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仙:機械師第9章 遇險在線免費閱讀

修仙:機械師第10章 印記在線免費閱讀

正當他閉上眼睛,打算甩甩頭,擺脫這種難受的時候,突然發現即便是閉上了眼睛,也能看得見四周事物。

伍銥不確定的摸了摸額頭,那裡很光滑,什麼都沒有,但隨着手掌遮蓋,又看不見事物了。

而且令人覺得可怕的是,就在剛剛,他居然看見自己的手朝着眼睛按來。

「這……」

伍銥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很明顯,他額頭上應該是長了只摸不着的眼睛。

他好奇地閉上雙眼,僅憑額頭上的眼睛去看外界,發現和自己雙眼看到的沒有任何不同,就在這時,他發現遠處站在車頂上的那人身上竟包裹着一層淡淡的藍色能量。

「修者?」

不知為何,伍銥本能的就想到了修者,為了驗證,他在手中凝聚出少量靈力,再一看,果然和那人一模一樣。

見那人是修者,伍銥一高興,就把眼睛這事給忘了,連忙跑到隊伍前頭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李爽。

「李大哥,他們很有可能是聽到廣播前來救援的人,孩子們走了那麼久,都累了,而且還有那麼遠的路要走,怎麼受得了,如果,如果能搭他們的車,那就不必這麼辛苦,況且他們是修者,有他們護送的話,會更加安全。」伍銥興奮道。

李爽皺起眉頭,略作沉思隨即換了個方向,帶着隊伍往更遠的方向走去,決定繞過那幾個人。

他一邊走一邊說起了以往跟着首領去救援的事迹:

「有一次,首領讓我帶上機甲,邁着大步,去滅了一小波蚜團,全是普通蚜,那次我們是聽到廣播去救援;後來有好多次,我們六個人開卡車出去,什麼都沒帶,那次碰到的蚜團數量很多,我們等蚜團離開之後第一時間進去搶黃金,搶糧食。」

他點起自製捲煙猛地吸了一口接着回憶道:「記得還有一次,那次我們糧食斷絕兩天,所有人吃不上飯,也是聽到了廣播,當晚去的晚了,什麼都沒撈着,還被搶佔要塞的勢力趕了出來,於是我們追上一群搶糧食的人,奪了他們的車和糧。」

「後來我們在他們的包里還發現有血印的金條和氦三能源棒。出來救援或撿漏本來就有生命危險,誰會帶這些貴重物品,你猜那些東西,他們是怎麼來的?」

伍銥從不認為自己的腦子好使,想了想,選了個最簡單的答案,問道:「地上撿的?」

「咳咳咳~」李爽當即被這意料之外的答案驚的嗆到了煙,咳的面紅耳赤,指着一臉疑惑的伍銥憋了老半天,憋出句:「你給我撿一個試試!」

還是顧雪怡聰明,只聽到後半段話就明白了李爽的意思,解釋道:

「那求救的要塞肯定是有人帶着貴重物品逃出去了,就像我們現在,然後有人殺了他們,搶了貴重物品。」

「你是說?」伍銥瞪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

他不敢相信前來救援的人還有可能會趁火打劫!

「嗯,別把人心想的太善良。」李爽嘆氣道。

明白過來的伍銥連忙跑到隊伍後方,讓那些成年人去抱起快走不動的小孩,抓緊時間繞過這段地帶。

就在此時,卡車發動,那群人走了。

然而還沒等伍銥鬆口氣,他馬上又緊張起來,非常緊張,緊張到甚至忘了呼吸。

是什麼東西在奔跑,身體與雜草摩擦發出「唰唰唰」的聲音,由遠及近,目標很明確,正朝着隊伍快速逼近。

「跑,快,快,快跑!」

伍銥驚恐大叫,同時從身後抽出一把出來之前順手拿到的砍柴刀,整個人如臨大敵。

整個隊伍在這個時候奔跑起來,所有孩子都跑到了前面,躲在了迅速後退的大人身後。

他們稚嫩的臉上滿是慌張,呼吸急促,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那半伏着身,拿着砍柴刀的男子,當草叢中突然跳出三隻人形怪物時,都被嚇的大叫着跳了起來。

三隻蚜,其中一隻頭上有白球,為一階蚜,即一品一階,另兩隻為普通蚜。

伍銥後退兩步,如此三隻蚜全在他的前方,在視線之內,可以有效攔截,防止它們跑到後方人群中去。

「吼~」

一階蚜的氣勢明顯兇狠的多,它吼叫一聲率先撲了上來,鋒利的爪子朝着伍銥面門撲去,眼睛則死死盯着伍銥頸部血管,獠牙微張,隨時準備一口了結對手,就如同正在揮舞爪子,狩獵的獅子一般。

兩隻普通蚜則如同體型相對較小的野狼,它們上來就要張嘴撕咬獵物的血肉,一看就知道不是狩獵高手。

「唰」的一聲,伍銥剛避讓開,臉上已經多出兩道血痕,皮被刮破,鮮血直流,火辣辣的疼。

一個照面就吃虧,對此,伍銥絲毫不覺意外,他反應本就相對慢一拍,一開始沒有受到致命傷,他便已經知足。

但是,對於廝殺,他從來不會輕易退讓。

小時候經常被欺負,那時他明白一個道理:鬥志要是沒了,那戰鬥就會一邊倒。

「你們也得付出點代價!」

莫看伍銥平時老老實實,有點呆,看似人畜無害,然而此時卻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他臉上毫無表情,眼神冰冷到讓人覺得可怕,就如同草原中的一隻久經沙場的狼王。

伍銥抽刀回身,他寧可手臂上再被咬出一道血口,也要在敵人身上刮出點什麼。

那砍柴刀背圓刃平,除木頭刀柄外,渾身鐵鏽,若用來砍柴可未必好用,不過它好歹是把刀,在伍銥十多年不曾停止鍛煉的體魄加持下,它由下而上傾斜着,揮出光影,切入皮肉,沿骨一削。

那手臂在鮮血噴出之時,骨頭上的雪白清晰可見,又隨着血流噴涌,被染成了紅色。

一塊長條形的肉垂掛下來,搖搖晃晃。

伍銥連退數步穩住身形,他體內靈力激蕩,一方面用來加速傷口癒合恢復,另一方面附着在砍柴刀上,用來增加鋒利程度。

這時他額頭上的黑色印記再次浮現,相比擁有修為之前,那印記明顯濃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