊蹺,恐怕顧家內部有豺狼,他得先去問問顧夕竹自己的意見。
顧夕竹得知此事,也很驚訝,沒想到當時腦中突然閃現的這個名字,居然正好便是這個身體原主的。
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慕若瑜將自己的顧慮說了:「你如今失去了記憶,回去之後怕也辨不清家中人是好是壞,我怕那豺狼又會害你。」
顧夕竹抿抿嘴唇,朝慕若瑜安撫地笑了笑:「我想先去見見這位管家。」
慕若瑜不放心:「我陪你去。」
顧夕竹剛一踏進待客的廳中,那管家便激動地站起身來。
「三小姐,老奴可算是找到您了。」
見顧夕竹眼神有些陌生,他有些着急起來:「您不認識老奴了嗎?
我是看着您長大的周叔啊。」
男人眼中的懇切不似作偽。
顧夕竹這才暫時稍稍放下心中的戒備,解釋道:「我掉下山崖,失去了過去的記憶。」
「掉下山崖?!」
周叔語調震驚地拔高,他急急忙忙繞着顧夕竹檢查了好幾圈,發現她如今並無明顯外傷,才鬆了口氣似的道:「那日您與二小姐一同出門去看花燈,結果只有二小姐孤身一人回了家,她說您被人流衝散不見了。
老爺和夫人都急得病了一場,還好老奴終於是找到您了。」
顧夕竹捕捉到他話中的關鍵信息:「我二姐?」
周叔點頭:「您與二小姐是我們碎雲城有名的雙生花,才貌俱佳,城中不知多少人家艷羨呢。」
居然還是雙生。
碎雲城。
蕭承鄞終於抵達,他要找的人,便在這城中的顧家。
他徑直在顧家家門口下了馬,冷霆上前叩門。
很快便有個小廝模樣的人從門內探出頭來:「你們找誰?」
「麻煩請你們家老爺出來一見。」
冷霆客客氣氣道。
蕭承鄞此次出行,身份不宜讓太多人知道。
顧家是做生意的,每日來往的人極多,小廝能看出面前幾人來頭一定不簡單。
不敢怠慢,客客氣氣的讓人在門口稍等,自己趕緊小跑着進去傳話。
很快他便折返來開了門,並將他們請進了府里。
見到顧家家主顧霖鈞,蕭承鄞直接表明了身份。
碎雲城隸屬於北國,顧霖鈞誠惶誠恐便要行禮。
蕭承鄞微微抬手止住了他的動作:「還麻煩顧家主將家中女兒叫出來,與孤見一面。」
顧霖鈞馬上差人去叫出了顧知雪。
不一會,顧知雪便款款走來。
她與顧夕竹長得一模一樣,只除了那雙眼睛,顧知雪的眼中更多出了些媚意來。
蕭承鄞見到她的面容,心跳滯了半拍,黑眸早已不捨得移開。
像,像極了謝辭寧,看來這便是元玄子所說的,謝辭寧的轉世。
顧知雪在蕭承鄞炙熱的眼神中羞紅了臉:「聽聞公子要見小女子,不知所為何事?」
蕭承鄞只當謝辭寧轉世後,失去了記憶,他的黑眸中閃過一絲溫柔:「我是承鄞,來接你回家。」
第23章轉世之事太過玄妙,解釋起來也麻煩,故而顧霖鈞並不知內情,看蕭承鄞的樣子,還以為他是看上了顧知雪。
王室尊貴,怕顧知雪無意中得罪蕭承鄞,他忙不迭朝她道:「見到國君還不快行禮。」
顧知雪眸中微訝,她沒想到,眼前這個俊朗的男人,身份居然如此尊貴。
她柔柔福身就要朝蕭承鄞行禮,卻被蕭承鄞一把扶住了手臂。
「無妨,不必多禮。」
他如今只想好好補償謝辭寧,哪裡捨得讓她朝自己行禮。
顧知雪雙頰緋紅:「多謝國君。」
蕭承鄞嗓音清冽,語調卻極為溫柔:「喚我承鄞便可。」
又問:「你如今叫什麼名字?」
顧知雪抬眼看他心如鼓擂:「我叫顧知雪。」
蕭承鄞笑着點了點頭:「好名字」青瑤山。
「周叔,你能跟我說說,顧家都有些什麼人嗎?」
周叔憐惜她失去了記憶,一五一十道來:「顧家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