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昨晚與奶娘周氏聊過之後,鄭錦繡再看到鄭夫人對鄭瑾瑜噓寒問暖便不那麼生氣了。
爬得越高,摔得越慘。
讓她嘚瑟幾天。
「老爺,張嬤嬤說咱們瑾瑜假以時日一定能成為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
鄭老爺摸着鬍子笑道:「到底是咱們的孩子,就算流落民間,那也比尋常人強。」
「是的。」
現在鄭氏夫妻對鄭瑾瑜期望很大,三句不離對她的誇讚。
鄭錦繡瞧着他倆樂開花的樣子就想笑。
這才到哪兒呀?會頂幾個盤子就將他們樂成這樣。
等曝出鄭瑾瑜是一個大字不識一個的草包時,看他們還笑得出來不。
鄭錦繡小跑着追上去,聲音甜甜的說:「爹,娘,再過幾日二哥三哥就要回來了,他們要看到妹妹一定會高興的。」
鄭夫人看着她一臉溫柔,笑道:「是呀,等他們回來看到瑾瑜定會高興得合不攏嘴。」
鄭老爺對鄭夫人說:「回頭讓人送封信給他們,不能讓他們空手回來。什麼都不出,就想認妹妹,想得美。」
鄭夫人笑道:「是的是的,還是老爺你想得周到。」
鄭錦繡淡笑不語,心道幸好自己前幾天去見了二哥三哥。
若是沒去,等二哥三哥收到爹娘的信,說不定就真的期待那個『妹妹』。
他們見了自己那天的樣子,爹娘再送信給他們,只會讓他們覺得爹娘果真是偏了心,只會讓他們更討厭鄭瑾瑜而已。
鄭夫人打發了送信的人出去,又讓人去玉笙院請鄭瑾瑜過來。
「女兒見過娘親。」
鄭夫人臉上笑容盪開,向她招招手,「過來,到娘親身邊來。」
鄭瑾瑜小步走到鄭夫人身邊坐下。
鄭夫人仔細打量着她,越看越順眼,真不愧是自己親生的。
她回家才半個多月,臉色已經紅潤了不少。
相信只要好好養着,一定不會比從小養在京城裡的大家閨秀們差。
「你回來這麼多天了,幾乎都跟着張嬤嬤在學規矩,娘親還一直沒落着機會同你好好說話。」
鄭瑾瑜安靜的聽着,只有鄭夫人自己在說。
「除了你大哥外,還有兩個哥哥也是娘生的。你二哥三哥是雙胞胎,雙胞胎生下來身子弱一些,不能做將軍,你爹安排他們從文。他們現在正在書院求學,再過十來天就會回來,到時候你就能見着他們了。」
鄭瑾瑜一臉欣喜,「太好了,娘親,二哥三哥也會像大哥那樣喜歡我嗎?」
「當然了,你可是他們的妹妹。」
「那他們會比大哥還好相處嗎?」鄭瑾瑜欣喜中又有些忐忑。
鄭夫人一臉慈愛的笑,「肯定比你大哥好相處,你大哥整天混在軍營中,板着張不苟言笑的臉,為人也嚴厲。你要是覺得他都好,那你二哥三哥只會更好。」
「那我需不需要做些什麼?」
想着兩個小兒子對錦繡的好,鄭夫人胸有成竹的給她打包票。
「不需要,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站在那裡他們就會喜歡。」
鄭瑾瑜表現出十分期待的樣子,「那就太好了,娘親,我好想快些見到哥哥。」
她從鄭夫人那裡回來,丫鬟春梅急忙的迎上來。
「二小姐,與夫人怎麼樣了?」
鄭瑾瑜淡淡的瞥她了一眼,「夫人叫我過去聯絡母女感情,你也得打聽?」
春梅立刻道:「不敢不敢,奴婢只是怕二小姐吃虧。」
鄭瑾瑜丟了一隻金釵給她,「收起來,夫人給的。」
春梅瞧着那隻價值不菲的金釵才放心,看來夫人對二小姐不錯。
也是了,畢竟是親生的,看來自己押對寶了。
她收好了金釵,又對鄭瑾瑜說:「今天大小姐一整天都陪着老夫人,二小姐,您也得常去老夫人院里走走。雖說夫人管着中饋,但老夫人的地位依舊是府中最高的。」
鄭瑾瑜輕嗯了一聲,她知道這丫鬟在提醒自己,極力的表示投奔自己。
不過她到底是鄭錦繡挑選出來的人,鄭瑾瑜膈應。
春梅繼續說道:「還有二公子與三公子那邊,我打聽出來大小姐送他們的是松煙墨,您看,您送什麼好?」
「什麼都不送。」
「這……不太好吧?」
鄭瑾瑜淡淡道:「你不用說了,我自有分寸。」
「是。」春梅低聲的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鄭瑾瑜什麼都清楚,兩個哥哥已經被鄭錦繡上了眼藥,她現在做什麼都一定會被他們討厭。
所以她提前去鄭夫人跟前上眼藥,鄭夫人拍着胸口說他們一定會喜歡她,並且說他們比大哥更好相處。
回頭他們一回來就找自己的茬,打的可是鄭夫人的臉。
那為什麼兩個素未謀面的哥哥會莫名其妙的找自己茬呢?我可是啥都不知道的小可憐,可沒得罪過他們。
想到這兒,鄭瑾瑜竟有些期待。
……
張嬤嬤的禮儀課結束後的第三天,鄭夫人又將鄭瑾瑜叫去。
坐在她下手的,是一位中年女子。
衣着簡單板正,頭上只是簡單的束髮,並沒有花里胡哨的珠釵。
她身上還有一股若有似無的墨香味。
若是鄭瑾瑜猜得沒錯的話,這就是教鄭錦繡的女先生,從今天起,自己也會成為她的弟子。
她是鄭錦繡的師父,自然是偏向鄭錦繡。
原主被全家人厭棄,這女人可是立了大功的。
「瑾瑜,快過來見過季先生。」
鄭瑾瑜上前屈膝行禮,「瑾瑜見過季先生。」
當著鄭夫人的面,這位季先生對鄭瑾瑜和顏悅色,伸手抬了她一把。
「二小姐客氣了,快快請起。」
鄭夫人笑道:「季先生,從現在起瑾瑜也是你的弟子,她拜你是應該的。」
說著,招呼了下人過來,請季舒坐到上首,再對鄭瑾瑜道:「瑾瑜,快來給季先生敬茶。」
「是,娘親。」
接過丫鬟遞來的茶,鄭瑾瑜恭敬的捧到季舒面前。
「師父,喝茶。」
鄭夫人與季舒皆是一愣。
鄭夫人高興得笑出聲,「季先生,這孩子還不錯吧?」
季舒嚴肅的面容舒緩,笑着接過茶道:「不錯,是個好孩子。」
她抿了一口茶道:「我喝了你敬的茶,就是你的師父了,起來吧。」
這時鄭錦繡跑了進來,正好看到季舒扶起鄭瑾瑜的這一瞬。
旁邊的茶几上放着茶杯,這麼說的話,她已經拜過師。
鄭錦繡心裏膈應得很,面上不顯,還高興的說:「師父,你現在也是我妹妹的師父了嗎?」
季舒十分喜歡鄭錦繡,見她進來,那臉的笑容不再有客氣的疏離,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喜歡。
「錦繡過來。」
「是,師父。」
鄭瑾瑜與鄭錦繡一左一右站在季舒身邊。
她拉着她們的手疊在一起,笑道:「從今天起,師父教你們兩個。」
最高興的莫過於鄭夫人,對她來說女兒一個變兩個,看到她們和睦相處,笑得合不攏嘴。
急忙吩咐人在家中女子學堂里多加一張案桌。
那間房子原本是屬於鄭錦繡一個人的學堂,現在變成了兩個人的。
別看她面上高興,嘴裏說著有夥伴了,她也是有同窗的人了,其實內心氣得要死。
分明是她一個人的東西,為什麼要和這個野丫頭分?
爹娘,哥哥,鄭家小姐的頭銜……這個可惡的鄉下丫頭,什麼都要和她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