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小九,你真是欠揍。」

看到朱杞一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朱梓頓時勃然大怒。

所以,他決定要好好教訓自己這個弟弟一番。

教他如何尊重兄長。

「八哥,你好像娘們,真的。」朱杞直接就回懟了過去,沒給絲毫情面。

此話頓時把朱梓氣得滿面通紅。

直接就沖了過去。

「八哥,憤怒會讓你失去理智,把你陷入不利境地。」

說話間,朱杞一個左閃避過。

手中的木刀劈出,朱梓迅速避讓,不敢與之碰撞。

很僥倖的,他躲過了。

二人隨即拉開距離,目不轉睛的盯着對方。

緊接着,朱梓再度動身。

攻擊雖然毫無章法可言,但是力道非常的大。

朱杞用木刀格擋的時候,虎口被震得有些許發麻,這讓他心裏非常的不爽。

不遠處,朱榑擔心的說道:「五哥,八弟好像動真格了,要不要制止他們?」

「不急,你五哥看着呢。」

武鬥,只有經歷兇猛,才會逐漸變得強大,而且有他在旁邊看着,朱橚並不擔心。

只是讓他頭疼的是,這兩個小傢伙一見面就掐。

有點水火不容。

用算命的方式解釋,那就是八字不合。

正在酣戰的朱標也注意到了他們的動靜,不禁好笑的說道:「八弟九弟又對付上了。」

一劍劈出,二人分開後朱樉側目看去,正看到兩個弟弟毫無章法的攻擊和防守。

這讓他不禁莞爾。

「這兩傢伙互相看不順眼,真讓人頭疼。」朱樉無奈地附和了聲。

「二弟,我們到此為止?」

雖然想繼續,但朱標更關心兩個弟弟的安危,所以提議了聲。

朱樉點了點頭,收了木劍。

然後和朱標走到一旁,時刻注意着朱杞他們,只要有危險,他們就迅速出手。

「八哥,吃我一刀。」

朱杞喊了一聲,一個助跑跳了起來,舉起手中的木刀,就劈向朱梓。

「滾!」

朱梓皺眉,怒吼了一聲,橫着木刀在前格擋。

噠!!!

朱杞人雖小,力道卻不可忽視。

瞬間就把朱梓震退出一米,震得朱梓手發麻。

同時他震驚又氣憤。

原本按照計劃,是他讓這個九弟吃點苦頭的,到了現在,自己不佔到任何便宜就算了,還被他一刀逼退。

真是叔可忍,自己不能忍。

而朱杞也沒有就此住手,竟然提着木刀沖了過來。

「殺!」

怒不可遏的他喊了一聲,迅速出擊。

朱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刀下去的同時,左腳抬起。

朱梓神色大變,想要抽身。

可是,太遲了,只在呼吸間,他腹部就結結實實的挨上一腳,直接被踹得人仰馬翻。

朱杞衝上前,用布裹着的刀尖指向躺在地上的朱梓。

朱梓發愣。

「八哥,你輸了。」

低頭看着,朱杞悠悠脫口而出。

「我竟然輸給了你?」

回過神來,朱梓難以置信的低語着,滿臉的失落。

朱杞笑着說道:「你被憤怒沖昏了頭,註定要輸,而且,你也就比我大幾個月。」

「九哥贏了,九哥贏了。」

朱檀跑了過來,一臉崇拜的看着朱杞,嚷嚷道:「九哥,你太厲害了,連八哥都不是你的對手。」

「朱檀!」

心情糟糕的朱梓皺着眉頭,死死盯着朱檀。

這一眼嚇得朱檀縮在朱杞身後,調皮的朝其吐了吐舌頭。

氣得朱梓用手推開朱杞的木刀,從地上迅速站起身來。

這一舉動嚇得朱檀慌忙逃向朱標,「大哥,八哥要打人了,救命啊!」

「八弟,不可打人。」

朱標出聲制止,並且告誡朱檀說道:「你八哥正傷心呢,你還故意去氣他?」

「人家也沒說什麼。」

朱檀不服氣的辯解一句,氣得朱梓揚手,怒瞪了他一眼。

朱檀這才乖乖閉上嘴。

「理智,沒有理智,只能讓自己像個瘋狗。」朱杞不緩不急的說道。

「你……」

朱梓覺得胸口一悶,怒視着朱杞。

惡狠狠的說道:「小九,別以為你贏了一次,就可以對我說教,你還不夠格。」

朱杞面帶微笑,沒有在意。

走到前,看着鬧彆扭的兩個弟弟,朱標說道:「八弟,九弟說得沒錯,我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保持距離理智,憤怒只會讓我們做出不好的事情。」

「是,大哥。」

面對朱標的勸導,朱梓還是聽了進去。

微微躬身,虛心接受。

見此,朱標極為欣慰,然後看向朱杞,說道:「九弟,不錯,小小年紀就懂了這些道理,要是在讀書方面用心,大哥也就放心了。」

「哦!」

朱杞敷衍的點着頭。

這讓朱標有些無奈,但也不強迫他。

這時,朱棣他們也停止的比武,向他們走了過來。

聊了會,朱標就帶着一眾弟弟離開了此地。

回到坤寧宮,朱杞百無聊賴。

然後他就跑到御膳房去,跟在身後的太監宮女一看,頓時嚇得連忙阻止。

「你們緊張什麼?」

在御膳房內,朱杞對着太監宮女呵斥:「母后這麼尊貴都上廚房做飯給父皇吃,我一區區皇子還來不得?」

「殿下,您還小,萬一傷到了,奴婢們負擔不起啊。」一個太監苦着臉,無奈的解釋。

「我沒那麼金貴,一邊去。」

朱杞狂翻白眼,然後就開始搗鼓起來,那些宮女太監只能無奈的站在一旁。

而朱杞由於年幼,身體還矮。

很是不方便,於是他輕嘆了一聲後開始指揮起來:「你去生火,你去找枸杞桂圓紅棗過來。」

「是,殿下。」

見朱杞不自己動手,太監宮女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御膳房的人也迅速行動。

「對了,還有糖和梨。」

「是,殿下。」

不消一會,御膳房的人拿了東西過來,朱杞又立馬指揮他們幹活。

「殿下,您這是?」

有個年紀大的宮女忍不住好奇,邊添加柴火邊小心翼翼的問。

「你不需要管,從今天開始,每天你按照這個方法煮三次,到時候會有人過來拿。」朱杞瞥了眼宮女。

「是,殿下!」

宮女誠恐,用心記下。

沒多時,東西煮好後,朱杞折返回坤寧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