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愧疚和傷心,卻讓我挨了一生中最疼的打。
無從辯解,無處伸冤。
從那以後,家中生意蒸蒸日上,有夏婉琳想要的,爸媽總是第一時間給她,更是時刻警告我隨時讓着她。
只要夏婉琳一句身體不舒服,家人便如臨大敵。
而我也讓出了一切,更是因為她,讓出了自己喜歡了7年的男人。
我從洋洋家告別後去了趟醫院,回到別墅後已經晚上了。
進門後發現顧謹嚴早就在家了,見我回來迫不及待跑來一通責備:你怎麼回來這麼晚?
你知道你姐姐和爸媽多擔心你嗎?
我抬頭,定定看了他一眼,繞開他去拿杯子吃藥。
我一點點把葯倒出來,一顆顆吃着。
看我沒什麼反應,顧謹嚴愣了一下,輕輕抱住我的肩。
錦柔,我知道今天把你丟在婚禮現場是我不好,但那是你姐姐,而且你姐姐當年為了你的事情沒有了腎,對她的傷害還很大,這是欠她的,知道嗎?
所以別再胡鬧了。
顧謹嚴語氣不容置疑,像篤定我不會拒絕一般。
顧謹嚴。
我把他放在我肩上的手拿了下來,這樣的動作讓他一愣,分手吧。
他眼裡閃過了一絲不可置信,然後笑了笑。
錦柔,我說過了,現在別和你姐姐爭,大不了下周我補給你一個婚禮不就行了?
我說,我們分手。
我打斷了他的話。
顧謹嚴,你若是不愛我,大可以痛快解釋清楚,也好過我在你身上浪費那麼長時間,我的確鬥不過夏婉琳,可你憑藉她一面之詞就否定了我的所有,顧謹嚴,你就是個爛人。
我悲哀的笑了笑,打開了他抓着我的手,我的眼前一片模糊,胃在這時又開始劇烈疼痛。
你在胡鬧什麼?
顧謹嚴皺眉企圖打斷我,我輕輕揚了揚手。
顧謹嚴,我不要你了,夏婉琳不是喜歡你嗎?
我給她就是了。
我今晚搬出去,從此以後你和夏家,再與我無關。
顧謹嚴愣了很久,才知道原來我不是在開玩笑。
夏錦柔,能不能別再胡鬧了?
我都說了對不起了,你還想怎麼樣?
我是在幫你還債你懂嗎?
如果你姐姐在這時候出了什麼意外,你以後能好過嗎?
幫我還債,還到你們兩個人共喝一個奶茶吸管,還到兩個人在一張床上是嗎?
我輕輕的問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我愛了那麼多年的人好陌生,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