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初試華陽針法

第10章 在學校里出了名

  華風抬頭看了看,對着子琪小蜜到:天色不早了,你們回去吧,我和楊老師一起走。「說完,拉着鬱郁的手站了起來,開着車,向高速公路上開去。
  」你要幹什麼,不回去么?『
  『幹什麼回去,我們在車上玩一下嘛,這才有刺激,我村子裏還沒有太多車,還沒試過。「華風邪笑到,還看向鬱郁黑絲包裹的大腿,下身不由得挺了起來,手也不老實摸了過去。
  」開車呢,你幹什麼。真是大流氓。』鬱郁拍打着向她伸來地邪惡的手,還指了指前面,「看,前面好像發生了車禍,你不是醫生么,去看看。」
  華風掃興地看了一眼,高速公路旁車禍現場,只見一血人倒在欄杆上,華風知道自己不能在開玩笑了,這是一人命,再說自己祖上說過要用醫術報答世人,華風沒有猶豫,立馬停車,飛奔到人旁邊。在開車的沒有什麼事就是有一些輕微腦震蕩,夾渣一些外傷。可是在后座上,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倒在血泊中,其身上的兩出肋骨突出,手肘也骨折,身上動脈大出血,華風一下子拿出自己銀風針,快手快腳的封住了穴位,止血。看着老人因為自己醫治而痛苦,哀啼。心不忍,決定用這個華陽針法,來複位老人肋骨。華風腰間掏出銀針,對着中府,靈墟天突,紫宮等穴位扎了下去,依靠華風氣力,硬把突出肋骨壓回身軀。華風看老人,早已在旁看自己用一套自己從來沒有看見過的針法醫治他,不由得問:年輕人,我可沒有看見過一種用針讓人復骨的醫術,肯問,師承何方?「
  」我沒有師父,我是在自己家傳醫術上看的,俺叫華風。「華風聽了老人的話,不由得肯定老人也是一位行家,就裝出一副什麼也沒有見過的農村面貌,說話語氣都變了,搞的在旁的鬱郁一陣神經質。
  」難怪,原來是華家後人,我是D市人民醫院中科主任,也擔任D市副市長。你可以叫我張主任。我想讓小夥子你加入我的中醫行業可以么?我願意付你2倍工資,但你可以不在醫院上班,就希望你可以在需要幫助的時候來幫忙就可以了。不知道小夥子你意下如何?」張主任知道現在的年輕人不喜歡在一個工作崗位上獃著,也知道有能力的人不喜歡寄人籬下,就提出這個邀請,在他看來是沒有任何一個理由可以拒絕的。
  「張主任,我知道您在人民醫院的醫德很高,您這麼邀請我去,我也不好不去。但是我是有職業的,今天才剛剛到崗位上,我不希望別人用其他眼神看着我。所以我不能答應主任您。」
  華風一本正經得颳了下手上的血,也改了剛剛一副土包子的樣子,說到,「我雖然不是您醫院的醫生,但是有機會我還是會來看您的,還有您剛剛治好,休息一下吧,我叫了救護車,等下就到了,我走了。」
  張主任看着華風,笑道:我知道現在年輕人就喜歡自由自在,沒事,您剛剛答應我會來看我的,我就放心了,如果你以後考慮好,還可以來找我,記住我在D市第一人民醫院。「說完,老遠傳來了救護車聲音,華風對着張主任搖了下手,就拉着鬱郁走上豐田車,直接向鬱郁宿舍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