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那就讓你和尚偉費心,老師最好要找重點高中的,我和你姐夫就把我託付給你們倆口子了。
陳麗也沒數信封里有多少錢,直接把信封塞到了手袋裡。
不收錢的話,陳茹肯定有意見,懶得為這點事和陳茹扯皮,反正把我接到蓉城過暑假,除了補課的花費,陳麗還會包攬我的一切花銷。
陳麗花在我身上的錢,只有多沒得少。
陳茹的意思是明天就出發,我急不可耐地說道:現在才八點過,小姨又有車,不如我和小姨今晚就回蓉城,早點準備好,我也可以早點投入到學習中。
這話說的,又戳中了陳茹和聞東榮的心坎。
聞東榮心裏高興,還要做出一臉嚴肅的樣子訓斥我不懂體貼陳麗晚上開車辛苦。
陳麗自己不在意的說道:今晚回去也行,聞櫻隨便帶幾件衣服我們就能出發。
陳麗回老家一周了,很惦記在蓉城的兩個兒子,早一晚回去看看兒子們也好。
我二話不說就回房隨便裝了兩件衣服在書包里,跟着陳麗下了樓,陳茹囑咐我去了蓉城要好好聽話別給陳麗和鄧尚偉添麻煩,我都應了。
陳麗把車開出家屬院後還笑着說:我怎麼感覺你是一天都不想在家呆呢?
就那麼怕被你爸媽嘮叨呀!
我隨口應道:我想小傑和小皓了,想早點見到他們,姨父還答應了要帶我去耍。
我嘴上這樣說著,心裏想的卻是小姨真夠敏銳,自己的確是一天都不想在家裡呆。
在別人眼裡,我只是住了幾天院,有幾晚上沒和父母同處一室,在我這裡,重生前我已有兩年沒回過家,我很抗拒和父母獨處。
不過小姨能敏感察覺到我的情緒,怎會對姨父鄧尚偉那邊的異樣一點都沒察覺呢!
是太信任姨父了,還是已經察覺卻要假裝不知情呢?
不管是哪種可能,我都很心疼陳麗。
我不由再次思考起男朋友賀臻說的話。
上輩子、姨父那邊暴露後,小姨是太過草率的結束了婚姻。
我要是遇到同樣的事,絕對不會選擇原諒,我一直都覺得小姨離婚的選擇很果斷乾脆,然而一場離婚,讓小姨元氣大傷,很多年裡小姨都沒走出陰影,雖然在離婚時拿到了幾乎全部的財產,錢並沒有給小姨帶來快樂。
姨父鄧尚偉過得也並不好,我上大學時,鄧尚偉給我打過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