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晚梨陸明庭免費》 第1章

《夏晚梨陸明庭txt》 第1章

《夏晚梨陸明庭》小說免費閱讀,作者是夏晚梨,主角是夏晚梨陸明庭。書中精彩片段:夏晚梨死在離開陸明庭的第十年。她為了推開一個即將被大貨車撞倒的孩子,自己卻倒在了車輪下。鮮血不斷從她的口中湧出,將她的身下染紅一片。…《夏晚梨陸明庭免費》第1章免費試讀夏晚梨死在離開陸明庭的第十年。她為了推開一個即將被大貨車撞倒的孩子,自己卻倒在了車輪下。鮮血不斷從她的口中湧出,將她的身下染紅一片。她睜着眼,看着天空,腦海中竟然浮現了陸明庭的臉。沒想到,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她想念的,竟然是他。還有人在叫她堅持,說救護車已經來了。可是,她再也不想苟延殘喘地活着了。如果這是對她的懲罰,她認。她的意識開始變得混沌,她看見故鄉的山坡上,立着她的墳。然後,她看見了陸明庭。年復一年,他都會來看她。一如記憶中的挺拔俊朗,眉眼深沉,卻沉默不語。她看見年邁的父親對他說:「明庭,是我家晚梨對不起你。」他搖頭:「爸,晚梨她很好,是我沒福分。」她忍不住沖他大喊:「你不要再來了!你忘了我是怎麼對你的嗎?你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可是,他什麼也聽不見。有一年,他不再來了。她以為他終於放棄了。嗩吶聲在後面的山頭吹響,那是已經從孩童長成青年的陸奕霖,抱着他的牌位,走在最前面,後面是一隊自發而來的群眾。她瘋了似的跑過去。他怎麼會死?他這樣好的人,怎麼會死?陸奕霖大喊道:「哥,我聽你的話,把你葬在她的後面了。這樣,你就可以天天看着她,她也不會嫌你礙眼了!」他與她的墳,隔着一座山。他埋在她的正後方,他看得到她,她卻看不見他。他連死後,都這樣卑微地愛着。聽到這裡,夏晚梨只覺渾身都痛了起來,像是要立即魂飛魄散一般。鬼魂,也能感受到痛嗎?她哀嚎一聲,撲到了被紅色旗幟覆蓋的棺木上,掩埋的泥土不斷透過她透明的身體落在棺木上。他即將長眠於此。她在哭,卻沒有眼淚。她大喊道:「陸明庭,我不要你這樣!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愛你嗎?你想要讓我愧疚,讓我忘不了你對不對!陸明庭,你給我起來!」她嗚咽着,陰沉沉的天飄起雨來,她的世界,忽然一片黑暗。*夏晚梨再睜開眼,便看到了白色的帳子頂。她隨即環顧四周,紅磚的牆,紅漆的柜子,鏤花的窗,這不就是當年她和陸明庭的新房嗎?她隨即看向牆上掛着的日曆,1983年!床邊的鏡子里,一張艷麗又蒼白的面容映入眼帘。那是年輕時候的自己。她回到了21歲的時候?「你醒了?」一道高大修長的身影從門口邁了進來。陸明庭穿着軍綠色的褲子和白色襯衫,濕透的衣服將他的身材緊緊包裹着。隨着他走路的動作,健碩有力的大腿和手臂肌肉一起鼓動着,整個身型卻不粗壯,渾身都充滿着爆發力。常年訓練的原因,他的步伐堅定而有力,身姿挺拔又敏捷。夏晚梨就那樣,愣愣地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待他走到跟前,記憶中模糊的眉眼清晰起來。斜飛的劍眉英挺,狹長又銳利的鳳眸,薄唇輕輕抿着,每一處輪廓線條都俊朗得過分,卻又蘊藏着鋒利的寒意。這是她上輩子的前夫,現在的丈夫,陸明庭。他還活着,真好。淚意湧上眼眶,哽得她喉嚨生疼。她張開手,正想要撲進他的懷裡,卻聽得到他道:「如果你真的想要離婚,我成全你。」夏晚梨瞬間愣在當場:「離婚?」陸明庭看了一眼她潮濕的眼眶,眼中氤氳着不明的情緒,聲音暗啞又沉重:「你為了離婚,連命都不要了。」夏晚梨當場就愣住了。怎麼回事?回憶一幕幕襲來,她猛然驚覺,就在剛剛,她因為陸明庭伯母的一句話,加上對陸明庭積怨已久,逼着他離婚不成,就跳了河。是陸明庭救的她。可是,記憶中他的反應明明不是這樣的!夏晚梨一時半會也理不清個所以然來,她只知道一點,她不能再失去他!於是,她一把抱住陸明庭的腰,把頭埋進他的懷裡:「我不離。」隨着她的話音落下,她感受到陸明庭的身體僵了僵。然後是細微的嘆息聲傳來:「晚梨,我說了,我放你走。所以,你不需要再演戲了。」陸明庭的話刺痛了夏晚梨的心,一點一點,卻十分清晰。曾經她錯信他人,以為他不愛她,甚至誤會他很多事情,所以整天作天作地,使盡手段,只為了跟他離婚。所以,他以為她又是在騙他?無限的悔意在心中蔓延,夏晚梨只能將他抱得更緊。她抬起頭來,睜着淚蒙蒙的雙眼看他:「明庭,你不要我了嗎?」柔軟的樣子,可憐巴巴的語氣,是她未曾在陸明庭面前表現過的。夏晚梨靠着他,前襟很快被他沒來得及換下的衣服沾濕。胸前的柔軟緊緊地貼着陸明庭,比他微涼的體溫透過**的薄衫傳遞到身上。有悸動,也有生出的煩躁感。不該是這樣的。他想要伸手推開她,大掌才觸及她纖細的手臂,又是一陣觸動。太細,太軟了。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將她傷了。他甚至在這個時候,想起了僅有的那幾次的旖旎。她那一掌就被他扣住的纖腰,以及哭紅了的眼。這個時候的她,與那時的她是那麼的相像。陸明庭閉上雙眼,重重地呼出一口氣:晚梨,你快放開。」她以為他會心疼,會像過去無數次那樣,堅定地對她說:「晚梨,我不會和你離婚。」可是,他竟不為所動。夏晚梨抬眼,是他冷清的雙眸:「晚梨,是你不要我了。」聞言,夏晚梨連忙直起身,跪坐在了床上。她攬住了他的脖子,拉向自己:「我不放。」微微嘟起的唇,是淡淡的粉色,因為落水,臉色也有些白。她的身材是那樣纖細,他又是那樣健壯,她緊緊依偎着他,像一株菟絲花一般,柔弱可欺。陸明庭只看她一眼,那種想要破壞和蹂躪的衝動又冒頭了。夏晚梨把心一橫,對着他的薄唇就吻了過去。陸明庭反應不及,只避開了一點,卻陰差陽錯地把自己的脖頸給奉上了。微涼又柔軟的觸感,帶着淡淡的女兒香,讓他的呼吸一滯。夏晚梨甚至趁機輕輕咬了一下。陸明庭悶哼出聲:「嗯。」然後後退一步,避開了她。即便如此,他的大掌以及扶在她的腰間,在確定她穩住身形後,才放開手。他轉過身:「這段時間我在家,你可以好好考慮。爸媽和單位那邊,我會想辦法。」正說著,外面傳來一個婦人罵罵咧咧的聲音:「什麼玩意兒,我說錯了嗎?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還不是個不能生蛋的母雞?我說兩句怎麼了?她就要覓死覓活?也就是你家,才這麼當寶貝供着!」聞言,陸明庭和夏晚梨的臉色就是一變。陸明庭的臉上閃過慍色,回過頭對夏晚梨道:「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說著,就出了門。門外罵罵咧咧的聲音依舊不絕,夏晚梨坐在床上,小手不由得攥緊了床單。要不是潘月桂的辱罵和挑撥,自己又怎麼會憋着氣,一時想不開而跳河?她更是仗着自己是陸明庭的伯娘,整日來打秋風不說,還對他們家指指點點,攪得不安寧。若她以為自己還是當初那個任由欺負的夏晚梨,可就大錯特錯了!夏晚梨立即下床,撐着虛弱的身體,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