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3章 第二位鳳女?在線免費閱讀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4章 怎能虐待你的親妹妹?在線免費閱讀

此時

千里之外的京城。

一片竹林深深之所,小童手捧瑤琴侍立一側,一位白衣男子正端坐於竹林之中煮茶,茶香氤氳,與竹葉清香混合一處,此人背影清瘦,天空異色,竹林也一片金紅,讓那清雋身影也染上熱烈的暖色。

一盞茶未飲完,竹林之中突有四面土堆迅速隆起,將那身影圍困一處,而對方指尖微動,茶香水霧之中水珠懸停於半空,揮手之間,水珠如箭一般四散而去,冰晶乍破。

地上多了一隻碩大的灰鼠,被冰雪死死釘在 地上,還在不斷的掙扎。

杯中茶水平靜如昔,竟是一滴都沒灑落。

「此事已了,準備進宮吧。」

那人抬頭看了眼霞光四射的天際,輕輕皺眉,也未看腳下,只緩步踏出竹林。

微風輕動,一片竹葉飄落於他肩頭。

千雲帝國的皇宮之內。

當今皇帝長嘆一聲,垂目看向下首。

欽天監監正跪伏殿中,小黃門腳步輕快,向著龍椅之上的人稟報:

「陛下,安王到了。」

「快請。」

帝王眼中這才稍帶幾許亮光,自龍椅之上站起身來。

此時白衣青年自殿外逆光而來,眉目舒朗,姿容俊逸。一雙鳳目,清冷澄澈。

「雲夏。」帝王起身走下玉階,眉目間儘是笑意、

「皇兄。」燕雲夏低垂眉目,頷首躬身一禮,卻被皇帝一手扶住。

「好了,好了,莫講這些虛禮。你好容易來一次,先與朕對弈一局,來。」

燕雲夏搖了搖頭,輕輕抽回了手。看了看身邊的欽天監監正,垂首溫聲。

「臣弟是為鳳星一事來。」

帝王笑意一頓,再次長嘆一聲。揮手令監正起身。

「賢弟果真也是為此而來啊。」

監正上前一步,向燕雲夏微微拱手,言語之間也帶了幾分迷惑。

「此天象,丹凰破雲,金光出於東方,紫氣落於東南之地。是,鳳翔九天之意。」

「可十五年前,此天象已經出現過了,當時欽天監與五大宗門測算三天三夜,判定鳳星出於東南雲陽城蘇府。」

「而今鳳星神女傾凰殿下天賦卓絕,去歲及笄。陛下又訂下與儲君婚約,傳為佳話……這何來的第二位鳳女?」

神女乃是丹凰大陸鳳凰主神的化身,身負平定天下之重任。自古以來,神女出世,則必然傾舉國之力培養。是以推演鳳星是欽天監重中之重,更兼幾大宗門之力,千年以來從未出過差錯。

「恐是鳳星有異。」燕雲夏微微沉吟,「當往雲陽城探個虛實。」

「不錯。朕也正有此意。」皇帝輕輕點頭。

「正好,朕曾賜婚於蘇家長女。如今她已及笄一年有餘,雲夏正好替我往雲陽一趟,接神女來京都,擇吉日待嫁。藉機探明鳳星之事。」

「是」燕雲夏點頭應聲「對了,皇兄當派使者去雲海宗一趟。」

帝王略一思量,隨即朗聲笑道:

「是了。此事沒有人比雲宗主更了解的了。我這便派人往雲海宗一趟。」

燕雲夏微微頷首,正要告退,卻被皇帝拉住。

「正事已經說完,你今夜就在宮中住下,明日再啟程去雲陽」皇帝笑意盈盈,拉着他就走,「來來來,先與我對弈一局。」

白衣君子無奈搖頭輕笑,跟着帝王步履而去。

翌日。

蘇雉這一夜睡的極不舒服,床榻帶着一股難聞的潮氣,被褥也是潮濕單薄,這破床一翻身便咯吱作響,一夜下來腰酸背痛。

好容易捱到天亮,她乾脆起身,披衣出門。

小傻子被扔在這自生自滅已經七年,此處早已荒廢不知多久。她痴傻軟弱,總是圈在這院子里不見天日。

蘇雉伸個懶腰 ,輕巧的邁出這困了原主一生的院落。

天光明媚,陽光正好。

蘇府是雲陽城新貴,府邸雕樑畫棟,後園花團錦簇,和小傻子的破落小院形成鮮明對比。

太陽將身上照的暖融融的,好像驅散了身上那股發霉的味道,蘇雉深深的吸了一口乾燥新鮮的空氣。

她將目光放在一株乳白色的鳶尾上,只聽身後嬌蠻尖利的聲音響起,隨後她被重重的踹倒在地。

蘇雉伸手撐在地上,才避免了面前的鳶尾花被碾進泥土。

「誰把這野雞放出來的?!」

這言辭極盡惡毒之能事,不是別人,只能是那個把原主活活虐殺的三小姐蘇青鸞了。

蘇雉慢慢的站起身來,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脊背挺直,面色平靜的看向蘇青鸞。

原主記憶中的蘇青鸞面容一直是模糊的,這是蘇雉第一次看清她的臉。少女正是豆蔻年華,一張俏臉杏目圓瞪,臉上的表情異常猙獰。

她身後帶着幾個丫鬟,也是如出一轍的醜惡嘴臉。

這讓蘇雉想起筆下那些披着人皮的野獸露出獠牙的瞬間。她露出幾分輕蔑的笑意。

蘇青鸞覺得今天的蘇雉實在是太奇怪了,她既沒有像以前一樣傻笑着撲過來,也沒有看見她就瑟縮的躲進角落。

她眯了眯眼打量着蘇雉,終於知道那股怪異感從何而來。

「你的傷居然好了?」蘇青鸞有些詫異。

本以為她昨天下那麼重的手,這傻子就算不死也得半殘,這才第二天,那張臉卻已經光潔如初,甚至容貌更勝從前?

這怎麼可能?

她稍微定了定神,看着那張臉心頭驟然生出幾分不悅,她高高抬起頭,用鼻孔對着蘇雉,眼珠朝下的蔑視着她。

「你還真是打不死的賤命一條啊?怎麼?跑出來讓本小姐再賞你幾根釘子嗎?」

蘇雉實在是忍不住笑出聲來。實在是她這副舉動已經扭曲到了滑稽的地步。

這笑聲在蘇青鸞耳中就分外刺耳了。

她抬起手來,火焰便從掌心竄了起來。蘇青鸞有些咬牙切齒的瞧着她。一個碩大的火球便向蘇雉襲來。

經歷過昨天熾月的折磨,這火球在蘇雉眼裡已經有些寡淡無味了。

蘇雉抬起手來,輕輕鬆鬆的接住了。

再一揮手,火球直接消散。

蘇青鸞挑了挑眉,從腰間掏出一條鞭子,這一次卻灌注了靈力,整個鞭子散發出駭人的紅色。她冷笑一聲,揮着鞭子抽向了蘇雉。

這次蘇雉卻不敢用手去接了,在鞭子襲來的瞬間側步閃到一邊。

這大概就是靈器。蘇雉心想,將那九枚長釘拿了出來。

而第二鞭裹挾風勁而來,蘇雉連忙壓低身子,鞭子擦着他臉從上方掠過。

蘇雉咬牙,試着努力讓思維集中在手上的釘子上,果然見那釘子亮起些許微光。

她笑了起來,在第三鞭抽過來的時候她壓低身體向前衝去,手中的釘子從手中脫手飛向蘇青鸞,逼得對方不得不將鞭子抽回打落釘子。

而下一刻,蘇雉已經貼在她的面前,釘尖正正頂在她喉頭幾寸的位置。

「你……」

蘇青鸞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她的眼中甚至有些驚恐。

「你居然會還手。」

她嘴唇哆哆嗦嗦,才冒出這麼一句,卻見蘇雉出奇的平靜,甚至露出一抹微笑。

「我還不傻了呢。你沒發現嗎?」

手中的鞭子驟然脫手,下一刻,她便被狠狠踹到了地上。

蘇雉俯視着她。

以前蘇雉總是蜷縮成一團,髒兮兮的,以至於有時候蘇青鸞已經忘記了她還有站起來的一天。

她也從來沒有把蘇雉當做一個真正的人來看待。

而現在,那根無數次抽在這具身體上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兇手自己身上。

經過淬鍊的身體反應更加敏捷,蘇雉每一鞭都抽在了蘇青鸞躲不開的地方。每一鞭她都用盡了力氣。

每當蘇青鸞想要逃離,便會被鞭子抽的趴伏在地。這鞭子大概真的是不錯的武器,蘇青鸞很快沒有了掙扎的力氣,原本漂亮的衣裙也破破爛爛,透出可怖血色來。

「住手。」

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蘇雉手中的鞭子不受控制的脫手。

她終於停了下來。

那幾個跟着蘇青鸞的丫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逃走了。大概去請人撐腰了。

蘇雉輕輕笑起來,像蘇青鸞以前對她那樣,一腳踩在了蘇青鸞的頭上,抬眼看向一臉怒容的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