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8章 嘴尖皮厚腹中空在線免費閱讀

系天命!撼乾坤!至尊神凰傾世間第9章 熔爐異火——赫赤!在線免費閱讀

自從蘇雉從王氏手上要走青松之後也,雲翳閣的吃穿用度就整體差了不少。光看中午的飯菜,已經從葷素搭配變成了全素了。

蘇雉看着眼前的炒青菜和燴馬鈴薯,興緻缺缺的放下了筷子。

「這已經是我這個月第八次見到馬鈴薯了。」

王氏那個老狐狸,這是故意給她下馬威呢。

青松見她那副沒胃口的樣子,憂心忡忡的嘆了口氣。

「若不是因為奴婢,夫人也不至於這麼針對小姐。」

「姑姑可別這麼說,我在這府里,需要姑姑照顧的地方多着呢,就算天天啃白菜,我也要把您請來啊」

蘇雉彎眸晃了晃青松的衣袖,眨了眨眼睛衝著青松撒嬌。

「好啦,你們快吃吧。小姐我出府逛逛。」

順便找點葷腥。

蘇雉笑眯眯的擺了擺手,隨後大搖大擺的出了門。

正要邁出蘇府的時候,卻被守門的小廝擋住了去路。

「二小姐,夫人說二小姐需要靜養。」

小廝面無表情。絲毫看不出來恭敬的意味。

蘇雉暗暗咬牙,這才知道王氏那句「靜養」居然是這個意思。

丹凰大陸修行之風盛行,自然對女子也沒有那麼許多限制,即使女子也可以走上街頭。

王氏是想把她困死在後宅?一個痴傻又清醒的女孩,接觸不到任何外界的信息,沒有修鍊的知識,又哪有出頭之日呢?

真歹毒啊,這就是宅斗嗎?

蘇雉心中腹誹,也不在這浪費時間,轉身找了個沒人的牆邊。

她靈力匯聚於足底,瞬間發力,身形高高躍起,跳出了牆外。

「不錯,靈力運用的越來越熟練了」

蘇雉笑眯眯的誇自己。

鳳凰空間內,熾月冷哼一聲。

蘇雉只覺得耳邊的風灼熱了一瞬,熾月便站在了她身邊。相比起來空間內模樣,現在的熾月顯得低調了很多,身上暗紅色的火焰收斂了下來。一襲紅衣看上去更像是個正常人。

「真是自戀。」熾月瞥了一眼她。

之前她擔心被蘇家人察覺,一直都是在鳳凰空間與雲獸和熾月溝通,現在出了蘇府,雲獸立刻鑽了出來,撲進了蘇雉懷裡。

「主人!」

蘇雉心滿意足的揉着雲獸毛茸茸的腦袋,柔軟的觸感讓她格外滿足的眯了眯眼。

蘇雉所在的雲陽城位於千雲帝國北部,也算繁華。

街道上形形**的叫賣聲,年輕男女在集市穿梭着。店鋪林立,有的賣一些生活用品,也有賣各色修鍊用的丹藥法寶。

她本來是想出來找點吃的,結果現在身上一分錢也沒有。她將目光移到熾月身上。

「別看我,沒錢。」熾月面無表情。

「主人他有錢!」下一瞬小雲獸軟軟的聲音就給他當場揭穿。

「赫赤之火是五大業火之一,有熔爐異火的稱號,是頂級煉丹煉器的珍寶。」

「他只要分一點火焰,咱們就一夜暴富啦。」

此話一出,蘇雉看着熾月的眼神立刻亮了起來。

熾月往後退了一步。

那一人一獸看搖錢樹的樣子讓他不適。

「想都不要想。」熾月正色,「本座不可能賣身。」

「哎呀,怎麼叫賣身,只是一點點小火苗而已。」

蘇雉眉眼彎彎的抓住了熾月的胳膊。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瞧着他。

熾月盯着蘇雉的臉看了幾秒,默默的移開頭。

「下不為例。」

「熾月是個顏控啦。」雲獸趴在蘇雉的肩膀上笑嘻嘻的低聲說著。

熾月一臉彆扭的召出一簇暗紅色的火焰,火焰看不到焰心,顏色暗紅,紅中帶紫,說不出的綺麗。

在蘇雉眼裡,那是閃動着無數金錢的氣息啊!

蘇雉小心翼翼的接過火焰。

「到時候召出來就行啦。」雲獸開開心心的在空中打了個滾,「畢竟我們現在沒有取火罐。」

手裡握着無價之寶的蘇雉瞬間來了興緻。走進了雲陽城最大的一家拍賣行——萬盛拍賣行。

萬盛拍賣行放眼整個千雲帝國都實力雄厚,其背後的盛家,是千雲帝國的頂級世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據說富甲天下。

作為頂級的拍賣行,萬盛拍賣行坐落於雲陽城最繁華的地段,裝潢富麗。那懸掛着的牌匾竟是用一整塊的黑色靈石雕刻而成。

蘇雉雖然恢復了身份,但是穿着的都是些蘇傾凰不要的舊衣服,蘇雉身形瘦弱,穿着並不合身,加之沒有任何朱釵裝飾,看上去身上就寫了沒錢兩個字。

不過出於職業素養,拍賣行的引路小姐依舊非常禮貌的接待了她。

「您好,這位姑娘,您是來購買拍品呢,還是用東西委託我們拍賣呢?」

「我們委託拍賣。」

蘇雉禮貌的微笑,神色從容,姿態挺拔。

「那我們帶您去面見我們拍賣會的鑒賞執事。」

引導員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隨後禮貌的帶着蘇雉走向了萬盛拍賣行的三樓。

萬盛拍賣行的規模極大,一樓是作為拍賣的主會場,二樓則是只有拍賣行的貴賓才能進入的包廂。

至於三層,就是用來接收拍品的地方了。

萬盛拍賣行的鑒賞師是整個千雲帝國都享有盛名的存在。

那位正在值班的鑒賞師上下打量了一下蘇雉,見她衣着簡單便輕蔑的移開了目光。

「錢先生,這位姑娘有拍品要來鑒賞一下,您給看看?」

引導員的臉上帶上討好的笑意,湊上去說。

「沈檸啊,以後帶人來也要有眼色,不要什麼人都往三樓領。」

那位錢先生斜着眼睛輕蔑的敲了一眼蘇雉,絲毫不掩飾語氣里的鄙夷。

「我們是拍賣行,不是什麼垃圾回收站。這以後誰家的破爛都要來鑒賞,豈不是累死我們這些鑒賞師?」

「這……」沈檸的臉色有些掛不住,一臉歉意的看着蘇雉。

「您別介意,錢先生是很有資歷的鑒賞師,就是脾氣不太好。」

沈檸小聲的給那位錢先生找補着。

又討好的走上去恭恭敬敬的給錢先生說著好話。

「我看這位姑娘氣質不凡,行事也張弛有度,不像是個會拿尋常東西來惡作劇的樣子,您就給看兩眼。」

「沈檸,你眼睛瞎了吧。」錢先生眯着眼睛瞅着蘇雉那身過時的舊衣「就這你也敢說氣質不凡?」

「以後不要什麼人都往上帶!你要是這點腦子都沒有,就趁早滾蛋!」

沈檸被他吼的一抖,小姑娘的氣勢瞬間弱了下去,連聲音也帶了哭腔。

「可是,可是少主說過,不論什麼樣的客人都應該一視同仁……」

她的聲音又細又小,根本不敢抬頭。

「你這個死丫頭!」

蘇雉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幾步把沈檸拉到身後。

錢先生這傲慢的態度讓蘇雉最後一點耐心也消耗殆盡,對於這種沒事找事的人她向來不假辭色。

「這位先生,你真以為你在這拍賣行混上個幾年,就有資格在這裡犬吠了嗎?」蘇雉挑挑眉頭,用同樣輕蔑的目光打量了這個中年人幾眼。

「我看你腦袋上沒幾根頭髮,現在看腦袋裡也是空空如也吧。」

「你還沒看過我的拍品,就在那裡自說自話,大呼小叫。人家給你臉面,你還真把自己當大頭蒜了?」

「你!」錢先生摸了摸自己光禿禿的腦袋,氣急敗壞的指着蘇雉。

「你什麼你,你瞧你那個樣,嘴尖皮厚腹中空,你眼高於頂,我還不願意讓你看我的拍品呢!還在這欺負人家小姑娘,真當這拍賣行是你家開的了?」

錢先生氣的渾身顫抖,硬是沒從蘇雉連珠炮似的怒懟里找到回嘴的機會,面色悲痛的狠狠拍着桌子。

「老錢啊,誰又把你氣的拍桌子啦?」

此時一道蒼老而厚重的聲音從蘇雉身後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