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6章 哪有奴才嘴賤的份在線免費閱讀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7章 留下青松在線免費閱讀

在外人眼裡,蘇雉這一覺就睡到了日暮西沉。

當蘇雉伸了個懶腰回到現實的時候,她的實力已經到達赤靈境七階了。

不到一天的時間連升七階,如果讓人知道,恐怕都要驚掉了下巴。不過對自己的修鍊速度一無所知的蘇雉還覺得這個進度實在太慢了。

她張開手,掌心的火焰凝聚成一團赤紅色的火球。此時月亮從門外進來,火球轉瞬消失。

「小姐,您醒了?要起身用晚膳嗎?」月亮老老實實的行了個禮。

「嗯。」蘇雉輕輕應了一聲,隨手撥了撥有些散亂的頭髮下了床。

鳳凰空間內不知日月,自己感覺已經修鍊了很久,其實只過了半天。

星星端着水盆進來,為蘇雉洗漱梳妝。這兩個姑娘一看就是剛來沒多久,星星的動作輕柔的有些過分,只是梳了個簡單的髮飾。蘇雉不用回頭都感覺的到她鬆了一口氣。

「梳的很好看。」蘇雉朝星星溫和一笑。

這一笑,瞧得星星微微一愣。蘇雉那張臉本就生的好看,星星被誇的臉頰泛紅。

「小姐不嫌棄奴婢手笨就好。」

之前聽說二小姐好了後就有點瘋魔了,見人就打。這不是很溫柔嗎?

去領晚膳的月亮還沒回來,蘇雉便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星星聊着閑天。星星性格靦腆,又生怕自己壞了規矩,但耐不住蘇雉無聊,也算聊的有來有回。

兩人正聊着,月亮提着食盒走了進來。

蘇雉非常自然的拿了三副碗筷:「坐下一起吃吧。」

蘇府素來沒有主子與下人一桌吃飯的規矩,星星月亮互相對視一眼,躊躇着不敢坐。

「怕什麼,我也不是什麼正經小姐,我一個人吃有什麼意思,我們一起還能聊聊天解解悶。」

蘇雉一手一個把她們摁座位上。

兩個小姑娘單純的很,蘇雉又是個沒架子的,一邊聊一邊吃,倒還算有滋有味。

而蘇雉也得到了有關這個大陸更多的信息。

這是一個名為丹凰大陸的異世界,顧名思義,鳳凰是這個大陸上的主要信仰。鳳凰主神隔幾百年左右就會化身一個鳳凰神女降世。神女在丹凰大陸備受尊崇,地位超然於四國皇室之上。也只有所謂的「鳳星神女」以「鳳凰」二字為名。

據說神女將為大陸帶來盛世,結束災難。因此四國之中也有「鳳星所向,天命所歸。」的說法。

所以四國也都有測算鳳星降世方位和時辰的機構。一般情況下,鳳星降世的時間與地點不會有重合之人。

但好巧不巧,這一代的鳳凰神女不是別人,正是蘇家大小姐——蘇傾凰。

蘇傾凰是蘇青鸞一母同胞的親姐姐。不過有趣的是,這位天命神女和蘇雉乃是極為罕見的同年同月同日幾乎同時落地。

當時誰也不能確定誰才是真正的鳳星,不過當時蘇雉的母親尚在人世,所有人都更傾向於嫡女蘇雉更有可能是鳳凰化身。直到蘇雉意外落水,之後就燒成了傻子。

這神女,自然就只剩下蘇傾凰一個可能。

從那一天開始,蘇傾凰就成了蘇府的大小姐,尊貴的鳳凰神女,受人尊崇。

而原主被人押進祠堂改了名字,本人摁着腦袋不知道磕了多少個頭,跪了三天三夜水米未進,最後才被扔進了鳥不拉屎的南院自生自滅。

這些記憶,有的在小傻子腦袋裡早已模糊,只有祠堂上磕破的血跡依然在腦海中清晰可見。

「哼,明明主人才是真正的神女,這些人真是魚目混珠。」

鳳凰空間內的雲獸與蘇雉心靈相通,憤憤不平的吐槽。

「都是過去的事了。」蘇雉抬手輕輕撫摸着額頭,上面的疤痕依舊清晰。

小傻子受過的傷,她會一個一個的還回去。

不過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她身邊要聚攏幾個可信之人。

當初自己挑中星星和月亮,也是看在她們兩個心思單純,即便是王夫人的眼線,也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

但是後宅之中本來就是王氏的天下,自己身邊如果沒有可信之人,那就是徹底的孤立無援了。

提到心腹,這府里唯一在原主被痴傻之時還伸出援手的,就是青鬆了。

青松是原主母親的陪嫁丫鬟,與原主母親一同出自四大家族的李家。後來蘇雉的生母病死,青松也被調去做粗活,這些年不知道受了多少打壓。

原主被丟在南院,也是她一直帶着女兒織錦照顧原主。

當年若不是她,蘇雉恐怕早就被凍死餓死了。

現在蘇雉終於走出了院子,於情於理都應該去看看青松。

這樣想着,蘇雉走出了雲翳閣。

蘇府的後廚是管着府里上上下下的飲食,除了王氏和大小姐蘇傾凰單獨開了小廚房,其餘主子的飲食都由後廚來管。

後廚管事周嬤嬤是王夫人身邊丫鬟春橋的表親。長得膘肥體壯,一看就是在這為主沒少撈油水。

蘇雉進門的時候,正好看到青松費勁的收拾着泔水。周嬤嬤則帶着幾個廚娘婆子坐在一邊大吃大喝,一邊嘲笑一邊看着青松一個人吃力的搬着泔水桶。

「快點!幹什麼吃的!」

周嬤嬤將一塊肥肉放進嘴裏,罵罵咧咧的站起身給了青松一腳。

青松沒有注意身後,挨了這一腳之後整個人都差點撲進泔水桶里!

還好蘇雉及時衝過去將人扶住。

青松心有餘悸的站起身來,看向身邊的蘇雉,眼睛微微一亮。

「小姐?」

「是我,青松姑姑,我來看看您。」

眼前的小姑娘笑容和煦,目光清明,哪還有一點痴呆的模樣!

青松眼中的欣喜簡直要溢出來。就連聲音也忍不住顫抖。

「你……」

「是,我不傻了。」

青松的眼淚瞬間就下來了,她慌亂的抹着淚珠,努力不讓小姐看到她的窘迫。另一隻手在自己的衣服上反覆擦抹。

「好,好啊,小姐好了。夫人在天有靈也一定會高興的。」

「還不趕緊幹活!磨磨唧唧的。」

周嬤嬤見兩人當著他的面旁若無人的聊起來了,惡聲惡氣的打斷。

「什麼狗屁在天之靈,我呸,咱們夫人活的好好的。你再嘴賤一個試試。」

周嬤嬤滿嘴髒話的走到青松面前,揚起手來就扇了過去。

巴掌還沒落下便被蘇雉牢牢的攥住了手腕。

「主子講話,怎麼還有奴才嘴賤的份?」

蘇雉挑了挑眉,有些嫌棄的將她的手甩開,隨即動用了靈氣,掄圓了手臂一巴掌把周嬤嬤扇倒在地。

周嬤嬤碩大的身軀被蘇雉一個巴掌扇倒在地,她的右臉高高腫起,趴在地上半天站不起來。

蘇雉再沒看她。

「青松姑姑,我帶你去見夫人。」

蘇雉笑眯眯的拉着青松的手走出後廚,哪有半分方才的暴力模樣。

青松被自家小姐這一巴掌嚇住了,也沒反應過來,乖乖的跟着蘇雉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