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通體寒涼

第10章 你讓我噁心

「不是的,我沒有!這個我也不知道,是我爸爸和哥哥自作主張的!」她拚命的想要解釋,可是薄元鈞根本不聽。
「算了,既然都已經領證了,我暫時也沒有離婚的打算,那就這樣吧!我公司還有事,我去書房,你自便吧!」
他擺手打斷她徒勞的爭辯,直接轉身走人,只留給她一個冰冷的背影。
似曾相識的畫面,這次又出現了。如果薄元鈞聽到消息的話,他肯定又會認定一切都是他們一家人合夥想出來的吧?
這一次,她也不想再解釋了。
她努力了兩年,也沒有得到他的哪怕一點關注。既然這樣,那如果能讓他恨上她的話,那也不錯。至少這樣一來,他就不會這麼快的忘了她,不是嗎?
想到這裡,她不禁嘴角彎彎,竟然開心的笑了!
這樣一幕通過視頻直播傳遞到薄元鈞的眼睛裏,他危險的眯起雙眼。
孟星晴在一旁看到了,她就長長的嘆了口氣。
「哎,小雅現在心裏肯定很苦吧!從小她爸爸就重男輕女,她媽媽又走得早,留下她一直被這父子倆欺負。我聽說你們結婚的這兩年里,他們還利用小雅的關係來向你討要了不少好處?現在他們這是打算利用最後的機會獅子大開口,再從你身上撈一筆呢!只是這就可憐了小雅,她才做完手術沒兩天,身體都還沒有恢復,就被拖出來遭人指指點點。」
「她苦?如果真苦的話,她不會拒絕嗎?既然沒有拒絕,那就說明她是同意的。你沒看到她笑得這麼開心?」薄元鈞咬牙切齒的冷喝。
說著,他推開椅子站起來,拔腿就朝外走。
孟星晴臉色微變。「你去哪?」
「他們不是來找我要說法嗎?好,我現在就去給他們一個說法!」薄元鈞厲聲說著,人已經拉開門出去了。
樓下,蘇雅還沉浸在當年的樁樁件件中,心裏一邊嘲笑着自己的自作多情,突然聽到身邊的人群里一陣騷動。哥哥還猛地推了她一把:「薄元鈞出來了!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你心裏知道吧?」
她該知道什麼?
蘇雅疑惑中抬起頭,果然看到薄元鈞正大步流星的走出薄氏大樓,大步朝他們這邊走過來。
明明才分開幾天,可是再見到這個男人,蘇雅卻感覺仿如隔世。
他還是那麼意氣風發,一身合體的西裝穿在身上,脖子上打着一條深藍色的領帶——曾經孟星晴說過,他戴深藍色領帶最好看,後來他的領帶就全都是深藍色的。他們結婚後,她曾經給他買過許多其他顏色的,可他全都視而不見。
「老公……」兩年的習慣使然,在見到他的瞬間,她就下意識的叫出了這個稱呼。
但馬上,就聽薄元鈞開口:「蘇雅,你們就非得把自己給鬧上絕路才肯罷休是嗎?」
蘇雅微愣。「你在說什麼?」
薄元鈞冷笑。「不就是想逼着我妥協,讓你們家再繼續吸血嗎?不過不好意思,我不奉陪了!現在,我就把話放在這裡——從今天開始,任何人再敢和蘇氏合作的,那就是我們薄氏在商場上的對手!而對於對手……我向來會不遺餘力的剷除掉。這一點你們翻翻我過去的履歷,就能見到許許多多血淋淋的案例,應該就不用我再明說了吧!」
男人冰冷的眼底不見一點柔情,吐出口的話語更是好像在冷庫里凍了整整三年一樣,剛說出來就凍得人渾身發抖。蘇雅從身到心都涼了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