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2章 溫情在線免費閱讀

玄幻:純陽之體偶遇中邪毒聖女第3章 復活邪道榮在線免費閱讀

純陽之體血氣方剛,面對如此主動的女子,張正怎麼可能會示弱。

他前世經驗豐富,面對冷雪的索取,主動回應。

抱住冷雪腰肢的雙手也開始變得不老實。

上下其手,穿過破碎的衣服,輕輕撫摸着那潔白細膩的皮膚。

冷雪也在這樣的刺激下,釋放了體內的藥性。

至家族被滅後她一路顛沛,數次經歷生死,身心早已疲憊,內心早已找不到可以寄託的港灣。

今日她似乎找到了,在張正將他摟入懷裡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已經動搖。

就放縱一次吧,就這一次,將這些年壓抑的情緒都釋放出來。

有了這樣的覺悟,冷雪開始瘋狂的回應着張正。

嬌軀在張正的懷裡不斷扭動。

「混蛋,給老子住手!」

飽含殺意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邪道榮頭髮都氣的炸了起來。

自己被追殺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下藥成功,即將摘取果實的時候,半路上竟然被人截胡了。

身為魔頭,這怎麼可能忍!

含怒出手的邪道榮速度比方才快了數倍。

探出的手上布滿密密麻麻的黑色魔氣,瞄準的正是張正的頭顱。

砰——

緊急時刻,張正被冷雪甩飛了出去。

隨即她撿起方才自己掉落的長劍,催動秘法,眉心處一個鮮艷的蓮花印記一閃而逝。

手中長劍如同離弦之箭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飆射了出去。

暴怒出手的邪道榮臉色只來得及露出一抹震驚和恐懼,便被那長劍直接擊中了胸口,整個人被長劍裹挾着插入了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被定死在了那裡。

「呼~呼~呼~」

「准聖女任務完成,我可以和她們同台競技了!」

激發家族秘法的冷雪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胸腔不斷起伏。

很快,她的身體開始變得通紅,劇烈的燥熱將她的身體給包裹。

溫熱的汗水浸**她那原本就已經不多了的衣服。

將她那傲人的曲線展現得琳琳精緻。

將邪道榮一劍刺死後,冷雪臉上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遠處的張正一時間都看呆了。

一來是驚於這個女人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

二來是這個女人的顏值與身材竟然如此恐怖。

方才自己將其抱在懷裡,親嘴,而且還伸舌頭了。

自己怕不會被滅口吧。

心中胡思聯想間,躺在地上的張正索性眼睛一閉,裝死算了。

身體原主人毫無修為,想要反抗,那是不可能的。

近了。

張正聽到了那女子朝她走來。

然後感應到她似乎站在了自己的旁邊。

「得罪了……我就釋放一次。」

虛弱卻帶着難以抑制的渴望的聲音響起。

張正以為自己要被嗝屁了。

可小腹上卻傳來了一陣擠壓感。

睜開眼睛一看。

頓時,眼睛瞪的滾圓。

冷雪坐在張正小腹上,眼神早已迷離。

雙頰緋紅,一顆顆顆晶瑩的散發著香氣的汗珠從她的脖頸處滑落。

直到滑落進了那一抹溝壑中。

冷雪難以自制的俯下身子,因為藥性的作用,有些發燙的紅唇再次印在了張正的嘴唇上。

張正也同樣被牽引住,純陽之體瘋狂迎合。

在這一刻,兩人的心跳開始統一。

身體也逐漸相融。

………………………此處省略一萬字。

十日,整整十日。

龍吟鳳叫足足持續了十日,可事實上又何止只過了十日。

這十天以來,張正渴了就喝水,餓了就吃饅頭。

好不瀟洒。

第十一天的清晨。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打在了兩人的身上。

迷糊間累地睡着的兩人同時睜開了眼睛。

不約而同的,兩人第一反應都是看向彼此。

張正看着這個他前世見過的任何女人都無法媲美的面容,以及那魔鬼般的身材

一時間眼神再次變了。

「咳咳!」

「那個謝謝你幫我解毒!」

冷雪見狀急忙起身,避開了張正那似要吃掉她的眼神,然後快速的穿上自己的衣服。

現在藥性已過,她可不想繼續擺出那些羞恥的姿勢。

這十天以來,張正可謂是把自己的畢生經驗都施展了出來。

這也導致兩人的關係並不像前世小說和電視劇中出現的那般,醒來就要殺對方滅口。

「哦,不用謝!」

「話說你體內是否還會殘留餘毒什麼的,要不我一次性給你解乾淨把,不然會有危險。」

張正躍躍欲試的說道。

冷雪:……

饞我身子你直接說,不要拐彎抹角的。

「不用了,我剛用靈氣感應了一下,已經沒有餘毒了。」

冷雪臉頰微紅說道。

「哦哦,這樣啊,那還真有些遺憾。」張正一臉意猶未盡的說。

咕嚕嚕——

起身穿好衣服,張正的肚子就響了起來。

冷雪見狀,臉上露出了一抹歉意問道:「你等會,我去給你找些吃的。」

她倒是忘了張正還是個普通人,雖然擁有純陽之體,但十天以來日夜耕耘,不吃飯怎麼可以。

冷雪自己倒是不用,畢竟到了先天境界就可以辟穀了。

不待張正開口說想吃什麼,冷雪就腳尖清點樹枝,幾個跳躍間便沒了蹤影。

「哎……吃軟飯可真的是太舒服了吧!」

張正感慨了一句,便朝着遠處那道被釘在樹榦上的身影走去。

至於說張正為什麼不害怕屍體。

搞笑呢。

前世富二代圈子裡,有幾個變態就喜歡屍體這一款呢。

當然張正自己是不喜歡的,只不過自己也去過幾個地下拳場,那裡死人可沒人管。

「長得還挺有辨識度的嘛!」

張正看着邪道榮的屍體有些知道為啥這傢伙會研發出那種葯了。

主要是這個傢伙長得太丑。

鷹鉤鼻,死魚眼,歪下巴,長得又矮。

大概也就一米二左右。

應該是一個先天境界的強者。

要不要復活出來看看效果?

一隻手托着下巴思索間,身後傳來了冷雪的呼喚聲。

「你在那裡幹嘛,快過來!」

打消了現在復活邪道榮的想法。

張正轉頭然後就見到冷雪左手拎着一隻大白兔,右手拎着一隻大魚站在遠處朝他招手。

果然玄幻世界的魚和兔子都不一般。

張正走到小豬大小的兔子和魚前嘖嘖稱奇。

一旁生火的冷雪聽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就兩隻普通的野獸,這有什麼奇怪的!」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呀,我叫張正,你呢?」

「我叫冷雪,好了你坐旁邊等一會吧,我烤好了再叫你。」

冷雪用樹枝做了一個簡易的燒烤架說道。

「好嘞,小雪~」

張正甜甜的叫了一聲,絲毫沒有要幫忙的意思,主要自己也不會。

前世自己就沒下過廚房,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豐滿女僕們做的。

自己從未動過手。

況且,可以吃軟飯,自己何必動手呢?

冷雪聽到小雪這個稱呼也不在意,她之所以對張正如此,或許是因為心中的愧疚,也或許是那一點莫名的安全感。

自己畢竟折磨了人家十天,利用別人的純陽之體解了毒。

那做一頓飯又有什麼呢。

就當做給這美好的十日畫上一個美好的句號。

這一次的准聖女任務已經完成,自己還有仇沒有報,回去後就可以成為準聖女。

自己必須儘快走的更遠,才能報自己的血海深仇。