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想起那天的事情,媽媽和爸爸同時沉下臉色,性格爽朗的媽媽繃緊下頜,眸底壓着無法忽視的怒氣。
那天晚上媽媽看時間都快到九點了,我還沒有回來,打我的電話卻發現手機在客廳的沙發上,楚景潯的電話關機。
媽媽說風雨太大了,她擔心得不得了,只好敲開阿姨家的門去問問情況。
這一看媽媽當時就急了,將我從家裡帶走的楚景潯正坐在沙發上,一手摟着花蕊,一手給她喂水果。
媽媽問他我在哪裡時,他居然一臉的茫然,「夏妍還沒回來嗎?我們在街上就分開了呀。」
爸爸媽媽問清我們在哪裡分開之後,連傘也沒有打的衝出去找我。
街上光溜溜的,只有漫天風雨。
爸媽心急如焚,一家家的敲那些臨街的商鋪,詢問有沒有人看到過我。
那天風大雨急,好多商鋪在暴雨之前便關門回家了,他們能夠詢問的人很少。
後來一家寵物店老闆說,不久前曾經有120的車來過,好像有人掉在線井裡,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們要找的人。
媽媽和爸爸跑到醫院的時候,我已經躺在急救室的病床上開始輸液,身邊是那個好心的老爺爺。
聽完爸媽的陳述,我淡淡的笑了,心裏的哀傷像細細的溪水,緩緩流淌。
「我是真沒想到,栩杉那孩子這麼不靠譜……」許是想起當時的情景,媽媽氣得面頰通紅,雙眼充血。
「媽媽不生氣,這件事不怪楚景潯。我和他非親非故,他和女朋友一起離開正常。要怪就怪我不該和他出去吃飯,媽媽,以後不會了。」
爸爸和媽媽心疼的看着我,媽媽又哭了,嘴裏喃喃着,「傻孩子啊。」
好容易哄好爸媽,有人敲病房的門。
毫不意外,拎着大包小裹的衛叔和阿姨來了,後邊跟着局促的楚景潯,花蕊沒有來。
「問荷啊,小月醒了沒有?這次的事是栩杉這小畜牲的錯,我把人帶來了,任小月處置。打他罵他,我都沒意見。打得輕了,我都不答應。」
看到我醒過來,阿姨心疼的摸摸我的臉,眼裡全是愧疚和自責。
我從小在她眼前長大,這些年她待我真的很好,說是把我當成親生女兒來疼,也不為過。
阿姨把東西放在窗台上,一樣樣的往外掏,「小月,我做了你喜歡的粥,還有豆沙包,剛出鍋的,餡里多加糖了,保你喜歡。」
媽媽走過去阻止了阿姨的動作,把已經掏出來的東西又一樣樣的裝回去,「不用了,這裡什麼都不缺,辛苦你們跑這一趟。小月我們照顧得來,你們回去吧。」
阿姨看出了媽媽的冷淡,難過的紅了眼睛,「問荷,你別這樣。我只是給孩子做了一點點吃的,別拒絕我。」
她放下手裡的東西,把楚景潯拎到我跟前,「趕緊給小月道歉。」
楚景潯的面色很不好看,看我的眼神有些閃躲,被阿姨拎得腳步直踉蹌也沒說什麼,「夏妍,小月,對不起,我不知道……」
「不用,你沒做錯什麼,說什麼對不起啊。我沒事,你回去吧。」
約我出去的是你,將我扔在路上的也是你,如今說抱歉又有什麼用處?
要不是我遇上好心的老爺爺,如今我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那是你一句對不起就能挽回的嗎?
如果我早知道吃你一頓火鍋會讓自己面臨如此境地,死我都不會去吃的。怪只怪,我的意志還是不夠堅定。
所以,這件事,錯在我自己,與你楚景潯無關,我不需要你在將我扔下讓我一個人面臨生死之後,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
楚景潯似是感覺出我的冷淡,又往前湊了湊,伸出手想來探我額頭的溫度,囁嚅着嘴唇還想要說什麼,我側頭避開他的手,也阻止了他尚未出口的話,「我累了要休息,你走吧,不要再來了。」
也許是我的冷淡讓他不適,他愧疚的眼底浮上絲絲縷縷的受傷,「小月,從前你不會對我這樣的。」
我淡淡的笑,陽光有些烈,我眯起眼睛,「從前都過去了,我也已經為我的錯誤道歉,沒有必要再提起。」
十多年了,我都是把他當作神明一樣,從沒這樣對待過他。
我轉過頭閉上眼睛,不再看任何人。
病房裡靜悄悄的,只有幾個人的呼吸聲。
「老宋,這次讓小月受這麼重的傷,還差點傷及性命,錯全在栩杉。我們是來誠心道歉的,你……」
一貫儒雅溫潤的爸爸不禮貌的打斷了衛叔的話,他的聲音有些冷,也有些罕見的憤怒,「老衛,小月說不怪栩杉,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小月命大,沒死在井裡,我們知足。大夫剛剛說小月需要靜養,我就不送你們了。」
「就是,我們的女兒,我們自己會照顧的。楚景潯的道歉我們受不起,以後我們也不會再往上貼。小月要睡了,你們回去吧,不必再來了。」
媽媽從沒對阿姨這樣的冷漠過,她都是為我。
「小月。」阿姨站在我床腳的位置上,輕聲的叫着我。
我張開眼睛,笑着看她,「阿姨我沒事,真的。」
衛叔知道我爸媽在氣頭上,多說無益,橫了一眼楚景潯,帶頭轉身離開。
阿姨叮囑我好好養病,她會再來看我的,被我和媽媽拒絕了。
楚景潯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他站在門邊回過頭看了我好一會兒,似乎有很多話要說。
我裝作沒看見的和媽媽撒嬌,要她給我削個桃子。
我和楚景潯這一生的交集,在我掉進線井裡的那一刻,已經全線終止。
以後的我們就只是鄰居,我會管住自己,遠離他,但不會恨他。
說到底,其實他真的沒做錯什麼,只是不喜歡我而已。
是他約我吃的火鍋,卻是我願意跟着他出去的。
他把我扔在街上,帶着花蕊離開,也很正常。
錯就錯在那天的風雨太大,錯在線井的蓋子沒有人及時補上,錯在我自己不小心掉了進去。
僅此而已。
我喜歡他那麼多年,付出的心意不一定很快收回來。但我的理智會時刻提醒我,遠離他,忘記他。
這次的傷比上次墜崖嚴重得多,除了大面積的擦傷外,後背有個傷口縫了十六針,傷口在污水裡泡得太久,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