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4章 怎能虐待你的親妹妹?在線免費閱讀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5章 沒關係,勤能補拙在線免費閱讀

「夫人!夫人!您快去救救三小姐吧。」

彼時蘇家的當家主母王氏正陪着家主蘇允文用早膳,兩位侍女的求救聲讓王氏溫婉的笑意微微一僵 ,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蘇家主,又勾起一抹笑意。

「這丫頭,怎麼回事?又去哪裡野了。」

正在用餐的蘇家家主蘇允文慢條斯理的放下碗筷,瞥了一眼在院外跪着的兩個丫鬟,出聲詢問。

「鬧哄哄的,出什麼事了。」

「您快去看看吧! 三小姐她,她……」

丫鬟一下子卡殼,她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蘇雉,只是含糊的說。

「小姐她,她在後園被人打了!您可要給我們小姐做主啊!」

王氏自然是知道自己生的女兒是個什麼性子,一向只有欺負別人的份。心思流轉,可她面上依舊是一副溫婉寬和的模樣。

「胡鬧,怎的在自己家還能被打了?」

另外一位丫鬟搶過話來。

「是南院那位傻子小姐!」

蘇允文皺起眉頭來,到底是沒能想起來家裡哪來的所謂「傻子小姐」冷哼一聲,站了起來。

「荒唐!我蘇家人還能在自己府上挨打不成。」

「還不帶路!」

說著他起身往後園走去。

王氏倒是一下子反應過來那傻子小姐是誰,心下微微一沉,一種莫名的不安讓她還是跟了上去。

蘇府後花園。

帶着怒氣的蘇允文走進花園,便發現一個髒兮兮的瘦弱女孩正抓着鞭子抽在蘇青鸞的身上。

自己這個親女兒被抽的滿地打滾,好不狼狽。

簡直豈有此理!

蘇允文到底是靈台境的強者,他周身碧綠的靈力暴漲,蘇雉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壓力如同一把巨錘砸在脊背上,要逼得她不得不彎腰俯首。

蘇雉咬緊牙關,反而綳直了脊背,不肯低頭。

正當她專心致志的對抗威壓之時,手上的鞭子一空,轉眼就落到了蘇允文手上。

識海之中,雲獸軟糯的聲音從鳳凰空間傳來。

「主人,你現在還沒有開始修鍊,打不過他的!」

蘇雉冷笑一聲,她當然知道眼前這個人不簡單,想來這位就是把原主丟在一邊自生自滅的「親生父親」了。

她的目光停留在那站在不遠處的一對中年夫婦身上。

看來今天,仇人倒是都聚齊了。原主這麼多年的凄慘,不正是這所謂的生父一手導致的?

至於他身旁那位,那婦人保養得宜,妝容精緻,頗有幾分成熟的韻味,正是蘇青鸞的生母,蘇允文的繼室王氏。

在自己的記憶中,蘇雉也曾經過着父母疼愛的生活,父親疼愛,母親李氏又出身四大世家,自小便是千嬌萬寵的小公主。

可自從母親去世,蘇雉就不明不白的落水,一個堂堂嫡親小姐,竟然無人救治,生生燒成了傻子。

再此之後,王氏被扶了正,蘇雉卻被丟在一邊靠着下人接濟才千難萬險的活了下來。

原主的悲慘,若是沒有這位王夫人參與,鬼都不信。

蘇雉終於是鬆開了腳,她如今雖然是沒有修為的普通人,卻頂着靈台境的威壓挺直腰板。

「小雲朵,快告訴我怎麼調動靈力。」

蘇雉深知不能指望這便宜爹的良心,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要是蘇允文出手,她絕對不能抗衡。

「這,主人你現在學來不及的吧?」

雲獸着急的詢問,還是語速極快的回答了蘇雉。

「靈氣儲藏在丹田,丹田內有靈珠,主人你用心感受靈珠,然後引導靈珠進入身體,再嘗試將其外化……」

「哎呀,普通人熟練掌握還需要在學院不斷修習,這哪是一兩句講得清的?」

鳳凰空間內,雲獸急的直掉眼淚。

蘇雉卻依舊平靜。「沒關係,這樣就夠了。」

她凝聚心神,咬緊牙關才催化出那麼一絲的靈力,輕輕勾住了袖子里的長釘。

蘇允文收起威壓,看着眼前的女孩輕輕皺眉。

「哪裡來的乞丐,竟敢潛入我蘇府。」

乞丐?

蘇雉笑了起來,那張乾淨的小臉直視蘇允文,眼神亮的驚人,她在蘇允文又驚又怒的眼神中慢慢逼近。

「我親愛的父親,你怎麼認不出了?我可是你的親女兒啊。」

「你忘記了嗎?」

蘇允文的眼神迅速轉變為驚恐。

「您忘記了嗎?蘇家祠堂,是您親手給我改了名字。」

「您痴傻的女兒不傻了,您該高興才是啊。」

當蘇雉走近的時候,蘇允文才徹底看清她的容貌,像極了故去多年的夫人李氏。

他終於想起早已被遺忘的,跟自己的大女兒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生的二女兒。

少女的眼神讓他有些不敢直視,他有些生硬的將目光轉向重傷的蘇青鸞,清了清嗓子,試圖繼續維持威嚴的形象。

「就算如此,你怎能虐待你的親妹妹!」

「虐待?」蘇雉的笑意帶着森森寒冰,「我不過是在她打我的時候還她幾鞭子而已,她蘇青鸞把我綁在太陽下暴晒,拿着釘子往我身上扎的時候。」

「怎麼沒有人說一句,這是虐待呢?」

「蘇青鸞讓人壓着我給她磕頭,給她擦鞋的時候!怎麼沒人說,這叫虐待?!」

蘇雉步步前進,逼得蘇允文忍不住的後退,眼神又驚又怒。

他或許確實把這個女孩拋之腦後,可不可能坐視自己的女兒被如此虐待。

王夫人豈能不知道自己夫君的脾氣,趕忙出聲打斷蘇雉的話。不着痕迹的擋在兩人中間,出手去扶髒兮兮的蘇雉。

「好了,二姑娘剛剛恢復,恐怕還不是很清醒。老爺你也是,快別說了。」

「春橋,還不快帶二小姐去沐浴更衣?叫人把雲翳閣收拾出來,讓二小姐住。」

王夫人這一通安排下來,蘇允文的眉眼也舒展了些許。

他讚許的瞧着王氏,輕輕點頭。「就聽夫人安排。」

蘇雉瞧着這兩人一唱一和,掌心的長釘被死死的攥着。理智告訴她現在絕對不是撕破臉的良機,只能徐徐圖之。

她的目光從王夫人身邊掠過。最終還是選擇跟着春橋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