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九章 青蓮劍經!沒有等級的功法!

蘇宇很快來到攻伐功法的書架。

有些功法,能被放到攻伐類,還能被同時放到其他類型的,則是兩書架都存在。

不必擔心自己漏掉什麼更為適合自己的功法。

這裡,算是綜合型的書架。

人也是最多的。

誰不想臨下山之前,弄來一本極強的攻伐功法?

要知道,這次下山,他們面對的將會是真正生死搏殺。

全性妖人、妖魔鬼怪,可不會對他們手軟。

這種時候,求全面沒有用,全部都會,就意味着都平庸。

必須有極突出的點,才能增強保命的幾率。

有人求防禦。

但大多數人,還是信奉最好的防禦就是進攻。

殺死敵人,就是最好的防禦。

一味防禦,當縮頭烏龜,最後也逃不掉。

蘇宇從眾多弟子身後走過,也在看着他們的選擇。

閃電奔雷拳、五雷烈火掌、水澤雷動術等等……

都是極為了不得的,威能極強的天級功法,或是地級圓滿。

以這些外門弟子的天賦,根本沒有參悟成功的可能。

外門弟子,人師佔據了絕大多數,地師恐怕只有三成罷了。

地師,想要練成閃電奔雷拳這等極強的功法,也幾乎沒可能。

除非像石堅這種,天生雷靈體!

殊不知,就連九叔這種氣運之子,都沒有修鍊雷法,而是選擇了劍道作為自己的攻伐手段。

更次一級的鄭子布,直接就主修最為基礎的符籙,但人家天賦也強,最終領悟出了八奇技之一,通天籙。

號稱符籙機關槍。

這才一躍飛天,實力暴增。

這些尋常外門弟子,連鄭子布都比不過,還想修鍊這些功法,簡直是愚蠢。

蘇宇看了一陣,便懶得再去看了。

這些茅山弟子,也大多自命不凡,選擇的功法,都相當厲害。

但也都極難修鍊。

日後,他們會吃到苦頭的。

蘇宇不再去看他們,轉身前往更深處去探查。

他需要的,是運用兵器的攻伐之術。

蘇宇一排排看過去。

能擺在這裡的功法,都是在地級以上的。

當然,天級功法也有,只不過相當稀少。

天級之上,暫時是沒有的,畢竟,天級功法之上,天師都近乎不可能修鍊成功。

茅山拿出來也是無用。

而且,那種等級的功法,對茅山來說,也是真正的底蘊,不可能輕易大範圍傳出去。

蘇宇飛快看過去。

其實,他比較傾向的,還是刀法。

走煉體之道,刀就很適合他,既有槍的霸道,凌厲,又有劍的輕靈詭譎。

算是取了兩者的優點。

雖說這兩方面,都趕不上槍和劍,但刀也有刀的優勢。

平衡。

各方面的平衡,代表着平庸這話不假,但蘇宇有能力,提高刀法的上限。

至尊骨在身,他的刀法,必然與其他人的刀法不同。

日後,他練刀,一刀出,便必然比用劍的敵人更靈活,比用槍的敵人更霸道。

蘇宇,有這個底氣。

只不過。

看了一圈之後。

蘇宇眉頭便不由皺起。

看了一圈下來,他並沒有發現合適的刀法。

不是太偏激,就是太過局限,上限不高。

這也可以理解。

在修行界,練刀的,絕對比練劍的少多了。

這樣一來,蘇宇就不得不面臨選擇。

走霸道之路,還是走輕靈敏捷?

這對蘇宇來說,也不難抉擇。

他的肉身,未來必然足夠霸道。

選擇的兵器,再太過霸道,其實並不能很好的發揮自己的優勢。

再霸道,能霸道得過至尊骨?

還是為自己補上一些輕靈、詭譎,更有助於戰鬥,殺敵。

更何況,現在在這裡,也只是選擇一門功法罷了,不代表他日後就不能改換其他種類的法器。

畢竟,以他的天賦,修鍊任何東西,都是手到擒來的。

現在就先選定「劍」作為自己的法器。

日後想換,再換就是。

打定主意,蘇宇直奔劍道功法而去。

劍法,茅山收藏極多。

當然,第六層,已經是地級、天級功法了,數量就急劇減少。

攏共也就只有十六本功法。

其中,十二本是地級功法。

三本是天級功法。

還有一本……

沒有等級!

蘇宇眉頭微皺,有些不解,但還是耐下性子,一點點看去。

沒有等級的功法,能放在這裡,可見茅山對其相當重視。

地級功法,蘇宇完全不考慮了。

直接看天級功法。

雪影劍訣、萬劍曲、雷霆滅世劍。

三部天級功法。

威能都極強。

雪影劍訣,可以透過劍術以及體內的特殊冰屬性法力,影響天地,形成冰雪領域。

萬劍曲,需要精通音律,一道劍氣,往往伴隨驚人的複雜音律,會影響敵人的思維、神智,甚至是情緒!

一首驚人的劍曲,往往能令敵人深陷其中,或怒或悲,甚至嚎啕大哭不能自已。

第三種,雷霆滅世劍,也是藉助雷霆,以雷霆與劍術搭配,爆發力極強。

蘇宇看着這些劍術,一時間有些恍惚。

高級的劍術,往往都是與其他的道相結合的。

天級攻伐類的功法,就不是給天賦平平的弟子學的。

他們拿了,也學不會。

蘇宇自然沒有這般顧慮。

但他也不會去選擇萬劍曲、雪影劍訣,這與他的修行路徑不符。

難不成,自己還要去從頭學音律,以及轉修,將一身法力變為冰屬性的?

沒道理這樣。

雷霆滅世劍,倒是很適合自己。

蘇宇沒急着選,又看向旁邊一本劍經。

書籍古樸,看着有點年頭了。

上面寫着青蓮劍經四個大字,筆跡遒勁有力,只是看着,便能察覺一絲鋒利的劍意,直衝天際,似有斬破萬物,萬劫不磨的氣魄。

這股氣勢,更是令他體內的至尊骨都在輕輕震蕩,散發出強烈的渴望來。

似乎,英雄惜英雄。

蘇宇感知着至尊骨的異樣,一時間,心頭大震。

至尊骨,何其霸道?

這青蓮劍經,竟然能令至尊骨有所感應,甚至隱隱欣賞?

所謂的至尊骨的反應,並非是至尊骨真正的有了意識,而是一種模糊的感知。

至尊骨,是完全屬於蘇宇的。

只是,類似於極品寶物,有着近乎於本能的感知。

青蓮劍經,竟然如此厲害?

蘇宇來了興趣,拾起青蓮劍經,翻開第一頁。

上面。

只有一句話。

「此功法殘缺,但疑似傳承自截教聖人弟子,潛力十足,茅山千年內無人練成。」

蘇宇道心大震。

與通天聖人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