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她是不是,快要死了

第10章 資料被盜

顧夢從蘭景公館離開後,和姜歌住在了酒店裡。
她沒有回顧家。
她在顧家已經沒有什麼親人,顧家別墅也荒廢了很久。
這一周里,姜歌一直在酒店陪着顧夢。
雖然顧夢一直表現得很平靜,每天很認真的吃飯,休息,服藥,但姜歌總有一種感覺,顧夢的心已經死了,留在這裡的,只是一具維持呼吸的軀殼。
離婚後的第八天,清早喝完流食,顧夢突然換上了她最愛的一條櫻粉色紗裙。
姜歌記得這條裙子,買這條裙子的那天,顧夢很高興,好像是在慶祝一件天大的喜事。
「夢夢,你要去哪?」姜歌問。
顧夢將打印好的配方和研究資料裝進檔案袋裡,說:「胃藥我已經配出來了,現在去送給他。」
又是霍寒洲?她這個傻閨蜜還要在這個男人身上摔多少個跟頭!
姜歌又氣憤又焦急,想要阻攔:「你別去,那配方我去送就行……」
顧夢打斷了她,神色很平靜:「姜歌,我保證,這是我最後一次見他。」
姜歌沒辦法,只好妥協:「那我讓牧大哥陪你去,有他在,看霍寒洲還敢不敢欺負你。」
顧夢搖頭:「你不要告訴牧大哥,他不喜歡霍寒洲,還是不要惹他生氣了。」
姜歌嘿嘿一笑,點了點顧夢的額頭:「喲,我還以為你傻乎乎的,原來也知道牧大哥喜歡你啊。
我可告訴你,你這麼漂亮的大美人單身可是暴殄天物,我覺得牧雲澤人不錯,對你體貼又忠心,還高大帥氣智慧過人,夢夢你就給他個機會吧。」
顧夢沒再說話,只是露出了一個很淡很美的笑容。
姜歌以為顧夢終於想開了,要開始一段新的生活,滿意地放她出門。
可顧夢關上門後,狼狽地倚在牆上,捂着耳朵,原本晶瑩靈動的雙眼緊閉,隱約間能看見疼痛而產生的淚水。
耳鳴又發作了,剛剛姜歌說的話,她一個字都聽不見。
她是不是,快要死了。
等到聽力恢復到了霍寒洲公司樓下,已經是兩個小時後。
顧夢進公司的背影惹來霍氏集團員工的議論,甚至有人說她是下堂妻,顧夢並沒有把這些言語放在心上。
她的心已經枯萎得不能再枯萎,不在乎了。
原以為會費一番功夫才能上樓,沒想到她只說了一句,前台就請她上去。
好像有人料准了她會來一般。
28樓總裁辦公室的門並沒有關緊,顧夢腳步走近,就聽到裏面傳來的交談聲,是她從未聽到過的愉悅。
顧夢這會兒卻有些愣住了。
原來她不在的時候,霍寒洲會這麼快樂嗎。
抬手,敲門。
裏面的歡笑戛然而止,隨後是她熟悉的冰冷聲線:「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